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十六章:逐出家族

第二十六章:逐出家族

 热门推荐:
    第二十六章:逐出家族

    萧天武先是斥责了一番,最后面色阴沉道:“这件事事关家族颜面,即便你是我的儿子也无法包庇。我宣布,从即刻起,你二人与我萧家再无瓜葛!”

    说着,大袖一挥,便直接转身扬长而去。

    只留下跪在地上的张琴和萧笙二人。

    另一边柳桂娇听到萧天武最终裁决,自然是十分高兴,在她看来总算是将张琴扳倒,好像这样一来她在萧家的地位就又上升了一点似的。

    如胜利的公鸡一般,高昂着红肿如发糕的脸庞,对张琴冷哼一声,也跟着转身离去。

    现如今张琴和萧笙已被萧天武逐出宗族,对她也便没了任何威胁,所以也没了任何理会的必要了。

    而在房屋之后隐蔽着的赵权,此时却微微吃惊。

    没想到张琴并未如他所想那般,将脏水全都泼在自己身上。

    甚至连提都未曾提及到他分毫。

    倒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事情发展,却在他的期望之中,被逐出家门的母子两人此时肯定没有去处。

    而那在城西二十里铺,名叫柯呈的人想必与张琴相识。

    两人或许会前去投奔,而自己便也可以一路尾随,看看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现在因为有他出现的关系,萧笙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偏转,四个月后的四族大比指定是无法参与了。

    但有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比如原本属于萧笙的奇遇。

    院落当中,眼看萧天武和柳桂娇均已离去,张琴默默从地上爬起身来。

    好似根本不为自己前程担忧,面上也无甚多余表情。

    只是平静的拍了拍衣摆上的尘土,便欲转身回屋收拾东西。

    另一边,萧笙却并未起身,而是对着张琴喊道:“娘!”

    张琴看向他,只见萧笙在地上‘哐!哐!哐!’磕了几个响头。

    “娘,孩儿对不住您!”

    张琴忽然笑道:“傻孩子,这高墙大院的,为娘也早就住的厌烦了,既如此不若趁此机会离开也好。”

    萧笙还待说话,那边张琴已然将他搀扶起来:“笙儿,你记住以后遇到任何困境都切莫慌乱,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便会发现一片新的天地。”

    萧笙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嗯!我记住了,娘。”

    张琴满意的笑了笑,道:“走吧,咱们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就搬出去。”

    院落是萧家的,里面的一应陈设自然也是。

    唯有院中的花花草草,乃是这些年张琴亲手栽培,可惜如今却也无法带走。

    两人各背了一个包裹,张琴站在院落门前,静静凝望着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院落。

    最终微微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叹息那些带不走的花草,还是叹息这人生中突如其来的变故。

    待两人走后,赵权从隐藏之地显出身形。

    看了看两人背影,又看了看院落中的房屋。

    眯了眯眼,最后却又一个闪身,钻进了屋内。

    虽然张琴和萧笙已走,但也并不能排除这里不会存在其他重要的线索。

    现在赵权几乎可以确定萧笙的身世一定不简单,而张琴又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或许可以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可惜的是,经过一通搜查,却仍旧一无所获。

    赵权并未气恼,他本来就是抱着宁杀错勿放过的心态,搜不到什么东西也属正常。

    既然在这里没有收获,赵权还需要尽快追上萧笙母子两人才是。

    施展轻功,悄悄出了萧家庄园。

    赵权很快便在隔着一条街的地方,发现了萧笙母子。

    此时他们二人,正租了一辆马车,向着城外而去。

    可方向却并非城西二十里铺。

    赵权暗自皱眉,看样子张琴并不打算带着萧笙去找那个叫柯呈的人。

    赵权正在心中衡量,究竟是自己先去找到那个叫柯呈的人探探底,还是继续跟在萧笙母子身后,伺机而动。

    那边却忽然出现七八名壮汉,拦住了萧笙两人的马车。

    为首一人,身穿艳丽红色长裙,手中提着一条黑色长鞭。

    精致的五官摆出一副得意表情,正是裴家千金裴明珠。

    拦住马车后,裴明珠走上前来,对正在赶车的萧笙喊道:“总算让我逮到你了!”

    萧笙似是早有所料,连忙下了马车,拱手道:“裴小姐。”

    裴明珠呵斥道:“好你个登徒子,竟然胆敢愚弄我,让我在林欢那个王八蛋面前出了丑,该打!”

    说着,一甩手中长鞭。

    鞭子凌厉异常,带着呼啸风声向萧笙抽来。

    萧笙默不作声,硬生生用脊背抗了这一鞭。

    噼啪!

    顿时衣裳破碎,其下可见一片血痕。

    萧笙咬牙,忍住剧痛,看向裴明珠道:“在下现如今已被逐出萧家,又承受裴小姐一鞭,不知裴小姐可解了恨?”

    裴明珠道:“不够!”

    萧笙忽然大喝道:“当时若非我及时将你拖出河水,你早已淹死其中,我不过是情急之下见你昏迷不醒,想用渡气之法施救!现如今已付出如此代价,为何不够!”

    萧笙的忽然发作,让裴明珠也一时间楞在当地。

    半晌,才道:“那....那就算如此...”

    忽然,眼中一亮,却是想起了自己之前忽略的那个人。

    对萧笙道:“你还想抵赖,当时本小姐之所以落入水中,便是有一大个子出手所致,你与那大个子相识,你们根本就是一伙儿的!”

    裴明珠说的光明正大,好似问心无愧一般,却对自己在人流量拥挤路段策马狂奔一事只字不提。

    萧笙看着眼前瞪着眼睛质问自己的裴明珠,忽然惨笑一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裴明珠却只当是萧笙心虚,更加有了底气。

    紧接着将视线锁定在那马车上,呵斥道:“他是不是就在这马车之内?给本小姐出来!”

    说着,再度扬起一鞭,猛然抽向那马车之中。

    这一次,裴明珠可不单单是凭借肉身力量抽打了,而是使用上了内力。

    因为她知道赵权实力高超,所以直接全力出手。

    可惜马车内并非赵权,而是萧笙生母张琴。

    萧笙眼看如此,顿时目眦欲裂,也不顾自己一个并未习过武的普通之身能不能经受得住这一鞭。

    便直接纵身飞扑而上,想要挡住爆抽来的鞭子。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