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一九四章:收服孔纶

第一九四章:收服孔纶

 热门推荐:
    回到客栈之内,白如玉已经确认老板娘身上并无大碍。

    只是被打晕过去了而已。

    对赵权道“这次当真要感谢赵兄你了,若不然老板娘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难辞其咎。”

    赵权笑道“白兄这是哪里话,既然事情已完美解决,你还是快送老板娘去休息吧。”

    白如玉点头道“好。”

    随后抱起老板娘,将她送回自己的卧室。

    而赵权则与玄冥二老等人返回了房间之中。

    半个时辰后,只见一道人影翻身进入赵权房间。

    而赵权此时则正盘膝坐在床上。

    看也不看来人,直接开口道“审的怎么样?”

    来人正是归海一刀,只见他沉声道“此人经受过专业训练,即便是叶孤城也没办法撬开他的嘴。”

    赵权眉毛一挑,心中却想到这也算正常。

    孔纶怎么说也是朱雀部出身,又经受过严苛训练,其意志力比当初那两个血云派护法要强多了。

    一般的酷刑,只怕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摩挲着下巴,赵权眼中泛着一道寒芒“既然如此,看来只有我亲自去会会他了。”

    言罢,便跟着归海一刀一起施展轻功,悄悄出了客栈。

    向着镇外而去。

    一座废弃民居之内,赵权再次见到了孔纶。

    此时的他,身上沾染不少血迹,狼狈不堪,哪还有当初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番轻松模样。

    叶孤城就守在他身边,只不过看样子也并没有什么收获。

    眼看赵权出现,孔纶冷笑一声,嘴中不受控制的流淌出一行血液。

    却还是对赵权道“赵权,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赵权没有急于审讯他,而是坐在一张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孔纶。

    道“我当然知道。”

    孔纶摇头道“不,你不知道。”

    “血云派已是你所惹不起的存在,而我身后的势力,即便是血云派也绝不敢招惹。”

    “我说过,你不该插手我跟白如玉之间的事情。”

    赵权哈哈一笑,道“怎么?身陷囹圄时终于不说自己是延门山的了?这是要自爆身份想要保住一命吗?”

    “这么看来,你也并不是很合格啊,朱雀部高级暗探。”

    孔纶瞳孔骤缩,惊骇的看向赵权,道“你怎么”

    话音未落,忽然想通其中骨节,语气之中充满恨意道“是白如玉!是他告诉你的对不对!这家伙竟如此随意便向别人披露组织内的情报!”

    赵权道“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你就不要管了。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星宿宫下一步打算怎么做?针对血云派和岐山派会作出如何应对?”

    孔纶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是白如玉那个家伙?拿出你的手段吧,我是不会背叛组织的。”

    赵权‘啧啧’两声,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其实赵权也不会什么刑讯手段,更何况对于孔纶这种专业暗探来讲,一般上的折磨,已经不足以让他就范。

    不过赵权却在来时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那就是利用黑天书,让孔纶成为他的劫奴。

    黑天书在开辟出三十一条隐脉之后,若没有人及时渡入真气,便会感受到体内穴位仿佛一个无底深渊。

    周身的气血均随神意所聚,自那穴下泻走,身子空虚奇痒,难以忍受。

    此等折磨,甚至比生死符那发作起来能令五脏六腑也陷入奇痒状态,更为恐怖。

    绝非常人所能忍受得住的。

    若是孔纶连这都不惧,那赵权可就当真没有什么办法了。

    孔纶只觉浑身升起一股冷意,心中警铃大作。

    可惜他已是砧板上的肉,任由赵权如何,而他却完全无法反抗。

    只见赵权欺身而上,双手点在孔纶身上穴道,顿时一股真炁钻入了他的体内。

    引导着他体内的真气,不断在体内流转,竟以这种强迫的方式,为他开辟出了体内的三十一条隐脉。

    孔纶也是心中大惊,他本以为赵权会施展什么惨无人道的恐怖折磨方式,以求从自己嘴中套取到朱雀部的情报。

    可没想到赵权竟好似在传授他一门武功,更为奇异的是,这门武功完全不走寻常路,竟然可从体内开辟出三十一条从未有人发现过的隐性经脉。

    渐渐的,他也察觉出这门武功的神异之处,心中更是不禁赞叹发明这门武功之人另辟蹊径的聪慧才智。

    可还不等他进一步探究这门武功神异之处,那体内大穴便好似化为一个无底深渊。

    孔纶只觉得周身气血全都沿着这穴道尽数泄走,转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空虚之感弥漫全身。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难忍奇痒。

    孔纶这时才知道,赵权真正的杀招,原来在此处等着他呢。

    眼看事成,赵权收手而立。

    嘴角噙着一丝淡笑,道“怎么样?滋味不好受吧?”

    孔纶全身抑制不住的发出颤抖,双拳紧握,对赵权恨声道“你你这是什么邪功!”

    赵权道“我这门武功,名为《黑天书》。”

    随后逐一向孔纶介绍了一下黑天书的‘有无四律’。

    只听得孔纶心中冰凉冰凉,因为他知道,若自己得不到赵权真炁灌输,那么自己就死定了。

    对他来讲,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活生生折磨至死!

    这种空虚奇痒的折磨,实在是挑战人类的承受极限。

    他只觉得自己每一秒都在崩溃的边缘。

    而若是松口,答应赵权为自己输送真炁,那可就不是背叛组织那么简单了。

    自己一生,乃至后辈都要遭受赵权的控制。

    成为赵权的劫奴!

    赵权只是冷笑着看向蜷缩成一团,在地上努力挣扎的孔纶。

    静静等待他的求饶。

    一炷香的时间。

    孔纶支撑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还是求饶了。

    赵权也不得不有些感慨,孔纶的意志力当真不弱。

    一炷香的时间虽短,但他面对的可是黑天劫,这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孔纶精神崩溃,大声求饶,赵权便立刻将真炁灌输进入了他的体内。

    助他开辟劫海。

    功成之后,赵权站立在一旁,看着趴在地上的孔纶。

    他此刻好似刚刚被救上岸边的溺水人员一样。

    贪婪的张开嘴巴,呼吸着新鲜空气。

    静静等他恢复。

    半晌,孔纶总算恢复了一些气力,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犹豫。

    但最终还是跪倒在地上,向赵权叩首道“参见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