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木人房(第一更)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木人房(第一更)

 热门推荐:
    夜里。

    白夜踏步走向木人房。

    此刻的木人房冷冷清清,只有两名值班的弟子站在门口站岗,其余人都在两侧的修炼时内修炼。

    “谁啊?”

    看到有人过来,弟子们慵懒的喊道。

    “是我!”白夜淡道。

    弟子们浑身一僵,举目望去,顷刻脸色古怪起来。

    白夜愣了下,这才看清来人。

    原来站岗的弟子是张宏与乔思远。

    二人伤势痊愈,虽天魂已废,但十三长老为二人在丹炉房五长老那求得了上好的丹药,保住了天魂,只是这丹药并非最上级的丹药,只能保住帝级修为,目前二人只有中位大帝的实力,要想重回圣人之境,没有个百来年的光景,怕是不可能了。

    “白...白师兄...”

    二人赶忙低下脑袋,神色惶恐,脸上布满骇色。

    如今白夜如日中天,在意剑天宫独一无二,甚至连英华剑、公孙牡姣都未必能与之相提并论,他们这两个十三长老膝下的弟子,又岂能与之抗衡?

    想着之前与白夜的种种,二人惊恐不已。

    若是白夜诚心想要整他们,只怕用不了白夜出手,那些狂热崇拜白夜的人恐怕就足够他们喝一壶的了。要知道哪怕是木人房,当下都有无数人视白夜为偶像呐!

    “是你们?”

    白夜回过神。

    “白师兄...对...对不起!”

    二人浑身一颤,赶忙跪下来磕头:“我们当初不识好歹,冒犯了您,求您见谅...见谅...我们...我们已经知道错了..”

    二人战战兢兢,声音颤抖,吓得脸上都没了血色。

    白夜扫了二人一眼,瞧见这般模样,摇头一叹。

    这二人以前在木人房也算是风光无限,何时做过守夜的事?如今修为尽失,受尽冷眼,也算是尝尽了苦头。

    白夜将二人扶起,淡淡说道:“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你们以后当好好做人,爱护同门,知道了吗?”

    “是...”

    二人连忙点头,依旧畏惧的很。

    白夜心念微动,手掌一晃,两瓶宫主赏赐的丹药出现在手心。

    “拿着!这是宫主赐的生魂增元丹,对我没有太大的用途,不过对你们天魂受损的人很有帮助,用了它可以让你们快速恢复到圣人境界。”

    白夜说罢,径直朝木人房内走去。

    二人如遭雷击,瞬间僵住不动。

    他们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瓷瓶儿,大脑一片空白。

    宫主赏赐的丹药?

    天呐...这哪是寻常弟子能够接触的?恐怕对于长老而言,那都是至宝吧?

    二人诚惶诚恐,揭开瓶盖,内部溢出的芬香疯狂的冲击着他们的鼻腔与大脑。

    “思远...这是真的!这肯定是真的!!”张宏擦了擦眼角的泪,声音哽咽,握着瓶子的手都在颤抖。

    “没想到白师兄非但没有再报复我们,反而赐予我们丹药...”乔思远眼角也溢出泪来。

    “我们以后一定要好好听白师兄的话,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

    “对!”

    “多谢白师兄。”

    二人猛地抬头,像是想到了什么,赶忙冲木人房喊。

    然而白夜已是入了第一层,不见踪影了。

    上古木人房,意剑天宫创宫之主开辟的一个特殊空间,木人房一共分六层,每一层都凝聚了里圣州最强大的机关之术。

    而整个木人房是分作里外两部分,外木人房是天宫根据里木人房的机关仿制而成的,一般宗门弟子都会在外木人房内修炼。而里木人房,每个意剑天宫人只能进入三次,木人房的结界会记录每个人的气味儿,当超过了第三次,便不会再将其放入,即便是意剑天宫之主也无法突破这结界,强行进入其中,毕竟这结界据说乃上古结界,非人力可破。

    白夜从未来过木人房,这算是第一次了。

    他踏步而行,来到一个广大的房间,这儿立着一大群握着木剑的木人,一个个立在原地不同,却是按照五行八卦的图样站立。

    当白夜踏入的瞬间,所有木人瞬间活了过来,齐刷刷的朝他杀来。

    嗖嗖嗖嗖...

    木人虽是木制,却尤为凌厉,以阵印之势攻来,瞬间封锁白夜周身所有死角。

    “不过是外木人房,就有这种气势吗?那里木人房,该是什么样子?”

    白夜眯了眯眼,却未拔剑,而是按照之前宫主所传授的意剑诀,默默动了动手指。

    嗖嗖嗖嗖...

    顷刻间,大量剑气在他周身生成,如游鱼般浮动,随后在他心头的念想中撞向那些木人。

    砰!砰!砰!砰!砰...

    剑气穿透木人,木人门一个个摔倒在地,不再动弹,而周围的结界立即激活,开始治愈这些木人身上的伤痕。

    倒是白夜,整个已经完全愣住了。

    “这剑气??”

    倏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默默捏了个九魂剑诀,再捏了个意剑诀...

    剑气激荡,在屋子里横冲直撞...

    “这两套剑诀,虽然口诀不一样,但却颇有异曲同工之处。”白夜盯着剑气看了一阵,突然,他浑身一震,像是察觉到什么,人再抬手,闭起双眼,如雕像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手指却是轻轻摆动,天魂融合,圣力如洪水般在他体内激荡,最后全部汇聚于之剑。

    意剑之诀,剑随意动,意起剑生,一念一意,一剑一心...

    倏然。

    白夜双瞳一睁,手指微微波动。

    体内所有气力全部炸开。

    簌簌簌簌簌簌...

    一股毁灭风暴以他为中心宣泄四方,周围所有一切瞬间被绞了个粉碎!

    如此持续了足足十息,再看外木人房一层,所有木人彻底消失,就连周遭的结界也受了损坏。

    好恐怖!!!

    白夜着目而望,冷汗直流,木讷了半响,旋儿苦笑连连。

    “我还真是走运呐。”

    人摇了摇头,朝里木人房行去。

    ......

    翌日一早。

    “喂,张宏,乔思远,你们怎么哭了?有谁欺负你们吗?”

    “怎么跟个娘们一样?”

    几名弟子路过木人房,看了眼站的笔直的二人,笑嘻嘻道。

    意剑天宫实力至上,实力弱的就不再是师兄,而是师弟了。

    二人脸色涨红,不知如何反驳,倒是旁边一声喝声解了他们的围。

    “怎么?娘们怎么了?要不要跟我过一过招,看看娘们跟你们,谁厉害?”

    声音落下,铁婉清走来,几名弟子们见状,皆脸色煞白,急忙抱拳。

    “铁师姐。”

    “还知道我是你们师姐么?”

    铁婉清哼道:“以后要再让我看到你们这样羞辱本门之人,小心我代替师父教训你们!”

    “是,师姐!我们不敢了。”几人赶忙说道,旋儿灰溜溜的走了。

    “多谢师姐!”

    张宏与乔思远感动不已。

    “嗯!”

    铁婉清点头,准备离开,但在这时,一名弟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铁师姐,大长老请您过去一趟!”

    “大长老?”

    铁婉清眉头动了下,默默点头:“我马上过去。”

    “大长老好端端的找您干什么?”张宏莫名。

    “或许是出了什么事。”

    铁婉清虽然在论剑战上惜败于花流水,但她几乎将花流水逼入绝境的一幕在无数人心目中留下深刻影响,在意剑天宫内的名气也十分响亮了。

    铁婉清吸了口气提着剑朝大长老的庭院行去,然而到了庭院外,才发现不只是她一人在这。

    奎西、走召、牛铜、花流水、清平、公孙牡丹等人全部到场,可谓是天才云集,精英聚首。

    “铁师妹!这里!”花流水挥了挥手。

    铁婉清赶忙上前:“花师姐。”

    “铁师妹莫要这般客气了!”花流水笑了笑。

    这时,旁边凑过来一个身影,赫然是肖飞剑。

    当初九长老在暗中搞鬼,以至于他没能与白夜撞上,起初他还后悔的很,可如今看到白夜连英华剑都胜了,算是彻底没脾气了,还庆幸九长老做了手脚。

    “婉清,你来了!”肖飞剑淡淡一笑,打着招呼。

    “嗯!”铁婉清不冷不热。

    “真是不知道大长老突然将我们召集过来是干什么。”肖飞剑不为所动,继续搭着话。

    “听说是有要事商量!”花流水道。

    “哦?花师姐知道些什么吗?”肖飞剑忙道。

    旁边几名弟子也凑了过来。

    “我也只是猜的!”花流水笑了笑,道:“听说现在宫外不太平,霸皇朝跟黑山的人现在正到处闹事,尤其是霸皇朝,一个叫太子的人最近灭了好几个宗派,一人屠尽宗门上下数千口人一个不留,手段极为残忍,许多人为之愤慨,向霸皇朝声讨,但效果甚微,我估计多半是讲这个事儿吧。”

    “这有什么可讲的?那个太子还敢来我们意剑天宫撒野不成?”旁边的牛铜走来,粗着嗓音道。

    “这还真说不定。”花流水摇头:“霸皇朝的实力可不比我们意剑天宫差,甚至还在我们之上,至少意剑天宫绝不会与霸皇朝碰撞。”

    人们聚首探讨,议论纷纷。

    这时,庭院的门打了开来,大长老从里面走出。

    沸腾的庭外瞬是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