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一八一章:丁七之死

第一八一章:丁七之死

 热门推荐:
    眼看丁七一只手已然被废,七海龙王自然也知道乘胜追击的道理。

    当即施展龙游身法,强壮身躯撞开空气,猛然向着丁七扑去。

    丁七全身紧绷,死死盯住七海龙王的身影,左手屈指成爪,随时准备应对龙王的攻势。

    只见七海龙王一拳毫无花哨的击出,带给丁七强烈的压迫力。

    丁七也不甘示弱,他原本以为今日之事早已十拿九稳,不管赵权面对他的刁难如何抉择,也都只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

    却不想这壮汉忽然杀出,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所使拳法虽非神功绝学,却也是一流武学,刚强霸道,在其手中施展而出,更是造成无与伦比的强大压迫力。

    丁七已在七海龙王手下吃了大亏,此时不敢硬拼。

    双臂一伸,整个身形竟自原地转动。

    罡气形成旋风,而丁七的身形也已一跃而起。

    此一招,乃是苍龙神爪之飞龙盘旋,乃是一招泄力与闪避并存的招式。

    然而,七海龙王强势霸道的一拳来到眼前,丁七却忽然察觉到不对劲!

    他已施展出浑身解数,打算将七海龙王这一拳强横力道卸掉,再做打算。

    却没想到这一拳并没有爆发出他想象之中的威力,似乎仅仅只是虚晃一枪。

    心头危机感上升,警铃大作!

    丁七只觉得上方传来极致的压迫之力,好似一座巨山从天空掉落,正要将他镇压其下。

    抬头望去,只见七海龙王高壮魁梧的身形,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的上方,此时竟正一拳由上而下猛轰过来。

    这一招,正是龙霸拳之龙影纵横!

    先是虚晃一招,真正的杀招从天而降,力压而下,令敌人大意的时候被真正的杀招镇压。

    丁七这招飞龙盘旋可泄四周涌来的力道,再以上升来作为闪避。

    可此时七海龙王却从上压下,实在是正中了他的软肋之处。

    情急之下,丁七也不顾手指折断之痛,双手成爪硬拼接下了这一拳。

    咔擦!

    嘭!

    接连两声响动,便见丁七佝偻的身形跪伏在地上,以其身为中心,向外两丈之内,地面均向下陷落一寸有余。

    石板下的土壤早已裸露出来,此时更是一阵翻滚,好似有一头地龙在里面翻身一般。

    丁七两条臂膀变的绵软无力,垂在身侧,无法支撑身躯,经受不住压迫的他只能跪倒在地。

    头颅碰在地面上,鲜血覆盖了半张面容。

    赵权方才看得仔细,情急之下丁七以双爪硬接七海龙王一拳。

    此时右手指骨伤上加伤,早已粉碎性骨折,两条小臂骨也已是布满裂痕,无法再用力。

    此时的丁七,可谓实力已经折损大半,今日必死无疑。

    七海龙王正欲上前一举了结丁七性命,却只听不远处传来赵权的声音。

    “等等。”

    七海龙王止住步伐,转头看过去,拱手道:“帮主!”

    赵权缓缓颔首,道:“辛苦你了,龙王。”

    七海龙王沉声道:“能为帮主效力,是龙王的荣幸!”

    赵权道:“这里你不需要管了,去帮一刀和叶孤城,务必将那两名护法生擒活捉。”

    七海龙王领命之后,看也不再看丁七一眼,立刻施展轻功向着不远处的战团奔袭而去。

    另一边,丁七身躯微颤,随后缓缓站起身来,却仍旧有些踉跄。

    阴鹫苍老的面容上,此时已被泥土和血水遮盖半边,显得格外狼狈。

    “啐!”

    随口吐出进入嘴中的染血泥污,丁七阴冷的目光死死盯着赵权。

    却猛然哈哈大笑起来,对赵权狂吼道:“今日老夫认栽,但你也别想好过!你若杀我,血云派定会将你惊世会上下所有人全部杀光,来为老夫陪葬!”

    赵权道:“血云派为什么一定要取十二连城?”

    丁七嘿嘿冷笑一声,道:“你想知道?”

    赵权目光深沉的看着他,并未说话。

    丁七道:“你若跪在我面前,磕上三个响头,我便告诉你如何?哈哈哈哈哈!!”

    丁七发出一阵猖狂笑声,却牵动了体内伤势,面色猛然一变,一口鲜血便从嘴里涌出。

    赵权知道从丁七嘴里,只怕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他刚刚也只是不甘心,想要尝试一下,没想到果然如此。

    当即也不再废话,赵权脚步一点,魁梧身形便猛然窜出。

    “今日,我便报了当初那一爪之仇,丁七,死来!”

    排云掌法之翻云覆雨使出,顿时无穷掌势汹涌袭来。

    丁七牙关紧咬,丝丝血迹仍旧抑制不住的从嘴角流出,但他却也绝非是坐以待毙的性格。

    竟是施展轻功,尽力闪避赵权的掌势,同时出腿来招架赵权的进攻。

    可惜,丁七并不擅长腿法,此时赵权排云掌法使出,连消带打,刚猛的掌势不断从各个方向拍向丁七。

    丁七虽身受重伤,双臂被废,但功力深厚,一时之间赵权竟也奈何不得他。

    于是招式一变,掌化为拳,丝丝缕缕霜气弥散开来。

    右拳霜寒抱月,左拳霜雪纷飞。

    丁七只觉得无尽霜气扑面而来,本便受创的伤势,被霜气一冻,此时更加散发出刻骨的痛楚。

    关节也被冻的微微有些迟缓。

    两人交手十余招,赵权抓住一丝机会,直接双拳齐出,便是一招霜痕累累。

    至寒之霜拳疯狂攻向敌人,中者必定伤痕累累。

    丁七再也招架不住,被至寒拳头尽数轰击在身上。

    嘭!

    嘭!

    嘭!

    ........

    一连串打击过后,丁七已形同烂泥。

    整个人瘫倒在地面上,苟延残喘,却并未就此死去。

    赵权眼神向下看着他,冷声道:“你毁我披风,我取你性命,这很公平。”

    丁七只是咧嘴在笑,黏稠的血液却不断从口中涌出。

    赵权看到他的表情,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在丁七看来,即便自己今日身死,来日血云派也定然会铲平惊世会,杀光所有人来为他报仇。

    可赵权看在眼中,却感到颇为不爽。

    突然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赵权抬脚踩在他的头颅上。

    低声道:“对了,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儿子丁崇,就是我杀的。”

    丁七,笑不出来了。

    一秒后,丁七猛然爆发出一阵怒吼,体内竟再次涌现出一股力量。

    便想挣扎而起,找赵权报杀子之仇。

    可赵权哪会再给他机会?直接十龙十象的力道用出。

    只听一声——嘭!

    丁七的头颅被整个踩爆,一片红白色彩印在这疮痍大地上。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