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十二章:林欢

第二十二章:林欢

 热门推荐:
    第二十二章:林欢

    萧笙带着赵权,七拐八拐,这才来到了胭脂巷的最里面。

    巷子幽深窄长,石板拼接成的地面上尽是些斑驳痕迹。

    路旁墙角的缝隙中杂草丛生。

    这里是胭脂巷的最里面,前后观瞧几乎不见人影。

    看着周围阴暗的环境,赵权道:“在这种地方开酒馆?能有人来可真算是奇怪了。”

    萧笙嘿嘿一笑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其实也被吓坏了,误打误撞之下才进了那家酒馆。”

    赵权看了萧笙一眼,不觉得他说的是假话。

    以这家伙的脾性,只怕在发现他堂兄带他来的竟是这种烟花之地后,便直接落荒而逃了。

    可这胭脂巷并非只单单一条巷子,而是由许多小巷子组合而成的。

    互相之间四通八达,第一次来此的人若没人带领的确是会迷路的。

    想必也便是那个时候,萧笙跑到了这里来,撞见了那巷深酒馆。

    不消片刻,转了一个弯儿之后,赵权便看到迎面坐落着的一家小酒馆。

    黑色的破旧招牌上,刻着‘巷深酒馆’四个大字,边角缝隙当中布满了灰尘与蛛网。

    若不是大门敞开,可以看到里面陈设,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家废弃多年的店铺呢。

    萧笙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喊道:“黎大叔,我又来啦!”

    赵权跟在身后,进入酒馆之后,却发现这里外好似两个世界。

    酒馆内一应陈设应有尽有,桌椅板凳也擦拭的十分干净整洁。

    柜台后面站着一位中年男子,长发盖住大半面庞。

    赵权只能看到露出的一只狭长眼眸,和那略显单薄的嘴唇。

    面对萧笙的招呼,那人也不答话,径直从酒架上拿了一坛酒。

    全程一言不发,甚至都未曾看过两人一眼。

    对此,萧笙似乎都已习惯了。

    对赵权道;“赵大哥你别误会,黎大叔就是这个脾气,咱们喝酒!”

    赵权微微点头,道:“好。”

    这酒馆喝酒,用的也并非那小酒杯子,而是酒碗。

    酒坛泥封打开,顿时一缕说不准是醇香、果香、清香的香气飘散。

    赵权眼睛一亮,便知萧笙果真没有骗他,这酒的确是难得佳品。

    倒入酒碗中,酒色略显浑浊,看起来就好似市井中的劣质酒水一般。

    可闻起来那味道,能让一名嗜酒之人忘掉全世界。

    赵权端起酒碗,一口饮尽,好似饮下了一截暖阳。

    酒水烈而不辛,醇而不腻,香儿不艳。

    忍不住道:“好酒,果真好酒!”

    萧笙眼看自己的推荐得到赵权认可,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品过酒后,赵权道:“你之前说林家废物乃是家族长子,怎么回事?”

    萧笙心性虽乐观,但也难免发愁。

    叹了一口气,道:“赵大哥是第一次来桐城吧?”

    赵权点头道:“没错。”

    萧笙道:“赵大哥你是有所不知,这桐城内共有四大宗族,分别为柳、萧、裴、林。”

    “我便是萧家子弟,只不过是不受重视的庶出罢了,等以后也最多分配到家族的产业之中,混得好能干个掌柜,混的不好也就是主管,账房一类。”

    “而那林欢,地位与裴明珠相似,乃是林家家族的长子,按理说能得到整个家族的重点栽培。”

    “而那林欢也属天才,从小开始习武,年仅十五便晋升为后天六重的高手,在整个桐城内可谓风光无限。”

    赵权听到此处,忍不住挑了挑眉。

    他穿越之前,这具身子的原主人便已经二十有二,才不过后天六重罢了。

    即便如此,也还属于天资不弱的,要不然也不会受到姚承运的重视,掌管一堂之权。

    而那林欢,不过刚到舞象之年,竟然便修成后天六重的境界。

    赵权表情有些怪异的看着萧笙,道:“我猜他后来不会是武功全废了吧?”

    萧笙说起此事,不向旁人般幸灾乐祸,反倒十分唏嘘和同情。

    道:“赵大哥你说的没错,后来也不知为何,林欢武功忽然一夜之间全废。”

    “旁人都道他是年岁尚小,根基不稳,一路突破至后天六重,留下了重大隐患,一朝爆发这才毁坏了修为。”

    赵权道:“他没有再重修吗?”

    萧笙道:“听说是差点走火入魔,能活下一命都算不错了,丹田已毁,怎么重修?”

    赵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萧笙唏嘘道:“可惜一代天才人物,落得如此下场。自那以后,似被完全打击,整日只知买醉享乐,堕坑落堑,不复往昔了。”

    赵权道:“这也难怪那裴明珠将你当做他了。”

    萧笙苦笑道:“我一个不起眼的萧家庶出,现在想想怎可能会被她这种大小姐认出来,倒是我自作多情了。”

    赵权道:“那你担心什么,有人为你顶锅岂不更好?”

    萧笙面目有些严肃的摇头道:“赵大哥,你太低估这件事的严重性了。”

    “若直接认错,我得罪的也不过是裴明珠一人,或许受些惩罚也就罢了,相信裴家也会给我们萧家三分薄面。”

    “可我这一跑,以那裴明珠的性子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去找林欢兴师问罪,双方必然会闹的不愉快。”

    “而依照两家的能量,相信很快便能查到我的头上,到时我要面对的可就是两大宗族的怒火和责罚了.....”

    说到此处,萧笙还忍不住叹了口气。

    赵权眯了迷眼睛,他本以为萧笙是不忍心看林欢为自己顶锅,才如此发愁。

    却没想到萧笙思绪清晰,对事情后续发展做出合理判断,并推算出自己日后要面对的艰难处境。

    微微点头,赵权心想,若萧笙仅仅只是心地善良,恐怕也不会成为后世的一代宗师。

    如今这般头脑灵活的表现,倒也不算意外。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