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一七七章:策马急,风雷起!

第一七七章:策马急,风雷起!

 热门推荐:
    赵权的天下武阁,对这些心腹手下都是开放的,之前也言明了若是要晋升先天,便可去观看学习那门强化先天罡气的武学《罡流气牛》。

    听闻赵权的问话,两人收敛了护体罡气,鹿杖客面色微微有些尴尬道:“启禀帮主,我们都看了。”

    赵权眉头一挑:“哦?凝练出罡流了吗?”

    鹿杖客面上尴尬之色更盛:“那武功需要凝练七七四十九次,多一次少一次都不行,还必须一气呵成,甚至需要将罡气塑造成‘牛’的样式,我们师兄弟二人......”

    鹤笔翁接嘴道:“没成功。”

    赵权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既然已入了先天,便跟我们同去吧。”

    随后暗红披风甩动,人便率先走出议事大厅。

    .........

    策马急,风雷起!

    快马轻裘卷烟尘,一路向南急驰而去。

    刚刚经历过统治阶层更换的开北城,再起变故。

    当赵权一行人到达的时候,远远甚至看不到一个人。

    偌大城池,尽显萧索。

    忽然,只听一片脚步之声。

    赵权等人锐利的眼眸投向声音来源。

    却只见两名相貌几乎一模一样的汉子,带着一批人马快速奔来。

    来到赵权身前,单膝跪地,喊道:“帮主!”

    来者原来是惊世会中的后起之秀,路清路远两兄弟。

    此两人相貌相似,武学资质也是相似,均有不错根骨。

    在惊世会诸多弟子之中,能够脱颖而出,已算不易。

    赵权沉声道:“现在什么情况?”

    路清乃是哥哥,留着两撇胡子,而路远则没有胡子。

    此时路清上前道:“近日前,突然有一名自称丁七的人,闯入分舵之中,连杀四十八人,最后更是将左堂主打成重伤!”

    赵权道:“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路清道:“那人只是制住了左堂主,对我们却不管不问,而我们若想救人,他便直接出手将人击杀。”

    路远道:“更扬言让您亲自见他,我们看他实力太强,便带着人马躲在城中等待帮主您!”

    赵权缓缓点了点头。

    道:“左冷禅伤势如何?”

    他现在越加肯定丁七找他,定然有事。

    因为放任这些弟子不管,便是要让他们将消息传回潜山城总舵。

    路清道:“左堂主被那人一掌重伤,不过看起来并不危及性命。”

    路远道:“帮主,咱们现在去救左堂主吗!”

    赵权沉声道:“走!我倒要看看,丁七这老匹夫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

    一拉缰绳,骏马顿时发出一声嘶鸣。

    路清路远相视一眼,均在对方眼中看到兴奋。

    因为他们觉得,现在赵权已到,定然可以将那来犯之人斩杀,救出重伤的左冷禅。

    立刻抱拳道:“帮主,我等为您前方带路!”

    言罢,便直接当先施展轻功而去。

    其余弟子则分散在街道两旁,赵权等人策马跟在路清路远两兄弟身后,那些弟子则跟在赵权等人之后。

    一路向着开北城分舵而去。

    一路经过,原本听到动静打开窗缝看外面情况的百姓,立刻将窗户关闭,甚至将门窗全部封死。

    带着一家老小躲在家中,他们知道,今日城中不管发生什么,都坚决不能轻易出去。

    一路行至分舵门前,赵权勒住缰绳,跨步下马。

    叶孤城与归海一刀紧随其后,玄冥二老带着路清路远在跟在后面。

    剩余弟子列成两队,包围在大门附近。

    赵权沉声道:“丁七,听说你要见我,现在我来了!”

    话音刚落,只听——轰!

    一声巨响,便见朱红色的分舵大门应声而碎,无数碎片如暗器一般向着众人激射而来。

    赵权并未动手,身后叶孤城抽剑而出,漫天飞舞的大门碎片,竟被他一人一剑,尽数格挡。

    没有一片漏网之鱼。

    门内传出丁七那嘶哑的嗓音:“好剑法!”

    随后缓步走了出来。

    丁七仍旧穿着一身灰色布衣,面容阴鹫,一双锐利的眼神扫过赵权,最后定格在叶孤城身上。

    缓缓开口道:“天外飞仙,惊才绝艳,想必你便是叶孤城了吧。”

    叶孤城持剑傲然而立:“正是。”

    丁七道:“我儿子,是不是你杀的?”

    丁七倒也直接,没有多余废话。

    不过越是如此,赵权却越觉得,丁七如此大费周章,绝不只是单单想问上这么一句而已。

    叶孤城淡淡道:“不是。”

    丁七嘶哑的嗓音嘿嘿一笑,道:“我查过,你并非傲来府人士,你是谁?又为什么投身这小子手下?”

    叶孤城道:“似乎这与你并无干系。”

    丁七道:“你的来历,很可疑。”

    叶孤城道:“我自幼随师在山中练剑,剑成下山,与帮主一见如故,遂入其帮中,共谋大事,有何不妥?”

    丁七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并未答话。

    却也不知是相信了叶孤城的说辞,还是根本未信。

    赵权沉声道:“放人。”

    随即全身肌肉紧绷,随时准备出手。

    却没想到,丁七竟无所谓道:“人就在里面,不过伤的有些重,你们自己去看吧。”

    赵权微微皱眉。

    路清路远两兄弟十分有眼色的径直向里跑去,他们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既然丁七并无意阻拦他们救治左冷禅,此时自然是要先寻到左冷禅再说。

    而赵权却并未动身,依旧紧盯着丁七,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只见丁七抿了抿嘴唇,继续对叶孤城道:“你刚刚的剑法,跟当日落霞坡出现的那名剑客的剑法,很像。”

    叶孤城却丝毫不惧,面色淡然道:“快、准、狠,世间剑法,大抵如此。”

    沉默,半晌。

    丁七开口,嗓音依旧嘶哑:“算了,说这些也没有意义。”

    赵权眯着眼睛,道:“那不如说些有意义的,比如,阁下无端将我帮中堂主打成重伤,还出手杀我分舵弟子四十八人,这笔账,咱们可要算一算。”

    丁七咧嘴一笑,道:“你想怎么算?”

    赵权道:“留不下你的命,也总得留下点其它物件儿。”

    丁七眯着眼睛,凝视赵权良久,随后道:“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绝非普通之人。”

    “如今已是第二次见面,你便已成了这北地有名有姓的大帮会之主,更将神牛帮也剿灭了。”

    丁七说的很快,可说到此处的时候,话锋却忽然一转。

    语速也放慢了许多:“只可惜......这十二连城,我血云派要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