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两千一百六十二章 有人来了

第两千一百六十二章 有人来了

 热门推荐:
    “什么?剥剥皮?”

    荡飞阳当场懵了。

    那双眼微垂的仇天大君也不由稍稍睁大了双眼,望了荡飞阳一眼。

    剥皮他并不会死。

    但这对于一名大能而言,可以说是奇耻大辱!

    是一辈子的侮辱!

    信莲九这不仅仅是要杀了仇天大君,更是要他身败名裂,被人耻笑!

    何其的歹毒啊!

    “不不不能!我不能这样做!他是我大哥,我岂能剥了自己兄长的皮?我不能”荡飞阳浑身疯狂的颤抖着,整个人哆哆嗦嗦,脸色苍白的很。

    “不这么做的话,那你只有死路一条了!”信莲九嘴角上扬,神情狰狞的说道。

    荡飞阳面无血色,双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颤抖急喊:“死死?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当初他与仇天大君一众一起被白夜关在了苍天崖,虽然白夜并未折磨他们,但身为阶下囚的荡飞阳却是在这段时间内明白了自由与活着究竟是多么重要。

    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儿,也不去考虑什么复仇,他只想回到荡家老老实实的待着。

    可现在他发现连这简单的要求都成了奢望。

    不。

    我不能死在这。

    我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

    还有那么多美人那么多奇珍异宝在等着我。

    我不能死!

    荡飞阳浑身疯狂的颤抖着,人艰难的抬起头,呆滞的望着仇天大君。

    仇天大君显得无比的平静。

    他默默的注视着荡飞阳,面如死水,无波无澜。

    “快点动手!!”

    信莲九大喝一声。

    荡飞阳心头无比的慌乱,望着仇天大君,欲言又止。

    “大哥,我”

    “动手吧。”仇天大君倏然开口,他的脸上尽是淡然,显然,他已经认命了。

    “不要!!”

    后面的画江月吓得是急忙冲了过来,一把拽住荡飞阳的手。

    “飞阳,你你要是这样做了,那便毁了,不仅仅是大哥,还有你们荡家也势必抬不起头”画江月颤抖的喊道。

    其实这不仅仅是颜面的问题,还有来自于仇天大君那些朋友的报复。

    要知道,仇天大君严格意义上与荡家并没有关系,不过是仇天大君比较念情,所以一直相助于荡家。

    可仇天大君是仇天大君,他的那些朋友甚至手下可不会这样想,如果荡飞阳剥了仇天大君的皮,他们的声誉也势必会受到影响。

    到时候这些人势必会前来问罪荡飞阳,甚至连她画江月也难辞其咎,那样一来,情况可就糟糕了。

    所以画江月必须要站出来阻止。

    荡飞阳闻声,瞬间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哦?在乎面子吗?所以说你连命都不要了?那这可真是个愚蠢的决定啊,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信莲九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很是玩味儿,继而轻轻挥手。

    信莲尊者心领神会,直接提臂一抓。

    嗖!

    荡飞阳的身躯立刻被无尽的气劲给包裹。

    “住手!住手!!”

    仇天大君急喊。

    “哦?”

    信莲九眯着眼望着仇天大君。

    却见仇天大君眼神凝冷,继而冲着荡飞阳低喝:“吾弟!听着,你速速动手,与其就这么白白的死在这,不如好好的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至于那些所谓的名利,根本就是云烟!你明白吗?速速动手!”

    “大哥”荡飞阳痛苦的嘶喊。

    “不要感到悲伤,也不要感到难过,自与白夜一战惨败后,大哥悟了大哥以前一直在意气用事,一直在为所谓的名利义气而浪费生命,你不能与我这般,不能再执迷不悟!快,动手吧!!”仇天大君沙哑道,声音决绝。

    荡飞阳那张惊恐的脸上尽是泪水。

    这一刻他才明白仇天大君已不再只是将他当做是母亲的孩子来看待,更是将他当做胞弟对待。

    “大哥我知道了”荡飞阳涕泪纵横,痛苦嘶喊。

    人们齐震。

    “呵呵,有意思了。”信莲九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继而朝那信莲尊者使了个眼色。

    信莲尊者直接将手一松。

    吧嗒。

    荡飞阳摔倒在了地上。

    “动手吧。”信莲九眯着眼笑道。

    “飞阳!”画江月凄喊了一声。

    其余人也皆是用着不忍的目光望着荡飞阳。

    却见荡飞阳艰难的起身,很是痛苦的朝仇天大君望去,旋而迈开步子,一步步走向了他。

    仇天大君深吸了口气:“吾弟,不要有愧疚与悔恨,这是你人生的必经之路!来吧!”

    声音坠地,仇天大君径直闭起了双眼。

    “啊!!”

    终于,荡飞阳动手了。

    只听他咆哮一声,双掌蓄起气劲,狠狠的朝仇天大君的身躯扣了过去。

    所有人呼吸全是凝紧,瞪大眼睛望着荡飞阳的每一个动作。

    难道说,仇天大君一世英名就要于此尽毁吗?

    人们都有些接受不能。

    然而就在这时!令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看荡飞阳那袭去的两只手,就在即将触碰到仇天大君的瞬间,突然一扭,狠狠的扣向了制服于仇天大君的信莲尊者身上。

    吧嗒!

    清脆的响声冒出。

    荡飞阳的十指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

    但却没有将其胸口贯穿

    原来荡飞阳是想趁着所有人不防备,以剥皮为借口,去攻杀信莲尊者!想要解救仇天大君。

    可是!他太天真了!

    纵然信莲尊者没有去防御他这一击,他这十根指头,却也不能将其胸口贯穿!

    双方实力差距太大!

    他的这场偷袭彻底失败了!

    “怎怎么会这样?”荡飞阳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十指,整个人已是懵了。

    “飞阳!”画江月大喊。

    众人皆惊诧至极。

    “哦?这就是你的态度吗?”

    信莲九眯起了眼,眼神也渐渐冷冽了起来。

    “蝼蚁就是蝼蚁,从来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信莲尊者冷冷说道,继而再度抬手,朝荡飞阳抓去。

    一股厚悍的魂气瞬间裹住了荡飞阳。

    “啊!!!”

    荡飞阳发出凄惨的叫声,浑身的骨头都快被这可怕的气息给碾碎。

    “九少!”信莲尊者侧首喊了一声。

    “想杀就杀吧,这样不识好歹的家伙,本少爷也懒得再跟他废话了!”信莲九挥手道。

    “是!”

    信莲尊者点了点头,也不再客气,便要发力将荡飞阳给碾杀掉。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荡飞阳疯狂颤抖尖叫。

    众人惶恐而望,且是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没人能救的了荡飞阳。

    荡飞阳疯狂的颤栗着,整张脸遍布着绝望,他痛苦的哀嚎,嘶喊,可仿佛四周没人能听得到他的声音。

    就在这时

    砰!!

    一记恐怖的炸响迸发。

    便看信莲尊者的身躯突然被一股冲击波推了出去,身子不断朝后退。

    一看,居然是仇天大君引爆了自己体内的天魂,强行震开了信莲尊者。

    “跑!”口吐鲜血浑身破碎不堪的仇天大君拼尽了自己的力气,朝这边的荡飞阳嘶喊。

    荡飞阳浑身一个激灵,猛的反应了过来,他双眼发红,痛苦的望着仇天大君,但不敢再浪费时间,立刻掉头就跑。

    “跑的掉?”

    信莲尊者哼了一声,直接提着仇天大君便朝那边的荡飞阳甩了过去。

    嗖!

    仇天大君的身躯犹如利箭般飞梭,澎湃的力量作用在他身上,将他化为了炮弹。

    “大哥!”

    荡飞阳回首一望,大惊失色,是下意识的冲上去抱住了仇天大君。

    但在他触碰到仇天大君的那一瞬,恐怖力量宣泄过来。

    噗嗤!

    荡飞阳直接大吐一口鲜血,抱着仇天大君翻滚在了地上。

    二人滚了百余米的距离,随后倒在地上,仇天大君没了动静,荡飞阳也只剩下了一口气,被这恐怖的力量给震的浑身颤麻,动弹不得。

    “可笑的蝼蚁!”信莲尊者摇了摇头,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信莲九则是眯着眼走了过去,嘴角扬起的得意何其明显。

    “有时候我是真的搞不懂你们这群白痴,为什么就不愿意老老实实的按照我说的话去做?你们明明有活着的机会,却是要白白放弃真是可怜”信莲九耸耸肩笑道。

    “你这个混蛋”荡飞阳虚弱的喊道。

    他知道自己这回是活不成了,也不再求饶,而是直接辱骂。

    “啧啧啧敢骂我?那好吧,我就不让你这么轻易的死去,我要把你活活炼化!”信莲九哈哈大笑,继而催动手指上的储物戒指,取出一个通红的炉鼎,便要抓起荡飞阳,将其朝炉鼎内抛去。

    “不!不!不要!!快住手!”荡飞阳急喊。

    但毫无作用。

    “好好尝尝这无尽的痛苦吧,哈哈哈哈”信莲九大笑开来,整张脸都扭曲了。

    “啊!!!”

    荡飞阳疯狂尖叫。

    但是就在信莲九即将把荡飞阳朝里面抛去时

    轰隆!!

    一记巨响从苍天崖的大门处爆发。

    “嗯?”

    信莲九浑身一颤。

    “大门的方向?”信莲尊者眉头一皱:“那边有厮杀吗?”

    “不管了,咱们还是先好好享受这儿的乐子再说。”信莲九笑嘻嘻道。

    信莲尊者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苍天崖大门的方向,像是在洞悉着那儿的情况。

    这时,他像是看到了什么,立刻低喝:“少爷,小心,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