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一九九章:人有千算,天只一算

第一九九章:人有千算,天只一算

 热门推荐:
    此时,赵权正身处别院廊道之前,阴影刚刚够覆盖在他身上。

    躺在一张舒适的躺椅上面,旁边摆放着一张精致的八角小木桌。

    桌上则摆放着一壶美酒。

    百里幻竹一边嘴巴不停歇的跟赵权诉说着这些时日的各种琐事,一边为赵权斟酒。

    赵权只是静静的听着,并不插话。

    等百里幻竹说的差不多了,赵权这才开口道“这段时间你就继续在别院里呆着,哪也不许去,若是察觉到有危险,便立刻自己躲起来。”

    百里幻竹听罢,先是不情愿的‘啊’了一声。

    随后道“我以为你来是要带我走呢!况且,在山上能有什么危险啊。”

    赵权将一杯酒饮尽,对她道“血云派将十二连城夺去,并且派人潜入了岐地,意欲对你们不利,所以我才连忙赶了过来。”

    “另外,在我来之前,还听闻前几日有人潜入上山,难道这些不是危险吗。”

    百里幻竹道“你说的是那个想劫狱的吧?他已经被二师兄当场打死了。”

    赵权道“总之,你要多加注意。”

    百里幻竹眼看赵权如此严肃认真,便也知道点头答道“哦,我知道了。”

    赵权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道;“那个被你们关押的女人现在身处何处?我想见一见她。”

    百里幻竹眼中忽然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警惕道“老赵,你想见她做什么?难不成你和她认识?”

    赵权冷笑一声,道“倒是有过一面之缘。”

    百里幻竹眼中警惕更盛,连忙开口道“我也不知道她在哪,你别问我。”

    赵权一愣,随即看向百里幻竹,忽然从她的表情之中看出她在想什么。

    不由得有些失笑。

    长时间跟男人打交道,差点忘记了女人的思维与男人是完全迥异的。

    百里幻竹从不是个具有心机之人,而这种人一旦有什么情绪,都会写在脸上。

    现在赵权就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个大大的醋字。

    想到莫无情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容貌,这小妮子想必是吃醋了。

    于是开口道“我与她之间,只有仇怨。”

    百里幻竹眨了眨眼睛,转过头来看向赵权,道“真的?”

    赵权点了点头,将之前在临江城和她与扈情分别之后的事情,说了出来。

    随后道“这些事,你不可告知别人,包括你父亲。”

    百里幻竹点了点头,道“没想到那个女人这么狠毒,杀了那么多人,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赵权道“我希望能够有一炷香时间,单独和她见面。”

    赵权便是打算故技重施,利用黑天书的特性,趁现在莫无情重伤,将其炼成自己的劫奴。

    对于黑天劫的折磨,赵权还是很有自信的,即便莫无情就是九子鬼母,也定然承受不住。

    到时候再向其逼问无极造化丹的藏匿地点,赶在血云派和星宿宫之前,将其取出炼化。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面对赵权的要求,百里幻竹有些无辜道“抱歉啊老赵,我刚刚说的是真的,我是真不知道她在哪。”

    赵权微微皱眉,心中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道“什么意思?”

    百里幻竹道“二师兄说之前那个人潜入进来应该是有两个目的,首先便是劫狱,将那女人救出去。”

    “若是不成功的话,他便牺牲自己,将携带的一颗疗伤丹药送到那女人的手里。”

    “可惜对于这一点,我们都没有发现,所以在昨晚,那女人就已经逃出去了。”

    “现在师父已经命大师兄二师兄他们,带人前去搜寻捉拿那个女人了。”

    赵权实在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变故。

    当真是人有千算,天只一算。

    原本的计划再次被打乱,赵权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只见别院门口再次出现一人。

    “赵兄弟,你这一来就把我们家小竹当丫鬟使啊?”

    赵权与百里幻竹双双转头看去,只见从别院门口,一名女子款款而来。

    正是席玉龙的妻子,上官萱。

    席玉龙被百里景龙命令,在铁橛峰滴水洞禁足思过。

    却并未将上官萱赶下山去,而是默认了她居住在首阳峰。

    当初走之前,赵权曾受席玉龙拜托,将一门《海纳功》传授给了上官萱。

    如今眼看她行走之间,步履平稳,呼吸有序,眼神光华内敛,显然内功已有所成了。

    百里幻竹被禁足的时间里,也就上官萱时常来陪伴她聊天。

    所以两女现在关系好的很,此时一见上官萱到来,百里幻竹顿时道“上官姐姐,你别瞎说啦,我才不是小丫鬟。”

    上官萱捂嘴笑道“好好好,姐姐不说你了。”

    而赵权也站起身来,拱手道“嫂嫂,许久不见。”

    上官萱眼含笑意道“的确是许久未见,转眼便已有半年时间了。”

    “我还当你是遗忘了小竹,也不见来看望她一下。”

    赵权还未说话,百里幻竹却率先为他抱不平道“姐姐此言差矣啊,老赵乃是一帮之主,事务繁多,再加上岐山距离北地路途遥远,他无法过来也在情理之中。”

    “况且这次血云派意欲不轨,老赵不就火速赶来了嘛。”

    上官萱失笑一声,伸出手指点在百里幻竹的额头上,道“你这丫头,我是在为你说话,结果你却和他站在一起。”

    百里幻竹嘿嘿一笑。

    赵权道“嫂嫂,席兄这段时间可好?”

    上官萱道“你席大哥已经适应了铁橛峰的环境,就是平日只有我陪伴他,太过无聊了一些。”

    赵权笑道“看来是缺人陪他喝酒吧。”

    百里幻竹在旁边道“哈哈,那必须的啊,前段时间师兄还有师叔他们都忙着对付那个五山十八洞,谁还有时间去理会他啊。”

    “也就是上官姐姐能时时陪陪他,要不然啊,他就只能可怜的一个人在山峰上喝风咯。”

    赵权道“有时间我定会去铁橛峰看望他,到时再陪他不醉不归!”

    上官萱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如果玉龙知道你来了的话,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这时,只听一道清朗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喝酒?那怎么能少得了我啊!”

    百里幻竹看过去,打招呼道“六师兄,你怎么来啦。”

    来者,正是岐山派的六弟子,扈情。

    扈情道“听闻赵兄前来,过来看看,顺便”

    说着,扈情有些玩味的看了赵权一眼。

    赵权眉毛微挑,道“什么事?”

    扈情道“师父他要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