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拜山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拜山

 热门推荐:
    入宗?

    白夜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人愣在原地。

    感情自己闭关已经这么多日了。

    对于二人的入宗之事,阮师可是十分上心的。

    虽然中间发生了很多事,但对于阮师而言,无论是擒寂月还是白夜,那都是承载着神机宫希望的存在。

    阮师可不希望二人连宗门都进不了。

    要知道,这两个名额可是极为珍贵的,如果错过了日子,那以后再想入宗,可是比登天还难,而一旦无法入宗,神机宫当前的问题也就无从解决了。

    入宗的时间是今日的上午,擒家的小姐擒寂月一大早就到了,手持令牌平稳入宗。

    负责弟子等级的长老流岳对擒寂月很是满意,擒寂月无论是天赋、实力都已经超出了入宗的平均水准,再加上她家世不俗,人也生的秀美,即便是在这种隐世势族里,她依然是十分吃香。

    擒寂月安然入宗,阮师是松了口气。

    可他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白夜到来。

    那流岳长老也有些不耐烦了。

    感觉情况有些不对,阮师立刻派人联系苍天崖那边,这一联系,可不得了。

    苍天崖传来消息,白夜根本就没出发!

    阮师得知消息,是急的眉毛都快烧起来了,当即是亲自动身,跑到苍天崖来找白夜。

    然而白夜闭关,连黄耀、齐鸣等人都不知晓白夜到底在哪,无奈之下,阮师只要用上魂力直接叫喊。

    白夜被惊醒出关后,自然被阮师火速拉去太上神天殿。

    赶路是来不及了,阮师没办法,让白夜用破碎虚空剑直接来到最近一处神机宫的分部,调集了几名神机卫,配合苍天崖的神机卫及他手中的法宝,硬生生的撕出了一道通往太上神天殿的口子。

    “白灵尊,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死龙剑坑旁,阮师一边催动魂器,一边喘着气冲白夜道。

    “嗯。”白夜认真的点了点头,继而迈步过去。

    当白夜的身形消失在空间门后,阮师一撤法宝,当场倒在地上。

    “阮师大人。”神机卫们立刻围了过来。

    “我没事,就是有些虚脱了。”阮师虚弱的说道,人艰难的看了眼苍穹骄阳,沙哑道:“还有半个时辰,时间应该还来得及吧”

    走过了空间门,白夜已是踩在了一座绿荫葱葱的高山上。

    这山极高,山腰便有白云飘过,而且距离骄阳极近,站在山顶看骄阳,那硕大的骄阳足以覆盖了半边苍穹。

    可骄阳射出的浓郁光线并没有让这高山显得酷热,反倒是大山上下尽是一片凉意。

    白夜眉头微动,深吸了一口气,当即愣住了。

    “这座大山上下,似乎有一种超越天地灵气的独特气息,好奇妙!”

    他感慨了一声,再度品味了下,才震撼的发现这股气息对人之魂脉有惊人的好处。它不仅无时不刻的滋润着天魂魂脉,甚至还让天魂对魂力的产出,魂脉对魂力的运输都有极大的帮助,更能令人凝神静心,放空思维,感悟天地宇宙的奥妙,探索更强的魂道!

    在这里,只怕任何魂者一个念想,就能连接到九重天上

    “太上神天殿就在这吗?倒是选了个风水宝地啊!”

    白夜呢喃一声,不敢怠慢,立刻迈开步子顺着山路往上走。

    然而走着走着,白夜才发现这条寂静的山路上,居然还有一支队伍在赶路。

    这支队伍像是某个势族的车队,除了中间拉着的一辆华贵马车外,车辆的两旁还有两列浑身披着甲胄的护卫,一群提着灯笼打扮靓丽的侍女走在车队的前头,皆低着脑袋,步伐整齐。

    不过最让人瞩目的是车架旁边一名骑着碧绿色宝马的年轻男子。

    男子留着寸头,目光冷峻,浑身散发着的气息仅是比擒寂月弱一些。

    不过虽然如此,白夜却能嗅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儿。

    这个人受伤了?

    白夜眉头暗皱,但没有太过接近这个队伍,而是随着他们的步伐朝山上行去。

    很快,一行人便临近了太上神天殿的山门。

    白夜举目望去。

    只见靠近山顶的山道上,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巨门。

    巨门完全以金子打造,两条活灵活现的金龙盘于两侧门柱上,而在正上方,一个完全以玉制的匾额上是五个苍劲有力的漆黑大字。

    太上神天殿!

    “这就是太上神天殿?”

    白夜有些意外。

    他以为太上神天殿作为隐世势族,独立于世外,应该是一个十分朴素的势族。

    可现在看来,他错了。

    连山门都用金玉打造,这山门内部的建筑毫无疑问,都是极度华贵的。

    看样子这太上神天殿远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简单

    白夜呼了口气,朝山门前望去。

    但看那儿除了两名守山弟子外,还立着一名白发长须,仙风道骨的老人。

    老人一息白衣,红色腰带,神情肃穆,双手后负,宛如南天门的仙人,很有气势。而其气息就不必多言了,任凭白夜当下实力甚至不输擒玄女,可对于他而言,这老人就是一个谜团,什么都看不穿!

    这应该就是负责接待的十四长老流岳了。

    白夜暗吸了口气,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立刻摘下腰间的推荐令,迈开步子朝了流岳走去。

    这时,流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人竟是主动迈开步子,朝这行来。

    但

    他却没有去看白夜,或者说他压根就没看到白夜,而是主动迎向走来的车队。

    车队也停了下来。

    侍女撩起帘子,一名大腹便便却穿着十分华贵的中年男子从车架上匆匆走了下来。

    中年男子满脸笑容,连连上前,急急朝走来的流岳抱拳:“流岳长老,好久不见了,万耀在这里先给您作礼了!”

    “万会长太客气了!”

    流岳几步上前,急忙扶起流岳,严肃的脸上竟流露出浓浓的笑意:“你我都是老朋友了,何必拘于这些礼数?今日你难得来一趟太上神天殿,稍晚就去我的洞府,我正好有一些不错的灵酒,咱们可以好好喝上一杯。”

    “哈哈哈,不急不急,流岳长老的美酒,万某人岂能错过?”那叫万耀的中年男子开怀大笑,旋而冲着身后的年轻男子喝道:“卓越,还不快点过来见过流岳长老?”

    “晚辈万卓越,见过流岳长老!”男子立刻上前,恭敬抱拳,朗声说道。

    “这位是?”流岳皱眉而问。

    “哦,这是犬子。”万耀微笑道。

    “哦?”流岳有些意外,重新打量了下年轻男子,旋而连连点头笑道:“果然是一表人才,天赋也不错!好!很好!”

    “前辈谬赞了。”男子忙抱拳。

    “哈哈哈,看样子流长老对犬子的评价很高啊!”万耀大笑道:“实不相瞒,流长老,今日万某人过来,主要目的还是希望流长老能帮帮忙,让犬子能够拜入太上神天殿。”

    这话一落,流岳脸色顿变:“什么?拜入太上神天殿?”

    “放心,流长老,不会让你白做的。”万耀微微一笑,旋而拍了拍手。

    只看车架后面的帘子直接被扯开,紧接着,一个个金光闪闪的箱子裸露在了太阳底下。

    一名侍卫走上前,将最上面的一个箱子打开。

    顷刻间,满满一箱子的储物戒指映射在每一个人的眼里。

    戒指散发着七彩之光,极为的独特。

    看到这,白夜心脏狂跳。

    那两名守门的弟子眼也紧了几分。

    “这是?”流岳微微一愣。

    “这是一点小意思。”万耀微笑道:“这里的每一枚储物戒指里都装满了修炼所需的物资,这一箱大概有五千枚储物戒指吧,这里十箱,就有五万枚这些物资,都是送给长老您的,还请流长老笑纳”

    这话落下,流岳的脸色紧了几分,鼻子里更是冒出一记冷哼:“万会长,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这些物资撑死也就本长老三天的用度而已!拿回去吧!就这区区俗物,本长老岂能看得上眼?”

    说罢,人一甩袖,侧首望着远方。

    “说的好!”万耀却是不慌不忙,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郁了,人拍着巴掌道:“我知道流岳长老不是普通人,所以仅靠这些就让流长老心动,那是天方夜谭,可是流长老,如果我每天都为流长老恭迎一批这种数量的物资,助流长老修炼亦不知流长老是否还心动呐?”

    这话落下,流岳瞳孔顿缩,人猛然扭过头盯着万耀。

    饶是远处的白夜也是心脏狂跳,被这一言语给惊到了。

    每天都供应这种数量的物资??

    这种储物戒指绝非寻常储物戒指,哪怕它的储存空间最差,也至少也是小屋大小的空间啊。

    每日供应五万枚,平复下来,该是怎么的景象,那又该是什么数量?

    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了。

    这个叫万耀的是什么来头?居然这么有钱?

    白夜暗暗咋舌,这一刻倏然觉得自己像是井底之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