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宗师之战

第四百四十五章 宗师之战

 热门推荐:
    五生天魂,五尊三变天魂!

    周遭人鸦雀无声。

    刘昭呆若木鸡。

    刘彩玉哑然失声。

    刘诺更是双眸滚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饶是衣白秀,此刻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你刚才说,你要杀我,对吗?”

    白夜侧目望着那边的刘彩玉,声音淡漠。

    刘彩玉浑身一个机灵,脸色时红时白,不知该说什么好。

    五尊三变天魂?这是什么概念?众人大脑都已经停止了思考,衣白秀三尊三变天魂就足以震撼群雄,令人胆寒,那白夜这五尊天魂...又当何说?

    “白...白夜...你就算有五尊天魂又如何?你只有武魂九阶实力,衣宗师可是天魂境九阶之人,你与衣宗师相差了整整一个大阶,这不是两尊天魂能弥补的了的!”刘彩玉咬了咬牙,大声喊道,尽管声音在颤抖。

    周围人一听,暗暗点头。

    这话说的没错,若白夜进入了天魂之境,那还好说,问题是他现在还卡在武魂境内,武魂到天魂,是一个质的飞跃,而二人相差又是如此巨大,即便白夜以五生天魂惊艳四方,却依旧不能证明他就能强过衣白秀。

    衣白秀美眸打量着白夜,眸里的战意也渐渐浓烈了起来。

    “凭借你五尊天魂,你这宗师之名,白秀相信你不会是浪得虚名!莫要废话了,白宗师,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衣白秀一甩软剑,剑身如毒蛇般扭动起来,朝白夜刺去。

    白夜气势散开,大势降落。

    咚!

    九重大势!

    周遭人疯狂后退,但眼睛不挪,更不敢眨。

    宗师大战!终于开始了!

    此战,必然震动进魂大陆。

    “九重大势?白宗师不过武魂境人,却能掌握九重大势,白秀佩服,不过白宗师莫要自大!且看我大势!”

    衣白秀娇喝一声,软剑朝地面轰去。

    哧!!!!

    大地立刻凸起大量尖刺,轰鸣不断。

    白夜纵身一点,人跃入空中,但刚刚起身,便被一股厚撼的气势镇压。

    这也是九重大势!

    衣白秀同样掌握了相同境界的大势,不愧为宗师,果真非比寻常。

    白夜心念微动,镇天龙魂催起,镇压之力糅杂于大势之中,瞬间将对方大势攻破。

    衣白秀面容微紧,催动一尊天魂之力。

    那是一尊飞凤天魂,飞凤浑身赤红,绚烂美丽,它大张双翅,一股炙热之风荡漾而起,以白夜为中心旋转刮动。风如刀刃,将大地割的满目疮痍。

    她眼眸一凛,抓住机会,身似疾光闪电,瞬间冲至白夜面前,一记软剑斩去。

    铿锵!

    青剑斩去,横挡软剑,双剑撞击发出刺耳之声。

    可当软剑轰在青剑上时,却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弯曲开来,剑尖直接切在白夜的胸膛,将之震退数步。

    白夜吃了个暗亏,不禁皱眉。

    这剑好生古怪,明明强度惊人,剑上之力也恐怖如斯,但它却也柔软无比,以器物防御,根本就是防不胜防,说是剑,倒更像是鞭子。

    这等软绵之中藏有浓烈杀机的剑术他还是第一次见。

    “白宗师,小心了。”

    衣白秀白皙的小脸泛着些许红润,神情颇为兴奋,提剑再度杀来,身姿好似翩翩起舞的仙鹤,美轮美奂,优雅婀娜,但手中之剑却杀机悚人。

    这女人,之前还说不想打,现在却这般兴致高涨。

    白夜颇觉有意思,微微一笑,迎击过去。

    嗖!

    青剑一挥,九魂剑诀荡开,残暴的剑气如死神镰刀,割开周遭飞凤魂力。

    白夜步伐急踏,地面一阵轰鸣,震得衣白秀难以站稳,攻势絮乱。

    他暗吸一气,趁势提剑斩杀,剑身爆裂,如乱矢而下。

    “盘蛇剑法!”

    衣白秀娇斥一声,身形一稳,手中软剑疾甩,如同蛟龙出海,斩杀过去。

    白夜同样舞剑抵挡,软剑无处不在,青剑刚猛强悍,双剑交锋,不断碰撞,每撞一分,便绽放出一股可怕至极的剑纹,四方群雄连连后撤,不敢上前,龙城城墙直接被震成了粉末,连远处的大山都裂开了。

    二人不过刚刚交手, 龙城大门便成了废墟,群雄退至数十里。

    衣白秀见状,柳眉微皱,提剑驰向远山。

    “这里战不痛快,白宗师,我等便以那山为台,再战!”

    “好!!”

    白夜兴致也来了,双脚一点,化为长虹飞向大山。

    二人还未落地,便又战了起来,不过十息功夫,整座大山便被刺骨恐怖的剑意包围。

    大山上的灵物野兽们纷纷朝山外奔逃,不多会儿,庞大的山上只剩二人。

    众人遥遥而望,心怀敬畏。

    宗师之战,百年难遇。

    “帝王宫主,您说两位宗师,谁会胜?”花非樱目视着前方,呐呐问道。

    “不好说。”帝王缓道。

    “衣宗师虽是女子,但一口龙蛇软剑惊艳四方,名动进魂啊,连宗师榜前面的那几位,对衣宗师都是赞不绝口,白宗师虽是后起之秀,但与衣宗师相比,还是要差不少啊。”另外一名大能道。

    然而话虽这般说,现在却无一人再敢质疑白夜。

    能与衣白秀战至此等地步,这份实力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

    “大哥,诺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刘彩玉问道,她现在已经站在了刘家这头,自然也不会再管龙家了。

    “龙家有一至宝,名为龙脉,是龙家先祖留给龙家后人之物,此物可用于突破至尊境界,乃稀世神物,龙家一直藏着掖着,本来是打算让龙英战使用,但龙英战逝去,此物无主,我等夺来,给予家主突破,跨出那个境界,届时,莫说一个小小的龙家,哪怕是进魂大陆内的那些巅峰强者,我刘家都无所畏惧!”

    刘昭眼里泛着炙热,低声沉道。

    “这东西我听过,大哥放心,这东西肯定是我刘家的。”刘彩玉点头道。

    “区区龙家,哪能跟我们刘家比啊,莫说这个白夜,就算是那龙英战还活着,我们也不怕。”刘诺哼道。

    刘昭淡笑,刘彩玉神气不已,望着那边走来的龙家人,冷笑道:“龙流,你还不快点过来,还待在龙家作甚?龙家有龙敌这个老顽固,迟早要被葬送的!”

    “你住嘴!”

    龙流怒不可遏。

    “你别不识抬举,龙流,念夫妻一场,你若随我走,还能保个荣华富贵,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刘彩玉哼道。

    “你...”龙流气的拳头紧捏。

    “龙流,罢了,莫要多说了,今日刘、龙二家已经撕破脸皮,何必再多言?”龙敌淡道:“其实从刘彩玉嫁入龙家的那一刻起,老头子我就猜到他刘家意图,我也一直在防范着这一天,却不想这一天居然这么快到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老爷,您不必自责,若白夜能够战胜衣白秀,我们龙家尚且还有希望。”管事恭敬说道。

    “那白夜...真的是希望吗?”

    龙敌满是深意的看了眼不远处的龙月,凹陷的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铿锵。

    一声刺耳的剑啸声倏从大山内荡出,一道巨大的遮天剑影出现在苍穹之上,随后朝下斩去。

    气势如同灭世。

    众人震骇。

    巨剑落下,大山四分五裂,就像一块被裂断的土包。

    两道身影从那尘土飞扬的大山内飞出,天地一片昏暗,宛如末世,远处吹来的风中都夹杂着可怕的毁灭力量。

    不分胜负?

    人们心愕。

    “白宗师果然强悍。”

    有人赞叹道。

    “不过,衣宗师还未尽全力呢。”花非樱倏然一笑。

    “未尽全力?”秦宗主愣了愣,突然想到什么,脸色顿变,失声喊道:“难道说是...天魂融合?”

    “不错!当初衣宗师在月河边上搏杀灵物月灵飞鱼时,便用过这手段。”

    花非樱轻轻一笑。

    那一战,惊天动地。

    此刻,那边的衣白秀已经开始融合天魂了。

    她脸上的飞凤天魂绽放出阵阵火光,映在白皙的小脸上,就好像火焰在雪上燃烧,场面令人陶醉。

    而她另一尊白荷天魂也绽出绚烂的天魂,朝飞凤移去。

    双天魂开始融为一体,最终化为一道洁白无瑕的凤凰魂印,出现在她额间。

    五变圣凤天魂!

    有人失声高呼。

    四周一片寂静。

    “这才是衣宗师最强的天魂。”花非樱似笑非笑。

    “五变天魂...这可不是三变天魂能抗衡的,哪怕数量上白夜占据优势,依旧无用,五变天魂之力,足够碾压他了。”刘昭冷笑。

    “毕竟是秀姐姐,岂能是这个乡巴佬能比的?”刘诺轻笑。

    刘彩玉炫耀般的朝龙家那头看去。龙家人皆面如死灰,唯独龙月没有表情。

    不管是她,帝王亦是如此。

    “还不够。”帝王盯着衣白秀,淡念了一句。

    “什么还不够?什么意思?”旁人奇怪问道。

    却见神光再显,一股盛世威严的无匹魂意席卷开来,直接盖住了衣白秀之魂势。

    人们一望,目瞪口呆。

    刘家人神情呆滞,花非樱彻底默然。

    现场鸦雀无声。人们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

    帝王淡淡 摇头:“一尊五变天魂在白宗师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他能融出两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