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七十一章:客栈

第七十一章:客栈

 热门推荐:
    第七十一章:客栈

    山路虽崎岖,却也有一条泥泞小道可供马车行走。

    这条道是席玉龙指引而来的,乃是通往岐山的捷径。

    雨后的山林,弥漫着氤氲的雾气。

    空山新雨后,入鼻全是泥土的芬芳和草木的清香。

    傍晚之前,几人便出了钦昌山。

    马车重回宽阔的官道上之后,速度也加快许多。

    一路向南行驶,不过二三十里的距离,便入了一座小镇。

    小镇处于钦昌山与岐山之间,只要过了小镇,便可进入岐山山脉。

    百里幻竹挑开布帘,看了看外面渐晚的天色,对赵权道:“老赵,现在天色已晚,咱们还是在栖霞镇先住下吧,明日应当就可以到家了。”

    赵权看了看西垂的红日,虽想尽快赶到岐山派,却也不差这一时,便点了点头,应了百里幻竹的建议。

    小镇不大,只有一家客栈。

    赵权翻身下车,魁梧身形走进客栈内。

    此时客栈几乎没有客人,小厮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大堂当中的榆木桌前,摆弄着抹布。

    忽然只觉一道阴影,遮蔽住了傍晚仅有的阳光,使得眼前一暗。

    抬头看去,只见一道身披暗红色披风的魁梧男子,径直走入了大堂。

    连忙迎上去,道:“客官,您打尖还是住店?”

    赵权左右看了看,道:“四个人,三间房,尽快弄些吃食来。”

    小厮道:“好勒!”

    随后对着后厨喊道:“厨子,来客人啦!”

    这时,百里幻竹和席玉龙三人也走进了客栈。

    百里幻竹道:“你去把我们的马喂一下,要最好的草料。”

    说着,扔出一样事物。

    那小厮伸手一抓,直接抓在手中。

    正是一两银子。

    百里幻竹道:“赏你的。”

    小厮立刻喜逐颜开,道:“您客气,我这就去。”

    说罢,便跑出客栈,将马车牵去了马厩。

    这边刚走,只见二楼下来一位风韵女子。

    看起来约莫二十八九,风姿绰约。

    笑道:“我是这的老板娘,几位若是有事,只管找我就好。”

    赵权等人刚在榆木桌前坐下,后厨的厨子跑出来道:“几位想吃点啥?”

    厨子有些微胖,看起来对自己的手艺比较自信。

    赵权道:“上一壶好酒,再上些你们店的拿手菜即可。”

    厨子道:“哟,我们店的拿手菜,那可就多了,什么宫保鸡丁,尖椒牛柳,爆炒腰花,炭烤母猪蹄.....”

    老板娘在旁边不甘寂寞道:“还有溜肥肠。”

    百里幻竹摆了摆手,道:“得得....除了那什么炭烤母猪蹄,其他的全都上一份吧,赶紧的,我都要饿死了。”

    老板娘一听此话,便知今日来的是不差钱的主儿。

    连忙将厨子撵回了后厨去。

    “赶紧去做菜,想让咱们滴贵客挨饿不成啊。”

    说罢,看向赵权,笑脸盈盈道:“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倒酒。”

    厨子做菜不慢,不消片刻,桌上的菜品便丰富了起来。

    百里幻竹闻了闻味道,露出肯定的表情。

    客栈内几乎没有客人,老板娘似是也无事可做,便在旁边搭话道:“怎么样?还合胃口吧?”

    百里幻竹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牛柳,放入嘴中,轻轻咀嚼下咽后,道:“不错不错,只是能再少放一点盐就更好了。”

    老板娘立刻道:“这死厨子,又放多了盐,您放心,我回头一定训他。”

    席玉龙微微笑着,摆手道:“无碍。”

    随后对旁边的上官萱道:“萱儿,你也饿坏了吧,快些吃吧。”

    上官萱道:“玉龙,你......”

    席玉龙笑了笑,道:“我的伤好很多,可以自己动手的。”

    上官萱看他气色的确恢复了不少,便也放心的点了点头。

    赵权为自己斟满一杯酒,只是闻了闻,便微微有些皱眉。

    喝惯了潜山城内的天香精酿,出门在外时也就黎飞沉酒馆内的美酒,和晋安城醉里仙中的美酒,能让赵权满足。

    对老板娘道:“老板娘,别人都是酒里兑水,你这可算是水里兑酒了吧?”

    老板娘被赵权说破,不好意思的捂着嘴笑了笑,道:“哎呦,瞧客官您说的,我们这是小本生意,不容易嘛。”

    “既然今天碰到了行家,看来不拿出点珍藏,属实也说不过去了。”

    说着,老板娘返身回了柜台,从里面翻出一坛酒水来。

    放在榆木桌上,将封布揭开,顿时一股酒香气飘出。

    赵权微微点了点头,道:“还不错,至少是十年以上的花雕。”

    谁料赵权刚说完,却见之前去喂马的小厮急匆匆从外面跑回来,喊道:“我珍藏了一年都没舍得喝的花雕酒啊!......”

    随后气愤的对老板娘道:“你是从哪给我翻出来的?”

    老板娘翻了个白眼,没有好气道:“给你喝,还不如卖出去换点钱,自从入了秋,这客人是越来越少,咱们店都要入不敷出啦!”

    席玉龙没想到因为一坛酒还会出这等意外,笑着道:“既是这兄弟的酒,那我们便不横刀夺爱了.....”

    话音未落,赵权却出声道:“钱照给。”

    随后又翻出一只酒杯,对那小厮道:“一起喝?”

    那小厮倒也面皮厚实,听到赵权的提议,却是也不推诿,直接于众人面前坐了下来。

    老板娘似也管不了他,眼看如此,只是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这小厮够机灵,见识也不少,与众人相谈倒也愉快。

    外面天色渐晚,老板娘已为几人开好了房间。

    正在这时,忽然只见夜色之中,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此人穿着灰色布衣,身材有些佝偻,看起来年岁不小,面上许多褶子堆叠在一起。

    径直走进了客栈之内。

    小厮眼中闪过惊讶,没想到今日接连来了两拨陌生客人。

    带着有些微醺的酒气,连忙迎上去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那人眼皮微抬,看了他一眼,声音如乌鸦一般嘶哑:“我找人。”

    小厮疑惑道:“找人?你找谁啊?”

    那人淡淡道:“席玉龙。”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