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知道自己的处境吗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知道自己的处境吗

 热门推荐:
    阵塔是四方玄天主要的防卫手段之一。

    四方玄天一共有十三座阵塔,每一座阵塔皆是太古时期的大能打造而成,不仅所用材料十分特殊,甚至连上面的每一个符文每一个阵点都是由专门的机关法阵大师打造而成。

    这些东西无不是神工鬼斧之物,是其他势族无法拥有的宝贝。

    凭借着这十三座阵塔,四方玄天完全可以轻松抵御百万雄狮,整个四方玄天的驻地也因此而固若金汤。

    阵塔催动,那些还未死去的魂者立刻掉头便跑,撤离这儿。

    阵塔的覆盖范围极广,他们可不想被波及。

    只是这些阵塔刚刚运作起来时,一名魂者已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叶大人!叶大人!”

    呼喊声起。

    这边幸存的老人微微一愣,侧首望去,才发现跑来的是催动阵塔的弟子。

    “怎么了?还不速速发动阵塔灭杀那贼人?”叫叶大人的老人急问。

    然而那弟子却是满头大汗,颤抖而喊:“大人我们的主阵塔的塔台被人拔了!!”

    “什么?被人拔了?”

    老人浑身一颤,倏然间想到了什么,急忙朝那边的白夜望去。

    看到他手中之物时,老人已经是明白了什么。

    之前覆灭万使统领府的煞力,还有这阵塔

    此子之前多半是已经入侵了中央阵塔

    “主阵塔没了,就用十二个副阵塔也没关系,我不信他能够抗衡的了十二座副阵塔的轰袭!我要他粉身碎骨!!”老人咬牙低吼。

    “是”那人立刻点头,继而转身释放了个信号。

    而与此同时,阵塔那边华光再是浓郁了一圈。

    随后

    啾啾啾啾

    十二道副阵塔全部释放出了五颜六色的冲击波,朝白夜这儿打了过来。

    这些冲击波所蕴含的能量简直比死光还要可怕,它跳出了时间与空间的范畴,哪怕是再强大的时间之力,在这股冲击波面前也无法凝聚,只会被之撞了稀巴烂,纵是用空间之门也无法将其送走。

    而且它的 破坏是来自于人的命脉。

    它不伤肉身,直碎命格,斩命脉!

    似是从生死簿上勾勒名字!

    只是

    这十尊无双组成员却并不慌张。

    他们十人全部聚了过来,以白夜为中心合围成一个圈,随后十人全部闭起双眼,做着佛礼嘴里是念念有词,发出的声音重重叠加,如天上神音,且每一个人的身上也都释出了一股佛光,佛光融合于一起,并快速升腾,一个眨眼的功夫,佛光便化为了一尊大佛,笼罩了这里的一切。

    “是防御吗?”

    这边的魂者们全部瞪大眼望。

    然而射来的阵塔死光却没有被佛光阻挡,反倒是极为顺利的穿过了那大佛。

    “哈哈哈哈,原来只是纸糊的防御!”

    “区区雕虫小技,怎可能对抗的了我们的阵塔之力?”

    “如果这些人真的是黑玄拍卖所的人,那便没什么可惧的,我看此子撑死不过 一白银贵宾,为白夜贵宾提供的护卫不会强到哪去。”

    “此子必死无疑!”

    周遭之人纷纷瞩目。

    但很快,他们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了。

    只见那射入大佛内的光线突然变得缓慢了起来。

    而且它们竟人脉络一般,顺着大佛的身躯朝下蔓延,最后居然全部汇聚于白夜所握着的那根塔台上。

    “什么”

    所有人目瞪口呆。

    那些还对这些护卫嗤之以鼻的人,当下是彻底说不出话来。

    便看漆黑的塔台在君火肉身的火焰下烧的通红,而后再被这恐怖的死光笼罩,再加上白夜自身独特的剑意与魂气,这粗壮的塔台竟是在慢慢化形,不多会儿,便形成了一把漆黑的修长的大剑模样。

    “差不多了!”

    白夜反手一扣大剑,眼中荡漾着一抹凄芒。

    “这这是??”

    “此人居然利用阵塔的力量在练剑??”

    有人失声高呼。

    而那叶大人在这个时候也是恍然大悟,算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所有。

    无论是君火、塔台还是这阵塔之力,都是此人事先设计好的。

    他要用这些力量来淬炼一把神剑。

    那主阵塔的塔台就是太古时期的非凡神物,是一座圣山的核心部位,被四方玄天的大能挖来制作成主阵塔,经历了这么多年,这块塔台也不知是被多少四方玄天的强者注入了能量,被多少阵法大师进行了增幅与加固。

    现在,此人将它锻成一把神剑,恐怕鸿兵之下,此剑无敌啊!

    叶大人心头颤抖的思绪着。

    但有一点他不能理解。

    那就是白夜明明已经有了两把鸿兵,为何还要大费周章的搞这样一把剑??

    “叶大人”

    这时,低吼声从远处的宫殿内响起。

    这边的魂者齐齐一颤。

    那叶大人忙朝声源望去。

    却见那宫殿之中响起一个极为不满的低喝:“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何此子还没有被解决掉??”

    “大人此子比想象中的要强大的多,君火亡了!”那叶大人满头大汗,急忙抱拳回复。

    “君火亡了?”

    宫殿内的人显然没有太过关注外面的情况,听闻此声,稍稍显得有些诧异。

    “大人,情况有些棘手,请大人准许属下发动破杀令!”叶大人再度恭声道。

    “怎样都好,快些解决吧,否则惊扰了玄主,你们就统统以死谢罪!”

    宫殿内的声音再度传出,充斥着三分冷意,似乎十分的不耐了。

    显然,这些人的接连惨败,已经让上面注意了起来

    “大人放心,属下不会再让您失望了”叶大人浑身轻颤,脸色苍白,急忙是再度抱拳。

    可在这时,那边的白夜却是开了腔。

    “我看今天你们的玄主是一定会被惊扰了!!”

    这话一出,人们呼吸顿紧,望着白夜。

    “竖子真的不知现在的处境?”宫殿内的声音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腔。

    “那么你们知道自己的处境吗?”白夜将视线从那塔台打造的长剑上挪开,侧首朝远处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