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两千一百二十一章 灭杀(一)

第两千一百二十一章 灭杀(一)

 热门推荐:
    人们皆被白夜这一言弄的迷茫不已。

    不过那魏步贤却是不多加思考,他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调转方向便拼命的朝外面冲去,同时嘴里还在声嘶力竭的嘶喊着:“撤退!快退!所有人快点撤退!!”

    声嘶力竭的呼喊朝四方荡开。

    万使统领府的人全部懵了,望着慌不择路的魏步贤,他们无不是满头雾水。

    魏唐津终归还是相信自己的父亲,咬了咬牙,立刻跟了上去。

    其余人心神发慌,且在看到冥星辰这般凄惨的下场后,也不敢再与白夜正面抗衡,连忙也随魏步贤奔逃。

    但四面八方支援过来的魂者也没有停下。

    他们依然朝这压进。

    如此之多的高手降临,有什么可惧的?又要退什么?

    很多人都听到了魏步贤的话。

    但很多人的脑海里都是这样的念头。

    毕竟这里是四方玄天呐!!

    呼呼呼呼呼

    四方千万之众一齐溢释的恐怖魂力简直能够凝结成山海,朝这涌来,镇压一切。

    这股威势,已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然而就在这时

    咣!!

    一记震耳欲聋的异响突然从四方玄天的中央迸发而出。

    紧接着一道冲天辉芒从中央处拔地而起。那是无尽的煞气,它们就像是被什么牵引了的洪流,宣泄于长空,覆盖于苍穹。

    顷刻间,整个四方玄天的上方全部被这股恐怖的煞气所笼罩。

    四方玄天的人纷纷抬起头,惊讶的望着那长空上恐怖的煞气。

    “这是枯煞死海阵塔内的煞力??”

    有人意识到了这股煞气的成分,当即失声喊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谁把这股煞力释放出来了?”

    “看这样子,阵塔像是被人破坏掉了!”

    “难道说有宵小混进了我们四方玄天??”

    震愕的呼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无数魂者皆瞪大双眼。

    但下一秒

    “落!”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那边白夜的嘴里吐出。

    轰!!

    覆盖于苍穹的煞气瞬间像是受到了什么指引,当即倾泻,轰然而落,朝下方万使统领府倾泻过来。

    那景象

    就像是天塌下来了!

    “啊!!!”

    当即有魂者尖叫出了声。

    “快闪开!”

    一人凄厉嘶吼,急忙躲闪。

    其余人这才反应过来,当即是发了疯般的朝外围冲闪。

    可就在他们刚要逃离万使统领府的区域范围内时,一片雪亮的光芒突然覆盖于这片区域的四周。

    那些朝外冲去的人纷纷撞在了这雪亮的光晕上,好似撞在铜墙铁壁上一样,全部弹了回来。

    “结界?”

    无数人惊呼失声。

    后面冲过来的人立刻将长刀长剑对准了这层光晕结界,而后蓄起无尽的力量轰击过去。

    可是

    铛!铛!铛!铛!铛

    密集如雨的脆亮响声。

    无数刀剑刃气砸在上面,只能溅出大量的火花与力纹,却是根本无法撕开这结界分毫。

    “怎么可能?”

    “我们被堵死了!”

    魂者们颤栗了。

    这结界是怎么回事?

    它怎么会在这?而且呈现环形状将整个万使统领府围住?

    这是白夜布置的吗?

    人们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大梁城的人瞧见这景象,也才明白为何魏步贤会那般的惊慌。

    原来这一切果然是白夜的手段!

    直到这时,一记近乎撕裂苍穹的凄喊声响彻。

    “不!!”

    吼声震天。

    四周人齐望。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

    但看他指着结界中央出现的朦胧的庞大印记,癫狂般的嘶喊着:“这是启星四象印!这是启星四象印!这是上古结界!上古结界啊!!”

    这一嗓子,让无数人绝望了。

    上古结界?

    那就意味着众人就算能够将其撕碎,也无法在瞬间办到。

    而无法瞬间离开这里的话头顶上的煞气便已经宣泄下来,众人没时间突破结界逃离这里!

    “来不及了!!”

    “快,催动防御术法,抵挡这股煞气!!”

    几名负责指挥的魂者咆哮开来。

    顷刻间,现场无数魂者纷纷催动魂力、法宝,施展各种手段,朝袭来的煞气坠去。

    无数结界、法阵、屏障如同雨后春笋,在众人的头顶绽放。

    这么多强者一同施展,几乎是一瞬之间便在头顶覆盖了成千上万道结界。

    这股防护能力,足够阻挡倾泻而下的煞气了。

    无数人松了口气。

    而事实果然不出所料。

    落下来的煞气打在结界上,却是无法立刻将这些结界法阵融穿,完全给隔绝了。

    刚刚逃出去的魏唐津也是一脸的喜色,忙扭过头道:“父亲,您看,他们挡住了!”

    其余万使统领府的人也激动不已。

    然而,魏步贤却呐呐而望,沙哑道:“他们挡不住”

    “挡不住?不可能吧?”魏唐津张了张嘴。

    可在这时,两道剑影突然从天而降,笔直的刺向那无数结界、法阵,最后如同串糖葫芦般贯穿所有结界法阵等防御。

    一切防御在瞬间被瓦解。

    下面无数魂者当即傻眼了。

    是鸿兵!

    弃神剑与离煌剑!

    鸿兵破开防御,恐怖煞气畅通无阻,倾泻而下,浇灌向下面的魂者。

    刹那之间,数万魂者被煞气淹没,烟消云散

    所有人甚至连哀嚎、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没有半点痛苦的消失于这片区域。

    大梁城的人疯一般的朝白夜这边靠,惊恐的看着这恐怖的景象。

    可他们却骇然的发现,煞气并没有触碰到他们,反而绕过了他们,片叶不沾。

    看到这,梁武生彻底明白,这些煞气已经被白夜控制住了

    “这可是四方玄天阵塔的力量啊,他是怎么控制的?”梁武生瞳孔涨大,呐呐呢喃。

    白夜的手段,已经彻底刷新了他的三观。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煞气落地,融化了大地,一直朝下沉去。

    至于那前来支援万使统领府的数万之众,再不见半点身影。

    那些逃出来的万使统领的人,一个个已经彻底瘫痪在地,再起不能。

    他们全部像丢了魂儿般,呆呆的注视着前头的所有

    所有人到现在才明白魏步贤的意思只可惜,那些人未能体会到

    “你们跟着我吧!”

    这时,这边的白夜双手凌空一抓,扣住飞来的弃神剑与离煌剑,侧首对着梁武生道。

    梁武生浑身一颤,声音颤颤巍巍连连喊道:“好好大人我我们这就杀出四方玄天吧”

    “杀出四方玄天?”

    白夜摇了摇头,视线朝远处一座最为恢弘而巨大,且完全由黄金打造的宫殿望去,继而沙哑说道:“暂时不行,毕竟我龙绝的账,还未清算。”

    话音落地,白夜凌空踏步,朝那个方向行去

    梁武生一众瞧见,已是彻底癫狂了。

    “这个人疯了吗?那可是玄主啊”

    梁溪水双眼失神,望着白夜的背影喃喃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