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一三一章:骨灰

第一三一章:骨灰

 热门推荐:
    临江城,悦来客栈。

    经过两天的修整,众人都已算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就连黎飞沉,也从昏迷之中醒转了过来。

    听闻黎笙对他讲述的所有事情之后,也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手脚筋被挑断,丹田之中更是没有一点功力。

    此时的他已完全沦为了一个废人。

    这几日,黎笙已经找大夫为他将手脚筋接了回去。

    黎飞沉到底也是曾经的先天高手,虽失去了所有功力,但体魄也比寻常人强得多。

    若是寻常人,这么久时间只怕手脚筋都难以再接上。

    即便接上,往后也很难像正常人那样行动自如。

    但黎飞沉却恢复力惊人,只要再静养一段时间,手脚便可恢复正常使用。

    虽日常生活无虞,可若是再想动手,却是很难了。

    临江城靠近临江山脉,来往于傲来府与上江府的人,大多都要从这里经过。

    所以整座城池显得十分繁华,而这种繁华的背后,还有因为流动人口太多,而不可避免的乱象。

    不过这种乱,有时却也是一种很有用的掩护。

    焚天圣殿定然还没有放弃寻找黎笙两人,可此时因为黎飞沉的缘故,他们却是无法继续前往上江府。

    赵权在与黎笙商议之后,黎笙决定等黎飞沉伤势好转之后,再继续前往上江府。

    赵权尊重他的选择,于是在临近城内,为黎笙寻了一处偏僻的房产。

    将其买下之后,让乔装打扮过的黎笙与黎飞沉入住其内。

    顺带着,还有满怀歉意与复杂情感的焦和熙也住了进去。

    用她的话讲,便是黎飞沉之所以成了现在这样,都是她父亲焦修远所害。

    为了给父亲赎罪,她愿意陪着黎笙一起,照顾黎飞沉。

    但赵权却看得出来,这女人嘴上说什么赎罪,其实不过是馋黎笙的身子罢了。

    在搞定这一切之后,赵权正式与黎笙提出告别。

    毕竟这一次的目标,已经完成,黎飞沉也被救了出来。

    赵权继续呆在这里,也不过是当黎笙与焦和熙之间的电灯泡。

    实在没什么意思。

    黎笙自然是千般不舍,两人与庭院之中,月辉之下,畅饮一番。

    将马车上剩下的醉里仙,全部饮尽。

    赵权问及黎笙以后的打算。

    黎笙举头看了看皎洁的月光,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酒杯。

    这一刻的他,竟然颇有些沧桑之感,道:“我打算等父亲伤势恢复之后,便离开傲来府。”

    “在上江府内找一个地方,隐姓埋名,开一家小酒馆,继承我父亲的酿酒之道。”

    赵权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淡淡的提醒了一句:“武功别落下。”

    黎笙知道赵权的意思,毕竟人生总会出其不意给你一榔头,谁也不知道意外会不会在下一刻发生。

    为了确保到时还能有自保之力,武功自然是不能落下的。

    两人畅谈到深夜。

    第二天,赵权便带着叶孤城离去。

    仍旧是驾驭着那辆奢华的马车,只是此时车厢内只剩下了赵权一人。

    温暖舒适的车厢内,赵权却盘膝而坐,正在调息运气。

    这种无事可做的碎片时间,用来练练功再合适不过。

    赵权的内功境界,已经停滞了一段时间了。

    从后天巅峰跨越到先天境界,绝非容易之事。

    毕竟后天与先天之间,天然存在着一道巨大的屏障。

    不过好在赵权已将《混元一炁》最艰难的阶段,用取巧的方式度过去了。

    三元流转,只要能够混合成功,便可将体内真气化为混元一炁。

    晋升先天便是水到渠成。

    现在赵权晋升后天巅峰已有一段时间,三元之间磨合的已算不错。

    但距离真正混合,却还差一段距离。

    赵权不急,从此处返回北地潜山城,还需要一段时间。

    正好可以用这段时间来尝试一下。

    不过在此之前.......

    马车出了临江城之后,并未径直向北方而去。

    反而向着临江山脉进发。

    马车内的赵权眼眸闪烁寒芒,没有人可以阴了他之后,还好好的活在世上。

    之前因为有黎笙和焦和熙,他不好出手。

    现在告别了黎笙,正好去一趟陷空谷,将后患解决掉。

    现如今自己与叶孤城都已经恢复到了巅峰时期,不管焦修远有没有搞定那白色蛊虫,若他还没跑,那就死定了。

    更重要的是,那日潜入庄园内,见到的名为莫无情的女人。

    她的虚弱和苍老,不是装出来的,可就是给赵权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这个人,赵权必须要杀了她。

    走过一次的山路,自然便轻车熟路了。

    两人施展轻功翻山越岭,来到了陷空谷外。

    可远远的,却感受到一丝不对劲的气息。

    连忙上前进入庄园之内,只见庄园内一片萧索。

    一个人影也没有。

    地上的落叶和灰尘,看起来也有日子没人打扫了。

    赵权摩挲着下巴:“难道这货跑路了?”

    于是带着叶孤城,径直向着最深处的别院走出。

    来到别院内,推门而入,只见其内陈设如故。

    唯独不见了床铺上那满头银丝的莫无情。

    “看样子真的已经跑路了啊。”

    刚想离开,却忽然发现一点不对。

    只见在距离床铺不远处,有一堆灰烬。

    堆叠在一起,显得十分诡异。

    赵权记得他上次来此的时候,可是没有的。

    上前查看了一番,赵权脸色有些紧绷。

    叶孤城也跟着眼眸微眯:“是人的骨灰。”

    赵权点了点头。

    事情隐隐透露着不对劲。

    赵权转身离开屋子,与叶孤城分开搜寻了整个庄园。

    结果得出的结论是,所有人都消失了。

    或者说,所有人都化为了一堆骨灰。

    包括那些下人和侍女,以及焦修远和焦经纶。

    整个庄园,此时没有一个活人,甚至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赵权与叶孤城站在庄园大门前,回头看去,目光深邃。

    “你对此有何看法?”

    叶孤城淡淡道:“那个女人,有问题。”

    赵权轻挑眉毛,道:“哦?”

    叶孤城道:“骨灰大多都是在房间内发现的,说明当时是在晚上,所有人都在房间内休息。”

    “可唯独焦修远的房间内,什么也没有。”

    赵权点了点头,接着道:“不错,而莫无情的房间当中,那堆骨灰却并未在床上,而是在床前不远处。”

    “我见过那个女人一面,她的虚弱不是装出来的,她绝对办不到走下床去那么远距离。”

    “这堆骨灰很可能便是焦修远的,而莫无情却不见了踪影。”

    叶孤城道:“所以,这庄园内的一切,很有可能便都是出自那个女人之手。”

    赵权叹了一口道:“目前看来,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只不过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呢.......”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