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冰琴(三)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冰琴(三)

 热门推荐:
    听到冰女皇的要求,白夜愣了片刻,但很快,他明白了冰女皇的心思。

    “我知道你的想法,只是这次交易的凶险程度是未知的,对方极有可能出尔反尔,一旦对我进行打杀,我怕我很难护住你。”白夜摇头道。

    “如果是冰家的话,那我可以确切的告诉你,冰家一定会反悔,能够换取离煌剑的注灵器物,品级肯定是要高于寻常注灵器物的,但哪怕是最为普通的注灵器物,那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即便是对于冰家或君家这样的里圣州大势族,依然为极为珍惜的宝物,冰家这个奇宝世家岂会轻易放手?”

    “怎么?听你这么说,你对这注灵器物很了解?”白夜好奇的问。

    冰女皇闻声,双眸一黯,低声道“我也想要复活我的父母所以对复活之术也做过钻研”

    白夜沉默了,许久人才轻轻点了点头。

    以冰女皇的能力,想要复活她的父母那几乎是等同于天方夜谭吧,而且在九魂大陆那种地方,这种想法还是趁早死心比较好。

    白夜呼了口气,又道“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带你去,毕竟那样太过危险了。”

    冰女皇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她垂着臻首,淡淡说道“既然如此,那能否帮我把冰琴约出来。”

    “看样子你与冰琴是认识的?”

    “我与她算是儿时玩伴吧。”冰女皇低声道“你以离煌剑去兑换注灵器物,实际上还是有不少风险的,如果你能安排我与冰琴见上一面,至少我能保证你能顺利兑换到注灵器物,救活龙帝。”

    “哦?”

    白夜双眼一亮“真的?”

    “当然。”冰女皇眼眸里流露出一丝苦涩与伤感“毕竟琴儿也算是我在冰家唯一一个可以说上话的同龄人了”

    冰女皇陷入于某种追忆中。

    白夜没有吭声。

    对于冰女皇的提议,他是觉得十分妥当。

    毕竟他也拿捏不准对方是否会老实与自己交易。

    如果对方反悔了,那白夜距离复活老家伙就又远一步了,所以比起离煌剑,他更想要注灵法宝。

    而且冰女皇想要见一见自己儿时的玩伴,作为朋友,多少也得帮一帮。如此下来,算是一举双得,如若她们关系不错,那对白夜而言可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

    冰女皇对冰家如此仇视,但却唯独要见冰琴,白夜自然不会怠慢,便立刻派人偷偷送了一封信件给冰琴。

    若是寻常的信件,冰琴肯定不会搭理,但这信件内放置着冰女皇特意准备的一片枫叶。

    枫叶被撕裂了三道,形成了一个独特的造型。

    而冰琴看到这造型后,也立刻明白了寄件人是谁。

    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会将枫叶弄成这样的造型。

    于是在事发后的第三天,冰琴与冰女皇在一座无名山头处相见了。

    白夜自然站在一旁保驾护航。

    只见冰琴拿着那片残破的枫叶,四处张望,当瞧见冰女皇时,她整个人已是如遭雷击,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

    “嫣儿?你真的是嫣儿?你你没死?”

    “是我,琴儿,我还没死。”冰女皇淡淡笑道,尤为温婉。

    “太好了!”冰琴激动不已,欣喜连天,人立刻冲了过去,直接拥住冰女皇,泪珠子已似决堤般滑落。

    冰女皇迟疑了下,两只如藕般的玉臂也轻轻的保住了冰琴。

    感受到冰女皇那冰凉的娇躯,冰琴当即哭出声了。

    “嫣儿,这些年来你去哪了?为什么你现在才回来为什么这么久才与我联系?我好想你你知道吗”冰琴不住的提问,越问越伤心。

    但冰女皇却无法回答。

    旁边的白夜望着这一幕幕,一言不发。

    冰琴终归与冰女皇有别。

    尽管冰琴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冰女皇,但二人的心态实在是云泥之别。

    冰女皇经历了这么多,心态早就不同常人,她的息怒已经很难彰显于脸上,看待任何事情也会更加理性,而冰琴,在家族的庇护下成长至今,却更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琴儿,发生了那件事后,你觉得我还有机会与你道别吗?我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冰女皇淡淡说道“冰家虽大,但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这一点,你应该是知道的。”

    “这个”冰琴低垂着双眸,不知该如何回答。

    “琴儿,我已经不奢望再回冰家了,你还愿意来见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冰女皇呼了口气,樱唇轻启“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当然啦。”冰琴点点头“得知你要见我,我肯定是一个人来了,万一被家族里的那些麻烦鬼撞见,我麻烦,你也麻烦不是?”话说到这,冰琴眼眸扫了眼身后丰神俊朗身材挺拔且时不时扫视四周的白夜,小心翼翼的问道“嫣儿,这个家伙是谁?生的很俊俏呢,该不会是你的双修伴侣吧?”

    冰女皇脸颊浮现起一抹红晕,但很快消失。

    她轻摇臻首,淡道“这个人,你应该见过,他就是当初掠夺离煌剑的人。”

    “什么?”

    冰琴大惊失色。

    当初白夜被光晕笼罩,再强的瞳术也看不穿他的模样,若非终焉察觉到了弃神剑,也难认出白夜的身份。

    “看样子她的确是一个人过来的。”

    白夜收回视线,朝冰琴望去。

    冰琴见状,人吓得连连后退,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琴儿,你不必害怕,他不会伤害你的。”冰女皇说道。

    “可是他他他当初杀了那么多人,他他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是魔头”冰琴颤抖的喊道。

    当初那恐怖的画面还不断的在她脑海里闪过。

    “放心,他要是想杀你,早就动手了。”冰女皇微笑道,走过去将冰琴扶起。

    不过冰琴显然还是害怕的紧,整个人是战战兢兢,几乎都难以站稳。

    她吞了口唾沫,看了眼白夜,旋而颤抖的问“你们到底要我来这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