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六百三十章 我们还能战

第六百三十章 我们还能战

 热门推荐:
    天子,万象门总派长老天圣的义子,也是天圣膝下天赋最强的弟子,万象门总派赫赫有名的天才。

    他的年纪看起来与白夜、严月等人一般大,但此刻的他,已是焚天强者,贵为天君,与这些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严月双眼暗淡,软软的倒在地上。

    她到死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不过是师父手中的一枚棋子,想弃便弃,不光是她,之前那些死去的同门,也不过是些诱饵而已。

    真正要解决这一切的,是天子,他们若干的好,是为天子解决一切,干的不好,也能为天子打下基础,铺平道路。

    现在严月利用天圣赐予她的暴天匕重创了这些人,尤其是刘泰,刘泰重伤,这里的人没有谁是天子对手。

    他已经掌控了局面。

    “天子!你这是做什么?莫不成你要造反吗?”

    刘泰见其杀意迸发,脸色大变,立刻呵斥道。

    “刘泰,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分不清状况?”

    天子手一扬,那口漆黑的长剑就像精灵一样围绕着他的周身不断旋转,剑意横生。

    “这一切,都是你跟天圣长老所为?”刘泰捂着伤口,低沉道。

    “师父有广而远大的理想,是你们所不能理解的,至武大陆的万象门曾有大帝陨落,也就是说一个帝制传承的秘密,就掌握在这些人手中,然而师父调查了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找到这个帝制传承,无奈之下,只能加以操控万象门,想办法搜寻其他线索,只可惜,你们终于还是将目光放在了这个下阶大陆,若你们不提出钦巡方案,不来这里,你们也不会死在这里,所以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天子摇头,可脸上看不出半点怜惜对面的样子。

    “原来这一切都是天圣所为!!”周执事紧捏着拳头,言语中的怒气遮掩不掉道:“你们知道这样的下场吗?待我等回去,必将你等交予刑堂处置,将你们的罪恶昭告整个九魂大陆。”

    “回去?真是可笑,若能让你们回去,我还会把这一切说出来吗?更何况,你都看到了我的脸,还有活着的道理吗?”

    天子低声道,倏然眼神一冷,身边漆黑的利剑骤然飞出,以惊人的速度朝周执事杀去。

    利剑如同漆黑的夜空,遮蔽了人们的双眼。

    周执事面容顿紧,立刻催气,但他也吃了一招‘暴天匕’,魂脉受损,催气速度慢了一截,当那漆黑的飞剑杀到时,防御所用的魂气之罩才刚刚生成,脆薄无比。

    “相助周执事,速速离开,我替你们殿后。”

    刘泰急喝。

    两侧的钦巡队人纷纷朝周执事冲去,数道法术轰在那柄顶在气罩上的黑剑处,连番轰袭后,黑剑的威力已弱了很多。

    周执事暗暗舒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

    哧啦。

    一只手突然从他背后刺入,从心口探出,将其心脏直接掏了出来。

    周执事浑身一颤,艰难的转过身,却发现天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原来,黑剑只是诱饵...

    “不要感觉寂寞,很快他们都会下去陪你。”

    天子冷冷说道,手一握,那心脏瞬间爆裂,鲜血碎肉如散花般朝四方溅射。

    周执事死去。

    一名焚天境人,就这么被灭杀。

    众人心惊胆寒,刘泰看的眼角裂开,怒发冲冠。

    “你们全部走!!快!”

    他咆哮一声,竟不顾伤势朝天子杀去。

    “追,一个都不要放过!”

    天子冷道。

    身后之人立刻杀向钦巡队。

    钦巡队个个负伤,而天子这边以逸待劳,双方交火一阵子,钦巡队立刻落入下风。

    而龙绝这边,已是混乱一片。

    “快撤,回到城里,激活大阵庇护!”

    千亦真嘶吼,与王耀林二人扛着裹着白夜的七彩球就朝天马城内跳去。

    一名焚天境人哼了一声,纵身跳去,手掌一挥,掌心喷出火海,烧了过去,上百人成了灰烬...

    缠蛇立刻指挥队伍反击。

    但双方实力太过悬殊了。

    在这些焚天境人的眼里,天骄、真君、至尊及蚂蚁,其实没有区别,他们要杀谁,便能杀谁。

    龙绝的部队几乎是一味被屠杀,根本没有反抗能力,哪怕是天马城内的结界,在这些焚天境强者的眼里也如纸糊。

    不过当缠蛇一众退入天马城后,那名焚天境人没有再追击,天子那边人手不足,他不得不先解决刘泰一众,毕竟刘泰等人的威胁不一般,只要斩杀了刘泰,这些至武大陆人,依然必死无疑,一名天骄被一名焚天境人的追杀,基本已经被宣告了死亡。

    天马城内部的防御被激活,有人逃出天马城,也有人聚在一起,守护着白夜。

    缠蛇、千亦真等人站在结界内眺望着外头惊天动地的战斗,每一个人皆颤抖不已。

    那是焚天之战。

    那是神之战呐!

    “千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王耀林颤道。

    “我们还是逃吧!否则那些人杀死了钦巡队,就会来杀我们的!我们快逃。”一魂者恐惧的嘶吼。

    “逃不掉的。”

    千亦真摇摇头:“焚天境人一日万里,且能看穿魂气,我们行动时溢出的微弱气息会成为他们追捕我们的线索,除非我们能在他们厮杀结束前逃出至武大陆,否则根本逃不掉他们的追杀。”

    “难道说,我们就这样完了吗?”

    缠蛇呆呆的望着那七彩圆球,有些失神。

    “不,还没有!”

    这时,风虎咆哮了一声,一股虎势迸发。

    人们齐齐望着它。

    却见它跑了起来,冲进了万象门驻地旁,对着那新建的驻地一声虎啸,魂力荡开,万象门周边的墙壁立刻闪烁起大量阵印。

    人们皆怔住了。

    这些阵印,全部是白夜所布画...

    “大人赐予我们的力量...”

    王耀林怔道。

    “或许,我们还能一战!”

    千亦真呢喃,望着那阵印,渐渐出神。

    ......

    ......

    哧啦!

    一道剑芒撕裂苍天,一颗狰狞的头颅飞向空中,旋转一圈后重重摔在地上,那头颅的面部还保持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主人生前还不敢相信这所发生的一切。

    刘泰捂着伤口,竭力的喘气,那双本精光熠熠的眼,此刻已暗淡无光,脸上也尽是疲惫。

    地上躺着七八具尸体,无一例外,全部被斩了头颅。

    剩余的人见逃不掉,便聚在刘泰身旁,紧张的盯着天子等人。

    他们手持节杖,眼里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恐惧。

    这些节杖是总派赐予的法宝,只要发动,在攻杀时,可以轻松吸收掉对方的魂气。

    但这一次天圣分明就是有所准备,赏赐给天子等人的魂器法宝全部是针对刘泰的。

    他们每个人手中皆有一把翠绿的镰刀,刀口散发着诡异的幽绿气体,一旦被节杖吸入,不光得不到魂气,反而会被这气息麻痹魂脉,而镰刀被加持了咒印,可以轻松破掉焚天境的肉身,恐怖绝伦。

    如此恐怖而强大的魂器,天子这边居然人手一把,刘泰一众被打的措手不及,节节败退。

    “这不是我们九魂大陆该有的东西,你们难道...”

    刘泰像是发现了什么,面露骇色,声嘶力竭的咆哮:“天子,你跟天圣背叛的不仅仅是我们万象门,还有整个大陆,你们会遗臭万年!成为千古罪人!!”

    “人们总是以淡泊名利来赞美他人,却又以遗臭万年、千古罪人来约束他人,人,真是可笑。”天子面色平静,提着黑剑一步步走去。

    “事到如今,已没什么好说的,跟他们拼了!!”

    钦巡队的人低吼一声,再鼓魂势镇了过去。

    “破!”

    天子低喝,天君威势完全爆发,手中黑剑剑芒大绽,剑气冲天,犹如一根无坚不摧的长矛朝那些钦巡队人狠狠刺去。

    剑气捅了个空,没有刺中任何人。

    但可怖的剑气却像恶魔之爪,将这些焚天境人的气息撕了个粉碎。

    众人大惊。

    但在这电光火石间,天子的人也冲了上来。

    他们高举着翠绿镰刀,狠狠斩下。

    咵嚓...

    悚人的刺耳之声响起。

    一颗颗头颅伴随着断成两截的节杖落在地上。

    刘泰瞳孔涨大,老泪纵横。

    面前的钦巡队人,全部僵在原地,三息过后,纷纷倒地,劲脖断裂,鲜血潺潺流出。

    一支游走于九魂大陆每一个角落的队伍,如今,只剩下刘泰一人。

    天子这边只战死了四人,剩下五人虽负伤势,但都无大碍。

    他们随着天子朝刘泰走去,将他完全围住。

    不过,天子没有立刻出手斩杀。

    他静静的看着刘泰,默然片刻,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枚泛着莹白色的光芒。

    “人偶丹?”刘泰沙哑的说道。

    “师父对刘长老其实很是欣赏,若非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们也不愿意对刘长老无礼,刘长老,若你愿意服下这枚丹药,那么,你将得以保全性命,不光如此,一切如旧,你的所有,都与以前无异。”

    “吃了这丹药,思维被囚禁,人如行尸走肉,成了任凭你们摆布的人偶,这种事情对我来讲,跟死了没有区别!而且,你们以为我如你们那般龌蹉吗?滚!!”

    刘泰老脸狰狞,低吼道。

    “那就怨不得我了。”

    天子闭起了眼,又猛地睁开,冰寒冷意从瞳孔中渗出,那柄漆黑的剑快如闪电,朝他劲脖切去。

    刘泰仓促提杖抵挡。

    可这黑剑太迅猛了,瞬间切断了节杖,可怖的剑气撕裂了刘泰的胸口。

    刘泰被剑气震飞,摔在地上不住咳嗽,鲜血从七窍流出,已彻底丧失了战力。

    天子脚掌一转,人瞬间移至刘泰面前,黑剑猛然落下,刺向他的心脏。

    刘泰祭出一圆珠,猛的捏爆。

    砰!

    圆珠爆炸产生的气浪将他掀飞,人暂时躲过一劫。

    可这对当前的局势而言,毫无作用。

    没有人能救他。

    刘泰竭力的喘息着,体内的天魂已经燥热起来。

    他想要用最绚烂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嗯?”

    天子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冷哼一声,大势瞬降,镇压刘泰。

    “啊!!”

    刘泰竭力嘶吼。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天马城内光芒大绽,浓厚的焚天气息以惊人之势朝这蔓延。

    一声长啸冒出,声浪冲天。

    只看那破旧的墙壁后面,倏然飞出十几个身影。

    天子眉头猛皱,急忙后跃。

    这些身影飞冲过来,如一座座大山,立在了刘泰的面前。

    霎时间。

    天子一众震惊无比。

    这些人...居然全是焚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