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三十七章:生死逃亡

第三十七章:生死逃亡

 热门推荐:
    第三十七章:生死逃亡

    裴四叔紧盯着面如冠玉,却毫不掩盖自身欲望的萧洺疏。

    紧咬的牙关中蹦出两个字:“休想!”

    萧洺疏摇了摇头,嘴中‘啧啧...’两声。

    随后一摆手,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落人动。

    跟随在萧洺疏周围的十几名供俸一拥而上。

    裴四叔这边,身旁仅剩的家族死士也立刻冲了上去。

    可他却知道,自己这些仅剩的家族死士,是断然斗不过萧洺疏带来的供俸的。

    那些人都是各家族招揽的江湖上的高手。

    每月能够领取俸禄,但在宗族需要的时候,也要提供战力。

    其中有几个还是熟面孔,即便裴四叔亲上,也不一定能胜得过他们。

    所以在一众死士顶上前面去之后,裴四叔便护着裴明珠打算趁乱逃跑。

    只要入了桃林,便有一线生机。

    依仗桃林内复杂的地形,或许可能在萧洺疏追上来之前,到达冀水河畔。

    只要登上了船,任由萧洺疏本领通天,也奈何不得他们了。

    裴四叔想的不错,可现实却给了他结结实实一巴掌。

    刚刚趁乱想要逃入桃林,便忽然只觉一道呼啸风声袭来。

    裴四叔身子一侧,躲过这一突然袭击。

    带着裴明珠兔起鹘落,闪到一边。

    凝神看去,萧洺疏就站在不远处,嘿嘿笑道:“四叔不打招呼就想走,是不是有些不太礼貌?”

    裴四叔心一点点沉下去。

    萧家三子,除了老三乃是不折不扣的纨绔公子外,另外两个都有不俗武功在身。

    尤其是这次子萧洺疏,年仅二十,武功已有后天六重,直追老一辈高手。

    裴四叔自小体弱,在裴家当中武功不算高强,只有后天七重境界。

    虽高于萧洺疏一个境界,可他却仍旧不敢大意。

    那些家族死士撑不了太长时间,必须要速战速决!

    裴四叔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裴家剑法,剑路灵活多变,最是适合配以软剑施展。

    铮!

    软剑一抖,发出一声鸣叫。

    裴四叔率先向萧洺疏抢攻而去。

    萧洺疏也目露慎重,抽出腰间长刀,准备应敌。

    软剑如一条灵蛇,剑光吞吐,逼近萧洺疏。

    萧洺疏虽功力境界只差一重,便可追上裴四叔,但裴四叔浸淫剑法几十年,自也不是好相与的。

    两人转眼间交手三招,裴四叔剑光翻飞,压得萧洺疏毫无还手之力,可却始终难以真正威胁到萧洺疏。

    而萧洺疏刀法朴实,只挡不攻,坚决不露出破绽,不给裴四叔可趁之机。

    随时间流逝,裴四叔越来越心中急切,而萧洺疏却稳如磐石,既不给裴四叔脱走的机会,也不与他舍命拼斗。

    裴四叔自然看出萧洺疏心中打算,暗自咬牙,手中软剑一抖,绽放一团剑光。

    萧洺疏心知对方定会拼命,毕竟对他来说已经拖延不得了,此刻眼看对方软剑迅猛,当即长刀横陈,防守为主,要挡住这一剑。

    却不想软剑临到近前,却一改迅猛剑路,剑光流转,消失在萧洺疏眼前。

    萧洺疏心中大惊,他却不知这乃是裴家剑法之月移星换。

    心中惊讶还未定,萧洺疏只觉头顶阵阵凉意袭来,抬头看去,却只见剑光如一条银瀑,洒落下来。

    正是裴家剑法之月华倾泻!

    情急之下,萧洺疏只能举刀相抗,终究差上裴四叔一筹,身上多处衣裳破裂,剑光削开皮肉,鲜血染红剑锋。

    裴四叔仰仗剑法高明,这才一时得手,可若是想要击杀乃至生擒萧洺疏都非短时间内能够达成的。

    而现在他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于是趁此机会,施展轻功抽身离开。

    带着裴明珠便向桃林深处而去。

    萧洺疏忍住多处伤口传来的阵阵痛楚,看着裴四叔与裴明珠逃离的身影,暗恨道:“你们逃不掉!”

    另一边,裴四叔紧紧拽着裴明珠的手,施展轻功疾驰。

    好在裴明珠也有武功在身,虽勉强,却也不会太拖累了他。

    桃林地形复杂,阳光透过树叶洒落下来,形成斑驳光点,照在裴四叔疲惫的面庞上,显得阴晴不定。

    突然,前方出现明亮白光,裴四叔目中闪露希冀之色,他知道马上就要穿过桃林,抵达冀水河畔了。

    只要到了河畔,登上船只,就算萧洺疏追击过来,也奈何不得他们了。

    身影穿过树枝之间,擦掉几片树叶,裴明珠从未经历过如此惊心动魄的逃亡。

    心中时刻不敢放松,超负荷施展轻功奔逃,已让她感到一阵阵的心悸,双脚也开始麻木双软,只怕再过一些时间便支撑不住了。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裴明珠银牙紧咬,似乎下一刻就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只觉浑身一暖,原来是阳光重新落在了身上。

    阵阵微风迎面吹拂,此刻裴明珠甚至有种热泪盈眶之感。

    可就在此时,前方一直带着她的裴四叔,却忽然全身僵硬,站立原地。

    来不及止住步伐的裴明珠,差点撞在他的身上。

    “四叔....”

    话还未说完,裴明珠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魁梧的身躯好似雄踞河边的猛虎,端坐在一块大石之上。

    两条手臂呈三角形,十指交错,撑在面前。

    一双冰冷眼眸正与她对视在一起。

    只让裴明珠感到浑身具是一颤。

    背后河面上停靠着一艘船只,可开船之人却倒在了那人脚下。

    此时尸体已冷,顺着岩石滑落的鲜血都有已干枯。

    显然已经在此地等候了不少时间。

    “是你!”

    ................

    就在两人一愣之时,背后却响起萧洺疏的声音:“哈哈,明珠表妹,你们逃不掉的,还是跟我回去吧!”

    话虽对裴明珠说,可手中的长刀却劈向裴四叔。

    此刻前有猛虎雄踞,后有群狼追赶,裴四叔牙关紧咬,只觉已经穷途末路。

    可习武之人,既然兵刃还握着手中,又怎能不战而任人宰割。

    扬起一剑,便招架向萧洺疏。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人之间忽然出现一个身材瘦高,面容坚毅之人。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