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五四章:三局总镖头徐浦则

第二五四章:三局总镖头徐浦则

 热门推荐:
    赵权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无邪道“帮主,海沙派的人来了。”

    赵权眉头微蹙,没想到梁家的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现在叶孤城他们前往血城,还带走了五百精锐,总舵高层力量正是空虚之时。

    若现在这个时候海沙派发难,的确算是大事不妙。

    眉头微蹙,赵权眼中闪过思索之色。

    惊世会现在虽处于空虚之时,但海沙派也不好过。

    帮派内部刚刚经历过过大乱,再加上现在惊世会的体量和赵权本人的威慑,梁家不会轻易与赵权撕破脸。

    轻哼一声“来的正好。”

    趁现在解决掉海沙派的事情,赵权也好没有后患的与莫无情启程前往修阳府。

    现在帮派内高手都被赵权派去血云派收尾的事情,虽还有不少帮派内新晋的好手,但寻找忘情果这件事,赵权并不放心交给别人去做。

    那些人连先天境界都没有,直接不在赵权的考虑范围之内。

    所以赵权才打算亲自走上一趟。

    “他们来了多少人?”

    杨无邪道“只有两人,除此之外,还有镇南、镇北、镇西三局总镖头徐浦则也来了。”

    赵权微微一皱眉,却是没料到此人竟也会在这个时候前来。

    赵权道“他们是一起的?”

    杨无邪道“手下人已经传来信息,他们三人并非一起前来,只不过是在城中意外相遇。”

    赵权点了点头,表示知晓。

    随后道“他们在哪?”

    杨无邪道“在前殿呢。”

    赵权道“走,去会会他们。”

    言罢,调转身形,迈步便向着前殿方向而去。

    进入殿中,只见有三人正坐在椅子上,静待他的到来。

    桌子上还放着侍女奉上的茶水。

    三人两中一青。

    一名中年人蓄着胡子,相貌温和,颇有些文人气质,一双眼眸炯炯有神。

    另一名脸型方正,丹凤眼,颇有不怒自威之相。

    最后一名年轻人手持长剑,面白无须,身形潇洒容貌俊朗,倒是个翩翩少侠。

    见赵权前来,三人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拱手道“想必阁下便是惊世会的赵帮主吧!久仰久仰!”

    赵权微微一笑,道“在下正是,不知阁下是?”

    那蓄着胡子的中年人道“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梁溢笃。”

    说着指了指旁边的年轻人,道“这是犬子梁良。”

    最后那名中年人则拱手道“在下徐浦则!”

    那年轻人也跟着抱剑拱手,缓缓施了一礼,腰板却挺的笔直。

    赵权眉头一挑,对那年轻人道“你叫梁良(凉凉)?”

    年轻人一愣,随后道“赵帮主知道我?”

    赵权哈哈一笑,摆手道“略有耳闻,略有耳闻。”

    其实赵权只不过是忽然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问出声来。

    梁良听罢之后,对赵权道“赵帮主谬赞了。”

    虽嘴上客气,但眼中却颇有掩饰不住的自得。

    赵权早便看出这小子隐隐透出的傲气,看来不管大小,在海沙派那一带多少也是有点名气的。

    随后赵权看向那名为徐浦则的中年人。

    这位徐浦则,便是镇南、镇西、镇北三局总镖头。

    在傲来府内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却不知今日又是为何与他们两人一起前来了惊世会。

    “徐总镖头,久仰大名了。”

    徐浦则摆手道“赵帮主客气,久闻赵帮主英明神武,今日一瞧果真乃是人中龙凤!”

    赵权微微眯眼,伸手道“徐总镖头客气,三位请坐吧。”

    三人返身坐回各自的座椅上,此地并非正殿,而是在偏殿之内。

    殿内并不算大,正当中挂着一幅猛虎下山图。

    下方是主位和副主位。

    再往下,则是左手位三张椅子和右手位三张椅子。

    此时徐浦则、梁溢笃与梁良三人依次正坐在这右手位的三张椅子上。

    赵权坐在主位上,便有侍女奉上茶水。

    “不知徐总镖头大驾光临,有何要事?”

    徐浦则道“在下过段时间,要押送一批红货路过北地这一带,久闻惊世会威名,今日特地前来拜访一番,便是想让赵帮主行个方便。”

    赵权笑道“我惊世会虽非名门正派,但也不会干这种拦路劫道的买卖。”

    徐浦则摆手道“赵帮主误会,久闻惊世会威震北地,只要赵帮主一句话,这各路的孤魂野鬼,魑魅魍魉,便再也不敢打这批红货的主意了。”

    说着,徐浦则拍了拍手,便见门外有一人走进,原来是徐浦则带来的随行仆从。

    只见此人抱着一个木盒,徐浦则接过木盒,将其打开,只见其内闪闪发光,正是一锭锭金元宝。

    粗略数过去,大约有二十个,也就是一百两金子。

    徐浦则看向赵权,道“还望赵帮主成全。”

    赵权却微微挑了挑眉毛,按理来讲,徐浦则的要求并不过分。

    在惊世会治下的这块地盘当中,赵权的话是绝对好使的。

    因为不拿赵权的话当回事的,都已经被惊世会铲灭了。

    惊世会既然是混江湖的帮派势力,赵权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走正道门派那个路线。

    只要是在惊世会治下地盘上生存的势力,不管大小,但凡不服从惊世会命令的,那就是一个死字。

    所以不管是什么势力,即便是独行的黑道高手,只要赵权发话,在惊世会所处的地盘当中,便绝对不会有人再敢打徐浦则那批红货的主意。

    一句话就能换一百两金子,这件事怎么看都是十分划算的事情。

    但赵权却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徐浦则出现的太巧了,竟然与梁溢笃一起出现。

    所以赵权并未立即答应,而是对后面的梁溢笃道“梁兄也是与徐总镖头一起的吗?”

    梁溢笃连忙道“赵帮主莫要误会,我与徐总镖头也是在城中意外相遇,这才结伴共同前来的。”

    赵权道“那不知梁兄找我,又有什么事情?”

    梁溢笃道“赵帮主真会说笑,我们海沙派的大小姐在您这里,也玩儿了不少时日了,是时候该回家了。”

    赵权微微眯眼,这梁溢笃果然便是冲着童钰来的。

    “是吗?可我怎么听她说,自己的家已经被人烧成了一片白地,你让她往哪回?”

    赵权并未矢口否认,毕竟梁溢笃已经找上门来,自然是十分确认童钰跟戚惜霜就在赵权这里。

    梁溢笃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端起桌上的茶杯,右手掀起茶盖,撇了撇茶叶沫。

    细品了两口,赞叹道“好茶!”

    这些茶乃是程奇正特供给惊世会的,自然是极品好茶。

    要知道程奇正的大易商会,本就是靠贩卖茶叶起的家,此乃老本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