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五十二章:过河

第五十二章:过河

 热门推荐:
    第五十二章:过河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刀剑各在腰。

    晋安城作为连接岐地和北地的枢纽,最是繁荣热闹。

    此时赵权与百里幻竹已经距离晋安城不远。

    只要过了晋安城,便进入了傲来府岐地。

    岐地位处北地以南,相较于北地的地势平缓,岐地则多有群山。

    其中以岐山为首,浩荡延绵,如一条匍匐在傲来府的巨龙。

    因为临近晋安城,赵权与百里幻竹并未策马狂奔,而是缓缓向前行进着。

    周围不时也会有马匹疾驰而去,或者三五成群的江湖人,聚在一起向前赶路。

    看他们的方向,正是与赵权两人一致。

    百里幻竹一挑眉毛,道:“老赵,我怎么感觉这边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怎么那么多江湖人都往晋安城去啊?”

    此时她与赵权一同赶路,已有三五天时间,相互之间早已熟悉,称呼也变的随意许多。

    赵权撇了一眼刚刚骑着一匹快马,赶超过他们的黑衣男子。

    此人身上背着一柄黑鞘长刀,哪怕刀在鞘中,也能感受到凌厉的煞气。

    虽只惊鸿一瞥,赵权也能十分确定,这是位高手。

    “等到了晋安城不就知道了。”

    百里幻竹点了点小脑袋,道:“说的也是。”

    随后伸展了一下懒腰,百无聊赖道:“赶路好无聊啊,怎么没有遇到拦路打劫的山贼,好让本姑娘行侠仗义啊。”

    赵权道:“咱们一路走来,已经见过不少同行的高手,寻常小蟊贼又怎敢在此时出现?”

    百里幻竹忽然眼前一亮,道:“这么多高手,你说会不会是有邪道妖人作乱,所以他们才前来围剿?哈哈!真是碰巧,若那邪道妖人被我遇到,本姑娘定要替天行道!”

    一边说着,眼睛闪闪发亮,显然十分期待。

    赵权眼睛微眯,扭头看向百里幻竹,冷声道:“不准闹事。”

    百里幻竹顿时不服气道:“可是!.....”

    话还未说完,便被赵权打断:“不准闹事。”

    声音平缓有力,带着不容置疑。

    百里幻竹与赵权对视三秒,随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乖乖的点了点小脑袋。

    若有岐山派弟子在此,只怕要惊掉一地眼球,谁也想不到,天不怕地不怕的百里幻竹,哪怕是百里景龙有时都不得不向她服软。

    此时却被一个陌生男子,训斥的如此服服帖帖。

    不过百里幻竹仍旧是百里幻竹。

    等赵权扭过头去的时候。

    百里幻竹偷偷用白眼狠狠剜了赵权两眼,以发泄心中不满。

    赵权对此自然知道,不过也权当做看不到。

    这百里幻竹性子跳脱,对于行侠仗义莫名执着,最是个惹祸的性子。

    若不是一路上赵权对她多有约束,只怕要抵达晋安城,还需更久时间。

    况且,对于百里幻竹的猜测,赵权心中其实有不同想法。

    邪道妖人不同与魔道,魔道虽在江湖上也是臭名昭著,但却自有一番规矩束缚。

    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有体系,讲规矩是形成规模的第一步。

    魔道虽多为世人所不容,甚至其中还有修炼魔功,损人利己的魔头。

    但总体来说,魔道仍旧是组成这个精彩江湖的一部分。

    可邪道却与之不同。

    邪道相比较魔道和正道,便是他不讲规矩。

    邪道高手肆意妄为,践踏规则,在任何地方都是为人所不容的。

    相比较魔道的臭名昭著,邪道更称得上人人喊打。

    百里幻竹猜测是有邪道妖人出现,所以才吸引了如此多的高手齐聚晋安城。

    可赵权却不这么想,斩杀邪道妖人的确称得上替天行道,可这种事情吃力不讨好,不会令人这么积极参与的。

    而这个世界上,能令人趋之如骛,好像闻到腥味的猫一般被吸引。

    唯有‘利益’二字。

    不过‘利益’这两字太过广大,简单来说便是对自己有好处。

    不管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神兵利器、神功秘籍还是金银宝藏。

    亦或者看不见摸不着的江湖名气,乃至恩怨仇杀,都能让人如此积极。

    两人继续向前,不过几里路程之后,赵权忽然出声道:“停下。”

    百里幻竹疑惑的挑了挑眉毛,扭头道:“咋了老赵,现在太阳偏西,咱们得在夜幕来临前赶到晋安城呢。”

    赵权却指着一个不太显眼的岔路口,道:“你看这里,许多痕迹到了这个地方,都拐道进了里面。”

    百里幻竹不明所以:“那又如何?”

    赵权道:“说明这里是近路。”

    百里幻竹这才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那咱们也快从这里走吧。”

    见到百里幻竹迫不及待的一勒缰绳,驱策马匹转道进了那岔路口。

    赵权不由得摇头叹息一声。

    正所谓世间原本无路,人走的多了便出现了路。

    这条岔路口显然便是如此,道路不算宽阔,但也还算好走。

    显然经常有人从这里经过,赵权猜测应当是当地人开辟出的一条捷径。

    两人策马向前,不多时,便听到前方传来‘哗哗’流水声。

    百里幻竹向前眺望一番,随后对赵权道:“老赵啊,你这次好像判断失误了哎,前面是条河,没有路了。”

    赵权挑了挑眉毛,并未回应百里幻竹的话,径直策马向着河边而去。

    百里幻竹在后面喊了两声,却根本没有得到赵权回应。

    不由得哼哼了两声:“臭男人,臭脾气!”

    嘴上说着臭,身体却真香,最终还是紧跟了上去。

    前方道路已尽,树木较多,地形略微不是那么平坦。

    两人翻身下马,牵着马匹向河水方向而去。

    穿过这一小片树林子,只见一条宽阔的河流横跨在两人面前。

    河水湍急,由西向东奔流而去。

    此时岸边正站着两人。

    一人腰间别着斧子,背后挎着弓箭,旁边的地上还放着几只山鸡和一头獐子。

    看样子是打猎的猎户。

    而另一人身穿白衣,长发飘逸,剑眉星目间隐有精芒闪烁。

    腰间配有一柄宝剑,此时正不动不摇的矗立岸边,凝视河面。

    赵权两人牵着马来到河边,那猎户模样的人听到响动,转过头来正瞧见赵权两人走近。

    笑道:“两位也是来过河的?”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