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梳逍遥传 > 第一百九十章 复生真相

第一百九十章 复生真相

 热门推荐:
    李娇鸾心中暗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殿下消消气,妹妹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

    “但愿她别再让本王失望!”

    若初身在沁梅园不能出,只能在焦虑中反复斟酌,听说元僖也回来了,却不愿见她,她处境尴尬,做与不做都是错。

    若尘直到次日清晨才赶来告知,“长姐,我和赵怀哥哥去天牢中看过梅初雪了。这件事很奇怪,不是她杀的县主,凶手另有其人。”

    此语一出,若初是惊喜与恐惧心头齐飞,“怎么回事?”

    若尘道,“梅初雪说,她当时已经收手了,却被背后一股神秘的力量推了一把。她那时情绪太激动,根本没注意到是谁干得。可是,如今她是百口莫辩了!”

    “怎么会这样呢?”若初揉了揉沉重酸胀的太阳穴,“当时,有谁站在她背后?”

    若尘茫然摇头,“我当时的注意力全在县主身上,也不清楚。赵怀哥哥闭着眼睛更不知道,我们还想问问你呢?长姐,你也没发现吗?”

    “我,”面对若尘期待夹杂失望的目光,若初无言以对,她无法想象,如果让若尘知道自己是被元僖绊住,才没能及时出手会有什么反应。

    若尘没那么多怀疑,只懊恼地砸自己的手心,“这件事也怪我,如果我当时不去帮县主,也许她会被魏国夫人带回去,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若初黯然内疚,“不怪你,怪我,是我……”

    静雨忽然上前打断,“公子,梅姑娘是如何死而复生的,她有说吗?”

    若尘接过静雨捧来的清茶,“她说,苏道延给她吃的不是什么绝命药,是天香玉丸。因那时不能确定梅心远赶回来的时间,苏道延只能用天香玉丸凝结她的生命,让她处于假死状态。苏道延担心梅心远是故意躲着他,就将她已死的消息散步出去,目的就是想引梅心远和赵怀他们来寻仇。然后,他借机从你和尹正声手里盗取解药和药引,等梅心远大闹王府时,引他离开,这才救下梅初雪。”

    “原来是这样,”元僖背着手幽幽地走进来,“我就说,当初师父为什么一定要在封棺前单独入内要给梅初雪做法,原来他是为了带走梅初雪,埋得是个空坟!”

    若初与若尘愣神对视,这才明白静雨是发现了元僖才故意转移两人的话题。

    若初稍作镇定,“是啊,还以为丢失了配制的解药是打斗时掉了,原来是被苏道延盗走了。这样看来,他当初打伤赵怀,激怒尹正声都不是丧心病狂。只是,为了逼梅心远现身寻仇,他实在是煞费苦心啊。”

    若尘道,“苏道延和梅心远救醒梅初雪后,都大伤元气。两人就相约一年后最后一次比剑,就是下个月十五。”

    元僖没好气地将茶碗砸在桌前,“那梅初雪既然已经获救,梅心远也答应我师父比剑了,她为什么不早点现身!等到赵怀要娶别人了,她才冒出来大闹婚礼,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若尘伤神道,“梅初雪醒过来后,想来找赵怀哥哥,可她父亲不许。梅心远认为她这次中毒都是赵怀哥哥害得,要废除这场婚约,还要杀了赵怀哥哥解恨,说了很多难听威胁的话。她大病初愈,元气也还没恢复,就暂且留在雪阳谷养伤。只是没想到,她花了半年的时间逃离梅心远在雪阳谷设下的重重机关,来到京城。赵怀哥哥却要在这个时候跟尹姑娘成亲。她认定尹姑娘是下毒害她的凶手,这件事,真的太复杂。她说,她当时虽然对赵怀哥哥已经绝望了,却也及时收手了,她从没真的想杀人的。”

    若尘说到此处,忽然对元僖施礼恳求,“殿下,县主之死,必定另有隐情,还请殿下出面,彻查此事!”

    元僖端起茶杯,半闭眼皮不动声色地饮茶,似乎没听到若尘的话。

    若尘只能继续祈求,“殿下,齐国公府现在半个字也听不进去,只要开封府马上对梅姑娘处以极刑,如今也只能仰仗殿下做主了。如果梅姑娘含冤,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县主也会死不瞑目的!”

    元僖瞟了若初一眼,见她虽面色凝重,却始终没有开口求情的意思,便放下茶杯背手站起来,“若尘,刑狱之事,非禁军之责,你沾染无益。”

    “殿下!”若尘不死心地连磕三个响头,“您是开封府尹,你可以出面彻查的啊!”

    “彻查?”元僖像听到一个冷笑话,“若尘,你也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了,你认为众目睽睽之下的铁证还有翻案的可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只要齐国公府不相信,就算你真把那个在背后推梅初雪的凶手找出来,他们一样会认为是假冒顶罪的!他们只会相信自己亲眼看到了,其他的说再多都是放屁!”

    元僖这话虽是说给若尘听的,可目光不时在若初脸上盘旋,明显也是在告诉她此案,已经没有真相大白的可能了。

    元僖拂袖离开,若尘倍感无望,回看同样无措的若初,直觉心中没由来的寒凉,“长姐,此事,真的没有回旋余地了吗?”

    若初长叹一声,瘫坐在元僖坐过的座位,“他过来一句话都不跟我说,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他根本不想你我再插手此事。”

    若尘气得跳脚,“那我们就真的袖手旁观吗?三日后,梅初雪就要被处斩了,她是冤枉的,赵怀哥哥是不可能不管她的。到那个时候,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若初只能拍拍弟弟的肩膀,令他稍安勿躁,“你告诉赵怀,让他先别急,梅初雪暂时不会有事,至少在下个月十五之前不会有事。”

    若尘眉头一亮,恍然弹起来,“是了,苏道延会有办法让殿下把行刑时间拖到下个月十五以后的。我知道了。”他急促冲出去,却迎头撞上进来换茶的静雨,灵敏帮她接住差点坠地的茶杯,放回她的手中,目光触动,“小心点。”言罢深情而去。

    静雨回望那个急促消失的背影,放下茶杯,上前替若初按压穴位按摩,“夫人,不要太着急,会有办法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