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十五章:玉佩

第二十五章:玉佩

 热门推荐:
    第二十五章:玉佩

    张琴道:“赵大侠,你与笙儿萍水相逢,便能如此慷慨出手,我们自是感激不尽。这件事虽牵扯到三大宗族,但说到底也都还是孩子们的事情,我想让我去跟家主说一说,应当也不会太过为难笙儿。”

    “只是你方才出手确实有些重了,那柳桂娇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定不会善罢甘休。”

    “况且出手拍死那裴家大小姐骏马,致使其落入河中也难免被她记恨,若你再留在此地,只怕会凶多吉少,还是尽快出城去吧。”

    赵权一直聆听着,没有插嘴一句话。

    张琴说了一大通,其主要意思便是首先感谢了一下赵权的救命之恩,认可了赵权的侠义之举。

    然后说她们的事情她们自己可以搞定,用不着赵权继续在这儿。

    最后又点名要害,赵权若执意留下,难免面对裴家和萧家,到时麻烦会更大。

    最后便说的更加露骨了,直接让赵权尽快离开桐城,莫要再回来了。

    赵权眉头一挑,没想到张琴会说出这一番话来。

    面对张琴的反应,赵权以己度人,心中心思流转。

    脑海当中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现如今不管是得罪了裴明珠,还是诬陷林欢,最后打伤柳桂娇。

    似乎全都是赵权的问题,若赵权一走,张琴便可以将所有脏水都泼在赵权身上。

    从而便可以将她们母子的关系撇干净,即便萧笙最后仍旧免不了受罚,但也不会太严重了。

    眯了眯眼,赵权沉默了一下。

    随后表现出一幅已然看透张琴心中所想,但仍然心甘情愿将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的样子。

    猛然一拱手道:“既然如此,赵某多有叨扰,这便告辞了!”

    萧笙没想到情况急转,会如此这般迅速。

    刚想说什么,却被旁边的张琴拉住。

    而另一边赵权已然走出了房门,直接施展轻功跃出了院墙。

    但其实,赵权并未真的走掉。

    这萧家庄园的确十分庞大,张琴所处院落之外,乃是一片园林。

    赵权钻入园林之后,没有犹豫,便又折返回了张琴的院落之内。

    只不过这一次,却并未显露身形,而是凭借云踪魅影的轻功,隐蔽在屋顶之上,打算悄悄窃听一番。

    而在房屋厅堂内,萧笙虽并未想到赵权的那诸多算计,但也觉得有些怪异。

    对张琴道:“娘,你为什么这般着急赶走赵大哥啊?我觉得他人特别好。”

    张琴叹了口气,道:“笙儿,江湖诡谲,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更何况,我让他离开也是为他好,他一个人又怎能面对得了裴家和萧家共同的刁难?”

    萧笙面对母亲的说教,默默点了点头。

    萧笙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张琴却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佩,道:“笙儿,这枚玉佩给你。”

    萧笙一愣,拿着玉佩道:“娘,你这是.....”

    张琴打断道:“如果为娘有什么事情,你便拿着这块玉佩,去城西二十里铺,找一个叫柯呈的人。”

    萧笙一下子紧张起来,道:“娘,你要做什么.....”

    可张琴却不再言语。

    赵权一直在房屋顶上,看的仔细。

    此时眼中精芒绽放,那张琴给予萧笙的玉佩,定然是十分关键的东西。

    或许便是萧笙之所以能短时间内拥有不俗武功的来源。

    只不过那玉佩看起来虽是块好玉,却并无什么奇异之处。

    所以赵权思量再三,并没有直接现身抢夺玉佩。

    而是打算继续静观其变。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柳桂娇的哭喊声:“家主,那萧笙小小年纪,便出手如此狠厉,将妾身打成这样儿,你可一定要为妾身做主啊.....”

    赵权一挑眉毛,看样子是萧天武亲自前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柳桂娇并未跟萧天武提及自己,反而是将那些伤势算在了萧笙的头上。

    想要让萧天武加重对萧笙和张琴的责罚。

    想到此处,赵权也不禁露出一丝不削的冷笑。

    人还没进门,便只听一声中气十足的训斥声:“闭嘴!”

    原本还在哭诉的柳桂娇,连忙闭上的嘴巴,只剩下啜泣声不断响起。

    萧笙和张琴似乎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在张琴的带领下,两人走出屋子。

    正好碰到萧天武进门。

    赵权凭借云踪魅影的高绝轻功,转移身形到房屋后方。

    萧天武毕竟是萧家家主,武功必定不俗,赵权需谨慎小心一些,以防被其发现行踪。

    同时,也在偷偷观察院中的情况。

    只见萧天武相貌的确很是英俊,却比不得赵权的硬朗,而是夹杂着一些书生儒雅之气。

    虽已人到中年,但仍有风度翩翩之感。

    身穿华袍,长发梳理的一丝不苟,面白须长,一双剑眉不怒自威。

    刚一进门,便喊道:“萧笙!你个逆子!你办的好事!”

    张琴忽然跪倒在地,口中呼道:“笙儿年岁还小,不懂事,求家主宽恕,张琴愿代其承受所有责罚!”

    萧笙眼看张琴竟然如此说,急忙喊道:“娘,不可啊!”

    也跟着跪倒在萧天武面前,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萧笙愿全力承担!”

    旁边柳桂娇露出快意的笑容,却牵动了脸上的伤势。

    此时她的脸肿的好似一块发糕一样。

    顿时痛的连连倒吸凉气。

    萧天武怒哼一声,道:“裴明珠不谙水性,你救了她这本没错,可你不该在救她之后还想冒犯与她!”

    裴明珠找到了萧家来,虽只说了主观意识下的一些片段,但萧天武仍能从中推算出大部分事实真相。

    萧笙道:“我看她陷入昏迷还以为.....”

    萧天武怒斥道:“还以为什么?以为她不省人事,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萧笙一窒,刚想说话,却被旁边张琴一把拉住。

    张琴道:“家主,妾身愿代笙儿受罚,请家主成全。”

    萧天武冷哼一声,随后又道:“冒犯裴明珠也就罢了,毕竟你也算救了她一命,可你为什么要嫁祸给林欢?难道你以为林欢成了废物,你就可以随意欺辱?他林欢再怎么样,那也是林家的长子长孙!”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