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三九章:性情中人

第二三九章:性情中人

 热门推荐:
    

    察觉到有人进门,童钰转头看去,惊喜道“大哥哥,你来啦!”

    

    小孩子对于事情总是忘的很快,因为赵权救治戚惜霜,使得她早已将原本对赵权的微微恐惧感,抛诸了脑后。

    

    见赵权进门,连忙甜甜的打着招呼。

    

    赵权目光微微向下,看到童钰。

    

    此时的童钰已经换了一身衣物,小脸与头发也全都收拾的干干净净。

    

    看起来粉雕玉琢,十分可爱。

    

    赵权扯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那边戚惜霜却已从床铺下来,单膝跪倒在地上。

    

    可以看得出,她行动间还有些迟缓,显然身体仍旧较为虚弱。

    

    “感谢赵帮主救命之恩,戚惜霜言出必行,今后这条命便是赵帮主您的,当牛做马,任凭差使!”

    

    赵权没有答话,而是径直坐在房间内的椅子上。

    

    对她道“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戚惜霜眼看赵权并未拒绝,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对她来说,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哪怕当牛做马又何妨。

    

    但只要赵权不排斥,童钰就可以傍上惊世会这颗大树。

    

    如果是以前,惊世会对上海沙派,戚惜霜不会有任何看好。

    

    但此一时彼一时,惊世会称雄北地指日可待,已是从当初的一颗小树苗,长出了粗壮的枝干,茂密的枝叶,成为了能够遮蔽一方的大树。

    

    有惊世会庇护,起码童钰的安全会得到一定的保障。

    

    咬牙从地上站起来,童钰在旁边十分心疼的搀扶着她。

    

    可是看她那有些摇摇欲坠的身体,赵权微微摇头道“坐吧,咱们也算老相识,不必拘谨。”

    

    戚惜霜这才重新坐在床铺上。

    

    童钰将她还未喝完的汤药递过来。

    

    戚惜霜却看向赵权。

    

    赵权道“一会就凉了。”

    

    戚惜霜点了点头,端起汤药,一口气喝完。

    

    童钰在旁边接过空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戚惜霜道“一个月前,帮主童涛意外身亡,所有证据竟然都指向帮主的次子童仓。”

    

    “长子童鸣与幼女童钰,都是正室所生。而次子童仓则是偏房庶出,向来不得重视。”

    

    “本身也是一个自暴自弃的纨绔子弟,整日除了酗酒赌牌,就是到处惹是生非。”

    

    刚刚说完,旁边的童钰却忽然出口道“不是这样的,二哥对我可好了呢,大哥总是忙的看不到人,只有二哥经常给我买糖葫芦吃。”

    

    戚惜霜叹了口气,道“那他是不是告诉你,糖葫芦要十两银子一串,他的零钱没有那么多,只能让你赞助一些?”

    

    童钰懵懂的点了点头。

    

    赵权听罢,失笑一声。

    

    谁家的糖葫芦会卖这么贵?十两银子不如去抢!

    

    却是没想到,这个童仓竟然如此不折手段,连自己小妹的钱都骗。

    

    戚惜霜继续道“这件事一出,自然引起震怒,可于此同时童仓却消失无踪,怎么也找不到他的人影。”

    

    赵权微微皱眉,从其中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戚惜霜道“就在帮内大乱,一定要找出童仓将事情问个明白的时候,梁家当代家主梁辉猛然发难。”

    

    “竟然在帮中大会上,指责童家念及亲情,有意包庇童仓,可帮主身死,并不止是童家一家的事情,乃是关系到整个海沙派的事情。”

    

    “所以给出了童家三天期限,一定要交出童仓,将他帮规处置!否则他就要亲自出手,搜查童仓下落!”

    

    说到这里,戚惜霜也不由得露出了不屑的讥笑。

    

    赵权摩挲着下巴,从这个梁辉站出来,事情就已经比较明确了。

    

    很明显这一切十之就是梁家做的,然后再嫁祸给童仓。

    

    至于童仓,估计已经被秘密处决了,说不定都毁尸灭迹了。

    

    童家要上哪去找?

    

    而梁辉的理由,更是牵强。

    

    可再牵强的理由,那也是理由。

    

    理由只是给人一个可以出手的借口,至于最后谁输谁赢,还是要看谁的拳头更硬一些。

    

    戚惜霜道“任谁都看得出这乃是梁家的阴谋,可是一切都晚了,三天过去,梁家骤然发难,而童家这才发现帮内各处分舵的舵主,大多数都已被梁家或威逼或利诱,成为了他们的人。”

    

    “属于童家的势力,除了核心之外,大多都被梁家腐蚀。”

    

    “无形之中,童家其实已经到了十分岌岌可危的地步。”

    

    “显而易见,梁家为了这一切,已经准备许久了。”

    

    “童涛担任帮主这么些年,梁家一直很低调,低调到童家甚至已经有些看轻了梁家,已经对他们没有了那么强的警惕之心。”

    

    “却没想到梁家狼子野心,一直都在暗中谋划一切,慢慢侵蚀着海沙派。”

    

    “一朝发难,童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势力早已千疮百孔,再加上家主刚死,长子童鸣虽经过这些年的历练,能够独挡一方,但真正主持大局,却并没有那份实力。”

    

    “童家很快便被梁家击溃,一败涂地。”

    

    “全家一百三十七口,惨遭屠戮,偌大童府,一夜之间被烧成白地。”

    

    “而在此之前,童夫人曾找到过我,她已经预料到了事情的不可挽回,遂将钰儿托付给我,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她。”

    

    说着,戚惜霜转头看了一眼童钰,眼中满是宠溺与温柔。

    

    可见她本身便与童钰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若不然也不会为了童钰而付出那么多。

    

    童钰或许是因为戚惜霜的讲述,也想起了当初的那些事情。

    

    虽并未见识那次屠杀与那场大火,但家中遭到的巨变,忽然丧父,紧跟着全家被杀,偌大童家只剩她一人。

    

    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怎样的冲击,又留下了怎样的阴影,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赵权看向童钰的眼神却是有些惊讶的。

    

    这小女孩一直都表现的十分乖巧懂事,先前却是并未看出她刚刚遭遇了如此巨变。

    

    戚惜霜道“我自小便是孤儿,幸得童夫人怜悯,将我收养进了童家,才有现在的我。”

    

    “此次童家遭受大变,我被临危受命,必然要拼死保护好钰儿,不能辜负童夫人的恩重如山。”

    

    赵权微微颔首,戚惜霜在海沙派年轻一代里,也是属于翘楚级的。

    

    童家溃败,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定然有不少依附童家的高手倒戈。

    

    如果戚惜霜肯倒向梁家,梁家定然会欣然接受,而她在海沙派内的地位也会得到提拔。

    

    可是在如此不利的情形下,戚惜霜却仍旧不愿抛弃童钰,哪怕被千里追杀,也一定要护着童钰,不让其受到伤害。

    

    虽生得一副女儿身,倒也算是个性情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