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一一一章:混入

第一一一章:混入

 热门推荐:
    第一一一章:混入

    赵权微微挑眉道:“哦?不知是什么大事,能让你黑水教深夜约见五山十八洞的人,嘿,这我倒是要见识一下。”

    老板娘诧异的看了赵权一眼,她没想到赵权竟然是说真的。

    在他看来,这件事本与赵权毫无干系,若赵权知难而退,在房内住上一夜,第二天便如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各走各的路即可。

    可赵权却偏偏要插上一脚今晚之事,让她有些难办。

    对赵权道:“你当真要见识一下?”

    赵权点了点头。

    老板娘道:“那好,不过老娘我事先警告你,这里不是北地,不要给我搞事哦。”

    赵权微微一笑,道:“没问题。”

    老板娘道:“今晚子时,来大堂即可。”

    ............

    回到房间之后,赵权发现尸体已经不见了,地上迸溅的碎砖块和泥土,也都打扫干净了。

    墙壁也简单的修补了一番,不过仍然可以看出之前破碎的样子。

    赵权也没在意,转头对叶孤城道:“看来今晚的事情对黑水教很重要,子时以后,我去大堂看看情况,顺便牵制着那老板娘的注意力。”

    “你就负责将黎笙给找出来,咱们不能将他的性命放在黑水教的手中。”

    毕竟黑水教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尤其是看到他们竟然和五山十八洞的人秘密见面之后。

    五山十八洞在岐地臭名昭著,与岐山派乃是死对头。

    岐山派作为正道门派,经常会肃清一些为非作歹的匪寇。

    慢慢的,便形成了正道和绿林之间的对抗。

    正道自然是岐山派为首的一众门派势力。

    只不过主要力量只有岐山派罢了。

    而绿林这边,经过不断的淘汰和重组,最终剩下了这二十三个最强的势力。

    号称五山十八洞。

    只不过这群匪寇,各个都是亡命之徒,虽号称五山十八洞,却彼此之间也多有龌龊,并非真心联合。

    仍旧是被岐山派压的抬不起头来。

    吩咐好叶孤城之后,赵权便在房间内休息起来。

    期间,赵权察觉到外面有声响传出。

    马蹄声、马车轮子声、交谈声、大笑声......

    微微眯眼,看来五山十八洞的人,已经开始到来了。

    时间渐渐过去,很快来到子时。

    赵权起身,走出了房间。

    此时后院和马厩当中,已是多出了许多的马匹和马车。

    远远的,还能看到驿站内的灯火闪烁,有着许多人影走动。

    赵权没有从前门进入,而是从院子内的后门,进入了驿站的大堂。

    此时大堂已经摆放好了桌椅板凳,还有酒水等等一应不少。

    只是让赵权有些疑惑的是,这些座椅板凳的布局,似乎是以围绕大堂中央而摆放的。

    而大堂中央,则留出了一块空地,不知道是要做些什么。

    此时大堂内,已经汇聚了不少人。

    有的穿着棉衣、有的绫罗绸缎、有的各种皮草、有的甚至还敞胸露怀。

    有的书生打扮、有的肥头大耳、有的英俊小生、有的甚至拄着根拐杖。

    当真是各式各样,五花八门。

    奇奇怪怪,让人眼花缭乱。

    赵权混入其中,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虽然他身材魁梧,相貌英武,背后还披着一件暗红披风。

    可与在场中人相比,打扮却并不算特别。

    五山十八洞,势力混杂,本就是一群匪寇汇聚一起,更是毫无纪律。

    相互之间也并非全都相识。

    只要没人来盘底,赵权完全可以暂时冒充他们的一员。

    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桌子,赵权端着壶酒正在自斟自饮。

    现在看情况,老板娘还没出现,应该要等一会儿。

    谁料,老板娘还未出现,却只见一名身穿大氅的年轻人,走到了赵权身前。

    笑道:“兄台自斟自饮,太过寂寞,不若同饮如何?”

    说着,也不给赵权拒绝的时间,竟十分自来熟的坐在了赵权身侧。

    随后对赵权道:“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赵权淡淡道:“赵权。”

    那人听罢,则对赵权拱手道:“在下延门山孔纶。”

    对于赵权未自报家门,孔纶也并不在意。

    斟满酒水之后,似是无意般,闲聊道:“赵兄,不知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赵权一挑眉毛,心中暗道:“我都不知道究竟什么事,还能怎么看?当然是用眼睛看。”

    嘴上却说道:“没什么看法。”

    孔纶却笑道:“哈哈,我观赵兄也非那些草包角色,被人当枪使还争先恐后,想必心中自有算计了吧。”

    赵权心中好奇,眼底精芒闪露,却装作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对孔纶道:“此言怎讲。”

    孔纶笑着指了指赵权,喝下一杯酒。

    砸吧砸吧嘴,道:“这黑水教是真的黑,用来招待咱们的酒里都掺水,真是穷疯了。”

    随后对赵权道:“这群面厚心黑的家伙,真该改名叫黑心教,他们召集咱们今日到此的目的,不就是想让咱们当排头兵,去跟岐山派拼个你死我活嘛!”

    赵权仍旧喝着酒,面无表情。

    心中却泛起波浪。

    这里边,果然还是有岐山派的事情。

    于是道:“咱们不一直都与岐山派不死不休吗。”

    孔纶摆手道:“这次可不一样,咱们自己打归自己打,可让人家利用着去打,心里总归是别扭的,你说对吧兄弟。”

    赵权不动声色道:“如何个利用法?”

    孔纶道:“这还用想,你看今天为什么五山十八洞的人全都到齐,不就是为了黑水教手里的那个人嘛,只要谁能抢到她,自然能让岐山派投鼠忌器,从而在争斗中占据上风!”

    赵权有些诧异,没想到黑水教与五山十八洞的人秘密见面,竟然是为了这件事情。

    能让五山十八洞的人争抢,又能让岐山派投鼠忌器,那么此人难道是.......

    赵权想到一个很不好的可能性。

    转过头去,刚想对孔纶询问,却忽然只听老板娘的声音传出。

    “各位五山十八洞的兄弟们!深夜做客小店,我沈妙儿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只见老板娘沈妙儿站在大堂中央的空地上,对周围施礼,婀娜身段尽显无疑。

    驿站大堂分为上下两层,此时赵权就与孔纶坐在第二层的一个角落里。

    看着下方站在大堂中央空地上的沈妙儿,忽然有一种看演唱会的感觉。

    微微皱眉,打散了这种奇怪想法。

    目光再度投下去,却正巧与沈妙儿对视。

    毕竟在场中唯有赵权不是五山十八洞的人,沈妙儿自然不会放心他。

    即便赵权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还是被沈妙儿给盯上了。

    很快,沈妙儿便收回目光,接着道:“话不多讲,诸位也都是爽快人,咱们就直接开始了!”

    说着,一拍巴掌。

    只见六子抬着一口大箱子,走到了沈妙儿身边。

    将箱子扔在地上。

    沈妙儿笑道:“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等不及了吧,现在我宣布......”

    话未说完,却忽然被一道嘶哑的声音所打断。

    “等等!”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