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八十八章:左冷禅的怀疑

第八十八章:左冷禅的怀疑

 热门推荐:
    第八十八章:左冷禅的怀疑

    听完少年的话,唐鲨眼中陷入沉思。

    沉闷的气氛,让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少年此时已心中有些反悔,暗道挣快钱果真不会有看上去那么容易。

    良久,唐鲨才幽幽道:“今天的事情,不能流传出去。”

    少年连忙道:“唐爷您放心.....”

    话还未说完,怡俏和依雪,却满眼惊骇的对视了一眼。

    随后齐齐跪伏在地上,痛哭流涕道:“唐爷求您饶了奴家一命,奴家保证不会......”

    她们两个不愧是醉烟阁内见多识广的红牌,反应倒也快速。

    听出了唐鲨话里的杀机。

    唐鲨说的乃是‘不能流传出去’,而不是‘不要流传出去’。

    一字之差,有时候便是生与死的距离。

    两人话未说完,被只觉一只手掐住了自己的脖颈,将自己从地上提了起来。

    两人拼命拍打,可那双手却好似铁钳一般,纹丝不动。

    喀吧!

    颈骨断裂的声音传来,两具瘫软的尸体,缓缓倒在地上。

    少年此时已经傻眼了。

    他没想到,方才还好心叮嘱自己的怡俏,转眼间便成了一具没有呼吸的尸体。

    更没想到,唐鲨出手如此干脆利落,竟是要将他们灭口!

    少年知道下一个就是自己,可他双腿早已瘫软,根本站都站不起来。

    有心求饶,却喉咙发干,一个字也说不出。

    满心只有无尽的悔恨。

    随后被走来的唐鲨一脚踢碎了咽喉,血喷三尺而亡。

    将三人统统杀死,唐鲨眼中冷芒闪烁。

    惊世会的人都知道他面皮厚,可能在江湖上混这么久还没死掉,可不只是单单面皮厚这么简单的。

    他的心也很黑。

    眼中思索了一番,随后一拳将雅间的门户轰碎。

    剧烈的响声,在醉烟阁中咋起。

    情妈妈一路小跑,连鞋子都跑丢了一只,第一个赶了过来。

    因为她知道,声音传出的地方,乃是唐鲨常年包下的一个雅间。

    关于惊世会的事情,那就是最大的事情,更何况唐鲨现在名义上也还算是惊世会的高层。

    情妈妈少有的出现惊慌失措的神情,赶到雅间之前,连声喊道:“怎么了怎么了?....”

    随后看到走出雅间的唐鲨,连忙上前道:“唐爷,您没事吧.....”

    啪!

    话音未落,却只见唐鲨猛然挥手便是一个耳光。

    情妈妈尽显成熟女人韵味的柔媚脸蛋上,立刻出现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怎么了?你自己进去看看!”

    情妈妈被打了一耳光,恍惚了两秒钟才回过神来。

    强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走进雅间之中。

    “啊!!!”

    只听一道尖叫声传出。

    情妈妈狼狈的从雅间内跑出来,看到还站在门口的唐鲨。

    满眼泪水道:“怡俏和依雪....怎么会...”

    唐鲨怒哼一声:“整个潜山城的人都知道,怡俏和依雪两人,是我唐鲨包下的!”

    说着,似乎十分愤怒一般,扬手指着雅间内,咆哮道:“可是这两个贱女人!竟然趁我不在的时候,接待其他男人!而且还是那种货色!”

    情妈妈急忙连连鞠躬,哭诉道:“唐爷,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从来都没让他们去接待过其他人的.....”

    唐鲨似乎平息了一些怒火。

    凝视着情妈妈,最终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这件事,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随后拂袖而去。

    半天时间,仅仅半天时间发生在醉烟阁内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潜山城。

    虽没有人胆敢大声说出来,但私底下,却都在议论这件事。

    而唐鲨作为惊世会堂主,又包下了怡俏和依雪两人,那么她们为什么还要去找其他男人,成为了所有人讨论的焦点。

    最后甚至有不少人坚信,是唐鲨自己不行,所以被包下来不能接待其他客人的怡俏与依雪两人,耐不住寂寞才会如此。

    最终,这个解释越传越广,甚至得到大多数人的承认。

    对于这些风言风语,唐鲨自然都有听闻。

    不过他却并未去管。

    早在他作出选择的时候,便预料到了会是这样。

    更何况以他的面皮来讲,这点风言风语,还穿不透。

    甚至他还乐得如此,因为谣言传的越多,时间越久,假的也会成了真的。

    而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于此同时,惊世会中归海一刀径直向外走去。

    忽然只听一道声音喊住他:“归海堂主,看你如此匆忙,是要去做什么?”

    归海一刀闻言,转头看过去,只见不远处左冷禅走了过来。

    归海一刀冷然道:“唐鲨公然击杀帮派产业内人员,已是违反了帮规,我作为执法堂主,理应将他抓捕。”

    醉烟阁乃是惊世会下的产业,更是潜山城最大的青楼。

    怡俏和依雪作为醉烟阁内的红牌,理应是受到惊世会保护的。

    只不过击杀她们的是唐鲨,又事出有因,一般人不会为了两个青楼女子,而去小题大做。

    即便闹到赵权那边,对唐鲨的惩罚也不会太大,反而会平白得罪了他。

    但归海一刀不同,既然赵权将帮内执法的权力交给他,他便要做到铁面无私,将帮内的规矩维护好。

    对于这一点,左冷禅也是赞同的。

    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

    不过左冷禅仍旧对归海一刀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归海堂主能够成全。”

    归海一刀道:“什么事?”

    左冷禅摩挲着下巴,道:“我想请归海堂主,暂时不要动唐鲨。”

    归海一刀正过身去,面对左冷禅,冷然道:“为什么。”

    左冷禅笑了笑,道:“我这段时间,已几乎全面掌握了整个帮派内的大小事物运作,并且对每一个中层和高层都做了细致了解调查。”

    “而唐鲨这件事,有点奇怪。尤其是在这个时期作出这种事情,不符合他的性格。”

    “所以我想说,这件事,怕是有蹊跷。”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