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人肉鼎炉

第五百八十五章 人肉鼎炉

 热门推荐:
    黑新郎眉头微扭,握着折扇朝前一踏,却见四周气柱之中突然喷出数以亿计的细小气束,朝之凶狠刺来,每一道气束都只有发丝般细,且比米粒还要小,但它们破坏惊人,黑新郎刚刚踏去,便被这可怖的气束轰袭,浑身衣物瞬间碎烂,身上满是红点。

    “肉身成圣?”

    白夜盯着黑新郎,微微呢喃。

    “虽然比不上你的五行神躯,但应付你的攻势也足够了。”黑新郎轻笑。

    “但你走不出我这剑阵。”

    白夜淡道。

    “这也叫剑阵?”

    黑新郎不屑一笑。

    白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

    黑新郎神情流露出些许犹豫。

    “怎么?怕了?”白夜淡道。

    “你不必激我,我闯便是了。”

    黑新郎轻笑一声,手中折扇一摇,一道轻风旋出,撞向外头,在穿过气柱的瞬间,激活了隐藏于气柱内的亿万细剑,它们穿出气柱,来回乱荡,哪怕是一道风,都被它们切的粉碎。

    “好可怕的剑阵,大人,这是什么剑阵?”

    千亦真流露出骇然的神色,忙开口问。

    莫说是他,就连圣灵风虎与雷鸟也暗暗忌惮。

    “这是我老师教给我的剑阵,需要大势真理第二重方能施展。”白夜说道。

    “是吗?”

    千亦真不再说话,但眼神里暗暗流露出敬畏。

    这种剑阵绝非真君亦或天骄能拥有的,那位传授给白夜的老师,定然就是那位站在其身后的大帝。

    千亦真猜的很对,这的确是白夜从潜龙那学来的,但却不是潜龙教授的,而是白夜与潜龙的一次谈话中,白夜无意间得知此等剑阵,潜龙本并不愿教,奈何白夜以二十坛美酒从它嘴里把口诀给套了出来。

    以前没有掌握大势真理第二重,白夜尚且不能掌握这剑阵,今日大势刚刚突破,他强行试着催用一波,虽然看起来像是成功了,但与潜龙所描绘的剑柱差太多。

    这道五方剑柱乃大帝魂经,据说大帝施展,五道剑柱直连天地,剑束一出,山崩地裂,翻江倒海,大陆动荡。

    而白夜所施展的,不过是精简版中的缩小版,但对付黑新郎应该不难。

    黑新郎倒没见过这等剑柱,紧盯着那乱窜的气束,倏然低喝一声,浑身旋起一层风罩,继而猛地朝外撞去。

    而在外头等候的白夜眼神一凛,拔出冰昙天朝地面狠狠刺去。

    哧啦!

    黑新郎完全低估了气束的威力,他以肉身成圣蛮横的闯出来,却是浑身尽为血洞,气息凌乱,狼狈不堪,而当他冲出的刹那,大地蔓延来一股寒冰之力,将他的身躯完全冻住。

    黑新郎立刻化为冰雕。

    白夜冲了过来,一记无涯剑狠狠朝其头颅劈去。

    一乱窜的攻势行云流水,看的人叹为观止。

    咚!

    无涯剑劈去,将冰块斩成冰雾, 黑新郎的脖子也被砍开了一大截,鲜血喷出,但并未被白夜斩断,他的身躯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一动不动。

    千亦真、雷鸟、风虎皆凝目而望。

    “大人,他好像还没死!”

    “要不要我们一起出手,将他斩杀?”千亦真忙问。

    “废掉他天魂,擒下他带回去,我得问清楚关于万象门的事。”

    白夜说道,提剑朝黑新郎走去。

    但在这时,黑新郎颈部处淌出来的鲜血,倏然扭转了流向,竟顺着他的皮肤蔓延过去,而后附着在他的身躯上,就像穿上了一件猩红的盔甲。

    而后,黑新郎站起身来,像是没事人一样,脸上再度挂起笑容,但这回他的笑容不再和煦,而是更显狰狞。

    “这是...血界之力?”

    旁边*的柳遥倏然认出了什么,失声惊呼开来,她想要逃,却知道自己天魂已废不可能再逃,一咬牙,猛然朝白夜那边逃去。

    “白宗师,你若护我,我可以告诉你一切关于山河界的事情!求求你,救救我吧。”

    柳遥急切的喊道,那好看的五官满是泪水与恐惧。

    白夜低头思量了片刻,从戒指里取出一件衣袍,丢在她身上,淡道:“胡长老,你们先看住她。”

    “是。”

    后头的胡长老点头,将柳遥拉来。

    得到白夜的庇护,柳遥惊恐的面庞总算有了些许恢复。

    “柳遥,你身为天骄,在山河界内的地位肯定不低,柳遥,你可知是何人告诉你们山河界关于帝制传承的?”白夜开口问。

    “那个人的身份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如何与他联系。”

    裹着衣服的柳遥颤抖的喊道。

    “柳遥,你可不要乱说。”黑新郎眯着眼笑道。

    “我可不是乱说,黑新郎,你真是歹毒,我们为你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你却因为这点小事对我们,这里有三位天骄,还有一个不输于天骄的存在,我们打不过很正常,可你不但不能理解,更要加害于我!既然你这样对我,那就休怪我对你无情了,白大人,黑新郎与那位大人联系时都会去一个特定的地方,我悄悄跟踪过黑新郎,所以这个地方我清楚在哪,知道你能够保住我,我一定带你去那个地方。”

    听到这里,黑新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女人,你在玩火,你知道吗?我劝你最好乖乖闭上嘴,这样的话,待会儿我杀了这些人后,我会留你一条性命!若你再胡说八道,那待会儿我把你抓回后,我会将你的四肢砍掉,丢到奴隶营内,让他们饱尝天骄女人的滋味儿!!”黑新郎眼神恶毒的说道。

    “我宁愿死,也不会被你折磨!”柳遥咬牙道。

    “有时候一个人能不能死,不是取决于那个人,而是取决于我!”

    黑新郎嘴角一扬,手中折扇一甩,折扇顶部再度窜出一道闪亮的剑身,他蓄起一口血气,朝白夜飞奔。

    凄寒的剑锋就像神灵一指,直刺白夜心脏。

    虽然不快,却有一种一剑寒九州的气势。

    这就是巅峰天骄的可怕力量?

    白夜左手反转冰昙天,迎了过去,同时无涯剑蓄起蛮力,狠狠朝冰昙天的剑身撞去。

    铛!

    冰昙天轰在那扇剑之上,却立刻被之撞回,但就在冰昙天被弹开的瞬间,无涯剑轰来,连带着冰昙天狠狠轰击扇剑。

    哐当!

    扇剑之力不敌双剑,被击回去,如海浪般的力量通过扇剑涌至黑新郎的手臂,其人瞬颤,步伐微乱。

    白夜盯准这机会,双手扣剑猛斩过去,可碎山海的力量涌至,却见黑新郎不慌不忙收剑摇扇,随手一甩,一股劲风卸掉双剑大部分力量,待砍来时,已软绵无力。

    黑新郎抓住机会,再急挥剑,凌厉的剑气之中渗着血意,在临近白夜时瞬间爆发出来,化作一只大口,朝他脑袋吞去。

    杀意弥漫。

    那血气就好像将他完全锁死!

    这个时候抽剑防御根本来不及。

    “大人小心。”

    千亦真神色急变。

    但看白夜不慌不忙,低喝一声,不收双剑,只以气喝。

    “百战神功,临门反戈!”

    一声咆哮发出。

    惊人气浪从嘴里爆发,撞向那血气。

    血气顿生滞缓,白夜眼凝,侧身避开,双剑再斩黑新郎。

    但黑新郎的反应也快的离谱,他松开握扇的手,一爪朝地面狠狠刺去。

    “死吧!”

    黑新郎阴测测的笑着,刺入地面的爪子爆发出一股恐怖的血气,直接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白夜微愕,还不明白发生何事,便看脚下大地裂开,一只巨大的鬼手伸出,直接将他裹住,继而炸裂开来。

    咚!

    地动山摇般的巨响爆开。

    千亦真、雷鸟、风虎、柳遥全部呆住,怔怔望着那头。

    但就在他们猜测白夜生死如何时,地面再度裂开。

    黑新郎面容一怔,裂开的大地内,倏伸一只巨大魔爪,猛然将他掐住,高举空中。

    魔佛化身。

    黑新郎急忙挣扎,但在这时...

    嗖嗖嗖嗖嗖!

    四面八方窜来五只魔佛化身的狰狞之爪,将黑新郎重重裹住。

    白夜站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盯着那被魔爪裹住的黑新郎,将手中冰昙天投入空中,猛催魂皇之力。

    哗!

    冰昙天冰力释放,大地冰冻,苍穹被封。

    一切变得寂无苍白。

    但闻白夜一声大喝。

    “千亦真、风虎、雷鸟!人肉鼎炉!!”

    三名天骄浑身一震,瞬间明白了白夜的意图,急忙起身,跃至半空,立在了被困住的黑新郎的三个方向。

    “起!!”

    “雷来!!”

    “看我风势!”

    三名天骄大喝着,本源力量直接催出。

    千亦真双掌一挥,大量魂势裹住魔爪。

    雷鸟长鸣,雷电降下,如同雷龙,缠绕住魔爪。

    风虎咆哮,呼啸厉风,滚滚袭来,一层层的围住魔爪。

    白夜双眼紧盯那魔爪之处,魂皇之火直接祭出,将那彻底点燃。

    噗呼!!

    顷刻间,苍穹之上,一团巨大的火焰冒出,如同一个小太阳,绽放万丈之光。

    这股火焰,将直连黑新郎的天魂!

    下头的柳遥与胡长老看的目瞪口呆。

    “人肉鼎炉??以三名天骄之力为媒介,白大人...是要将黑新郎生生炼化?”柳遥震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