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妻十八岁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懵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懵

 热门推荐:
    文斯民打算忘记所有的事情。

    忘记所听见的一切,忘记刚才那个电话,忘记有人打过电话来,忘记有人认为童小颜的亲生父母另有其人。

    不过,不!这些都跟自己没有关系,这些全都没有听见,这样可以吗?

    如果真可以的话,那么自己就不应该把这些事情说出去,自己也不应该有什么想法,就当从来没有听见过,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一切。

    现在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因为在这个家里容不下两个男人,即使这两个男人是很好的关系,这也不行,因为太尴尬了,一个家里,只需要一个男人关心,如果是两个男人,特别是两个都喜欢这个女人的男人,这就不好了。

    “叮当——”

    正当文斯民有一些失意的时候,正当文斯民有一些失落的时候,正当文斯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正当文斯民有些想放弃的时候;正当文斯民有些觉得生活是那么的无奈的时候……

    忽然之间,他的手机响了,这个铃声是微信的铃声,这个男孩子机械般地习惯地拿着手机,点开了微信,就那样习惯地划开了屏幕,然后一看,居然是自己父母发来的微信。

    他看了一下头像,是老妈发来的微信。

    微信的内容让文斯民吓了一大跳。

    但是,忽然之间,又兴奋了起来。因为微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查萧玉就回来了,带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女朋友回来!

    不三不四?

    文斯民看见这些字眼的时候,好像看见了母亲那一张不高兴的脸。

    平时吧,很希望母亲开心,也希望父亲开心,经常看到母亲是那么的慈眉善目,也经常看见母亲是那么的温和。

    但是,现在为什么说话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点点气愤。这个不三不四并不是一个轻易说出口的词,对母亲来说,显得不三不四,那说明这个女孩子真的是很差劲。

    难道真的是那个叫颜潇彤的女朋友吗?如果真的是那个女孩子的话,那么真的可以谈得上是不三不四,这么一个小混混般的女孩子带家里来了吗?

    我身边的心里居然有一些担忧,有一些感觉到给父母增添了麻烦的感觉。

    文斯民反反复复地读了这条微信,然后大概明白了这么回事。

    淡定了一下自己,让自己的心静静,然后小心翼翼地回了母亲一条微信:

    妈妈,你先不要生气,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也许这个女孩子并不是像他表面上的那样,也许每个女孩子变坏他都有原因的。或许这个女孩子也有可怜之处。但是现在你不可能去拆散他们的,你也知道这种爱情的东西,如果你一旦阻止他们会演的越来越强烈。先不要说话,等我回来再说,我现在在学院路立马就回到家里。让我来看看这个女孩子,我觉得如果是好女孩的话,我应该也看得出来。

    文斯民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见客厅里的两个人,微笑了一下,虽然他的微笑,与平时不一样,平时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开心那种淡定,那种温和——那种微笑,是会隐藏一些不可言说的东西,是会有一些说不出口的东西在里面。

    反正看起来非常的别扭,非常的难过,压根就不像是微笑,压根就像是哭一样。这个微笑比哭还难看。

    然而,客厅里面的两个人,副总裁查流域以及童玥,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文斯民从洗手间走了出去。

    他们两个也感觉到了这个文教授,果然有一点点不一样,但是凭感觉,副总裁明了。

    查流域看着文教授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想要说什么的样子,但是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旁边坐着一个女人。

    旁边坐着自己在乎的这个女人童玥,所以有些话还是不想说出口。

    这个时候说错了,怕这个女人生气,说对了,怕是讨好这个女人,副总裁是一个这样的男人,只要面子,但是也不要面子。

    他很想在这个女人面前不要面子,但是他就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失去了面子。他更不想当着文教授的面,不要自己的面子。

    因为他很想关心王教授到底怎么了,但是又不想觉得是讨好人家文斯民。

    所以他欲说还羞,想说话来着,还是闭嘴不说。眼睛看了看文教授,又看了看童玥。

    童玥似乎是一个非常体贴的女子,看见两个男生如此尴尬地面对面,于是岔开了话题,微笑一下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泡茶,说自己新鲜的一种泡茶的方法,这个茶呀泡起来非常的好喝,想不想尝试一下。

    当然两个男人听着都好,总是心不在焉,明明知道现在谈的不是茶,谈的是尴尬的气氛。

    两个男人都想关心这个女人,但是童玥他的性格并不会拒绝两个男人,并不懂得残忍。

    然而,这是这两个男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事实。

    只不过这个善良的女人童玥,不会拒绝任何一个男人的好意。

    “童玥,查流域,我有点事情,先回家了,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做吧。我觉得我家里的人更喜欢我,因为我要回家做饭了,我的父母还有你那个侄子查萧玉都已经回家了。刚才我父母发了消息给我,说好久没有回家的查萧玉,今天终于回家了。”

    文斯民似乎有一丝丝的惊喜,接着说道:“然而今天好像要给我一个惊喜什么的,我想这个孩子一定是有惊喜。不然也不会突然回到家里。那个家呀,虽然他在那里长大,虽然都过了那么一段困难的时间,但是这个孩子长大了就不怎么回事。当然了,那个并不是他的家,那个是我父母的家,我想今天一回来一定会有重要的事情,不然一定不会回来的。”

    查萧玉回来了?

    查流域听见自己的侄子回来了,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两个尴尬的男人之间,出现的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就不见了。

    都是为了共同的一个人,侄子,这个叫查萧玉的小混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男人为了同一个孩子,他们居然可以如此的和谐。

    但是两个男人一旦遇上了同一个女人,那么两个男人之间,居然显得如此的尴尬,如此的失态,如此的绝望。这也许是亲情和爱情的区别吧。查流域立马站起来,走向了文教授,双手紧紧地扶着文教授的肩膀,非常激动地问道:“你说谁回来了?你说我侄子回来了,是吗?我也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叮铃铃——”

    正当副总裁扶着文斯民的肩膀,紧张地说话的时候,在激动得不得了的时候,客厅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电话铃声来的真不是时候,非常的讨厌,非常的不自然,非常的吵闹。

    童玥立马笑了笑,这点,像有些尴尬,走了过去,缓缓地拿起了电话,放在耳边,还来不及说话,电话里边传来了凶神恶煞的声音,这个神经病,不是别人发出来的,这个声音就是那个讨厌的老头子卓识发出来的。

    卓识还是那个问题,叫他的儿子,问他大儿子哪里去了,叫查流域立马回去处理这个事情,因为自己的儿子不见了!

    童玥就这样一直听着,虽然心里很讨厌电话里的那个声音,但是出于礼貌,这个女孩子还是挺着,把事情的经过听一个一清二楚。始终不说一句话。

    因为童玥知道,如果一旦说话,那么对方,更可能会更气愤。

    因为对方压根就不喜欢这个家里的人。

    也许那个老头子找的,并不是这个家里的人,找的是查流域,因为他知道留在这个家里的人的习惯,因为他知道查流域的手机经常是搞得没电似的。

    所以打不通查流域的电话,就打这个家里的电话是这样的吧?

    童玥是怎么想的,这个善良的女人,就听着,就把所有的意思都记得下来,然后自己一句话也不说,不管电话里面那个人怎么样的。

    凶神恶煞的一点关系都没有。让别人说去。

    “查流域!秦风中午走了之后,真的没有回来,现在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你也是的,一整天都不呆在家里,如果你在家里的话,是不是事情就没有变得那么糟糕。这个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态度很好,明明不会忤逆我,但是这次不知道怎么了,不知道到底那个女生灌的什么汤药给我的孩子喝,居然就这样不见了,居然就联系不上了。”

    听得出来,卓识心急如,焚,“打了个电话也打不通,真的是很烦躁,我发现自己的血压就升高了,身体非常的不舒服,但是现在儿子又无法找。真的是可能是已经心态老化了,这件事情还是你会来处理吧。每天工作不要那么晚,工地上的那些事情,晚上也没有用,晚上都下班了,你在工地上干嘛?”

    童玥一脸懵逼。什么跟什么呀?合着她根本就没有听明白弄的是什么。

    不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