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六百九十三章 魔道魔君

第六百九十三章 魔道魔君

 热门推荐:
    林逍遥得到消息,早早派人前来接应,二人悄无声息的回到了鸿天宗。

    这一番出行,可谓是大丰收。

    白夜挑了些用不上的材料,送给神途、道心,虽说他用不上,但这些东西对于神途等人而言,却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毕竟是伪皇之物,非同凡响。

    二人自是高兴的很,岳榕树、三十等人也有好处。

    一番分发后,人便回到小世界,进入林子,一待就是整月。

    这一个月,没人打搅,白夜全身心的投入到丹药的炼制之中。

    “圣女,进来吧。”

    月余后,白夜伸出脖子冲着外头如同雕像般的圣女喊。

    圣女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走了进去。

    却见林中已用皇粉画布出一个精妙绝伦的法阵,阵中有个太极游鱼图案,阵印精致,巧夺天工。

    白夜立于阵旁,随手一点,一缕魂力没入阵中,霎时间,整个大阵亮腾起来,好似金沙布置。

    圣女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坐到中间。”

    白夜一边走向鼎炉,一边说道。

    圣女眸闪疑惑,但没有询问,走到图案上,盘膝坐下。

    白夜从鼎炉里掏出一个黑漆漆的丹药递了过去。

    “吃了。”

    “这是什么?”

    “为你炼制的解毒丹,想要解除你体内的阳火之毒,就把它吃了。”白夜道。

    圣女柳眉微蹙,迟疑了下,最终柔荑抹在樱唇上,将那丹药塞入小口中。

    白夜见状,朝林外走去。

    “你去哪?”圣女立问。

    “当然是出去啊。”白夜微微一笑:“过了十息,你要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一丝不挂,让这阵力没入你体内,配合丹药清除你的阳火之毒,如果你不介意我在这里,我就哪也不去了。”白夜笑道。

    “出去。”圣女立喝。

    白夜轻轻摇头,扭头走出林子。

    里头的景象白夜是不去想了,圣女的容颜的确举世无双,怕是整个雄绝,都很难找到美貌与她齐等的绝色,不过白夜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点贪欲,而得罪冰宫,更何况,圣女来这,是帮自己的,自然该以礼相待。

    看着圣女,他不禁想起了龙月来,也不知她现在如何,还有嬛诗樱、冷有容、傅无情她们...

    经历了这么多,白夜早已将她们视做最重要的人,每每孤寂时分,总会想到这些。

    甩了甩脑袋,他朝青帝走去。

    青帝百日如一,端坐于棋局旁,注视着棋局,完全出神。

    他不落子,也不动子,完全不知下一步该往哪走。

    白夜不懂棋道,只是稍稍扫了几眼。

    “你看得出这门道吗?”青帝倏然抬首,微微一笑。

    “晚辈不懂棋道,加上天资愚笨,岂能看出这棋局之奥妙?”白夜摇头说道。

    “你懂不懂棋局,我不知道,但你要说你天资愚笨,我是决然不会相信的。”青帝笑道:“一个不过天骄境界的人,能斩杀伪皇,这能叫天资愚笨吗?”

    “前辈谬赞,白夜依仗的不过是所获机缘及身上法宝,自身实力并不算高。”

    “你错了。”青帝摇头:“如果将你这一切交给另外一个人,他必不能斩杀伪皇,一个人的实力,不只是魂境、法宝、魂术,还有他的心智、毅力!这一点,你要强于太多人太多了。”青帝微笑道。

    白夜抱了抱拳,没有说话。

    青帝指着棋盘,又问:“若换做你,你会走哪一步?”

    “这里。”

    白夜思索了片刻,指着一个棋格。

    “那这个子便死了。”

    “它虽死了,却让周围棋子脱离险境,有地可行,有子可落。”

    “但它改变不了大局。”

    “至少让其他棋子看到了希望,不是吗?”白夜微微一笑。

    青帝重新审视着棋盘,眼里闪烁着一丝讶然,良久,淡淡一笑:“你说的对,我太计较得失,却忽略了整个棋局,现在这个局,就是个死局!”

    “局是死,人是活,想要盘活整个棋局,事在人为,白夜不懂棋道,只是将我认为可行的方法说出,若有说错的地方,请前辈莫要见怪。”白夜点头。

    “哈哈哈,你这小子刚才还说天赋愚笨,现在不是打自己的脸吗?”青帝哈哈大笑,不住的抚着白须。

    白夜笑而不语,再作一礼:“不打搅前辈了。”

    而后缓缓退去。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

    白夜走进林内,圣女已穿戴整齐,立在林中,但她那洁白如冰的肌肤,却挂着一抹羞红。

    还是放不开啊。

    白夜微微一笑,收拾起残阵来。

    “感觉怎样?”

    “好了很多,阳火之毒稍弱了几分。”圣女轻道,声音不显那般冷,她轻抿了下唇,低声道:“多谢。”

    “不必客气。”

    白夜将东西收拾一旁,又走到丹炉旁边,开始炼丹。

    “这种疗程还得进行六次,你身上的阳火之毒才能彻底清除,间隔是一个月,半年之后,你就没事了。”白夜说道。

    “是吗?”圣女眼眸里闪烁着一缕光泽,她走上前,倏然问:“你这丹药炼制之法,是谁传授于你的?”

    “问这个作甚?”

    “我只想知道,你是否什么伤病都能治?”

    “我也不是万能的,具体什么伤病,我得看了才知道。”白夜皱眉:“难道说你身上还有什么奇怪的伤势?”

    “不是我。”圣女连连摇头:“是我师尊!冰女皇!”

    ......

    冰女皇之事,只能暂缓,当下白夜必须要为九魂神子之战做准备。

    一年的时间,并不算长。

    这段时间,白夜一直待在林子内,不断的炼制丹药,盘修功法。

    他脑海里不光有丹帝的传承,还有从潜龙那得到的无数大帝心诀,只要时间充沛,他能全部消化。

    而如今条件不同以往,炼丹之鼎有绝佳的黄鼎,而帝经有不解之处时,外头的青帝可以随时解惑,白夜的魂境突飞猛进,对天魂、魂力的感悟,也得到极为恐怖的提升。

    这段时间倒也不算太平,时常有大帝使者来到鸿天宗交涉,但皆被神途拒之,现在有冰女皇站在青帝这边,就算是九皇十帝,也不敢乱来。

    在白夜的相助下,半年后,圣女身上的阳火之毒清之一空。其人整个也精神了许多,那显得几乎病态的小脸,此刻也重现红润,双眸熠熠生辉,更为的绝美动人。

    不过,没了阳火之毒,她身上的寒意也浓烈了数分。

    “师尊若知我毒已解,必然大喜。”圣女终于不再那般冷冰冰了,对着白夜欠了欠身:“白夜,我欠你一条命。”

    “不必说的那般严重,回到冰宫后,替我好好照顾小柔,如此便算是报答我了。”白夜淡笑。

    圣女颔首。

    日子还在继续。

    距离九魂神子之战只有一月的功夫。

    治愈好圣女后,白夜便一直在林内,几乎不出。

    而在月前,他终于走出林子。

    盘坐在外面的圣女扭头一望,眼眸微凝,心脏快速跳动了几分。

    她发现这个人每天都在变化。

    先是躯,再是气,接着是精、意、神...最终是魂...全部变化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此人进步居然如此神速。

    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圣女柳眉紧蹙,一直以来,自己似乎都小视了这个人。

    或许将来,这个人会成为一个强劲的对手。

    “我要离开鸿天宗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会单独行动,九魂神子大战在即,冰宫没道理不派你出战,想必你也快回去了吧?”

    白夜微微一笑道。

    “嗯。”圣女点头:“昨日我便收到了师尊的来信,这几日便要回去,既然你不希望我陪着你,那我即刻告辞。”

    “那我们九魂神子战场上见了,希望我们不会成为对手。”白夜淡笑道。

    “九魂神子之战有大量限制,多半法宝也不能用,所以你依仗的死龙剑是不可能出现在那,你能进入外围,就已难得,要想见到我,至少得坚持到最后。”

    圣女淡淡说道,便前去向青帝拜别,走出了小世界。

    白夜摸了摸鼻子:“是吗?但愿吧。”

    圣女留下一名女弟子后,领着剩余冰宫之人离去。

    白夜收拾一番,也准备告辞,但就在这时,三十来报,魔道魔尊及庆格等人,再度拜访鸿天宗。

    而且,指名要见白夜,态度十分强硬。

    因为魔道来人不多,不像是来闹事的,白夜思绪片刻,应了下来,与神途前往厅堂会见。

    当白夜走入厅堂的瞬间,令众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

    只看所有魔道之人,居然齐齐站起身来,对之作礼,态度极为恭敬。

    白夜大吃一惊,甚为不解。

    “你们何时变得这般客气了?”白夜疑问。

    “这是礼数,白大人。”

    魔尊端木齐飞上前,微微弯腰,低头恭声道:“奉魔帝大人之名,我等此番前来,是恭迎白夜大人,持剑浴血,登我魔道君椅,成我魔道新任魔君。”

    “什么?”

    所有人都傻眼了。

    包括神途,也是一脸愕色。

    魔君?

    那就是魔帝的位置啊!乃魔道的头把交椅!这是作甚?

    “恭请白大人成我魔道魔君!”

    与此同时,众魔道强者纷纷高呼,声音传荡出去,响彻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