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五七章:凉凉

第二五七章:凉凉

 热门推荐:
    如凛冬般寒冷,如刀割般锋利。

    赵权话未落地,一拳已来到梁溢笃的面前。

    梁溢笃如何也没有想到,赵权竟会忽然向他出手。

    两人距离不远,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拳头已经来到了面前。

    梁溢笃冷哼一声,双掌齐出,在空中划出半圆,以一个奇诡的角度,拍向赵权的手腕与手肘关节。

    此乃梁溢笃最得意的绝学《粉石掌》!

    此掌法专攻敌人各处关节,掌劲渗透性极强,一旦透体而入,在关节处爆发,轻则骨断筋离,重则肢体分解。

    练至大成,手掌轻轻拂过磐石,便可将其化为一地齑粉。

    端的是既具威力,又强于技巧的高深武学。

    赵权虽攻于先手,但梁溢笃后发制人,竟是率先接近赵权手臂关节。

    可赵权却分毫未躲,拳势一往无前。

    梁溢笃冷笑一声,心中暗道,任你功高拳硬,但只要关节被摧毁,一身力道又能发挥几分?

    啪!

    啪!

    双掌几乎同时印在赵权手腕与手肘处。

    可梁溢笃却感觉自己好像击中了一块万载玄冰一般。

    便见赵权整条右臂之上,肌肉高隆,条条经脉显现出一抹湛蓝之色。

    蓝光流转,使得整条右臂坚韧无比,更将此拳威力提升至少五成。

    梁溢笃再想回挡早已不及,只听一声——嘭!

    拳头正中梁溢笃胸口,顿时将其击飞而出。

    咔擦!

    落在原本坐的椅子上,却因猛烈的力道,将身下木椅连带旁边木桌,都震成碎片。

    梁溢笃本人更是直接摔在地板上,忍不住口喷鲜血。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

    旁边的梁良完全没有反应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父亲便已经重伤在了赵权的拳下。

    铮!

    长剑出鞘,当即化为一道惊鸿,向着赵权猛刺过来。

    梁良为免赵权追击梁溢笃,却是连忙出招,向着赵权猛攻。

    但其实赵权根本无需再对梁溢笃出手,因为刚刚那一拳,冰劲已经透入梁溢笃的体内。

    将他体内经脉冰封,此时梁溢笃根本无法提起功力,只能运功疗伤,至少需要三个时辰,才能将体内冰封的经脉解冻。

    面对梁良急速刺来的一剑,赵权魁梧身形矗立不动,仅仅只是伸出右手。

    铮!

    一声金属哀鸣,只见梁良的长剑发出震颤,剑尖被赵权食指与无名指夹在中央,无论梁良如何用力,竟是纹丝不动。

    梁良自知自己不是赵权对手,可如此轻易便被击败,实在是将他先前的自信击打的粉碎。

    一时间眼眸当中满是惊骇与不敢置信。

    实际上赵权并不擅长指功,但梁良剑法虽不错,可功力远不如赵权。

    再加上麒麟臂的威力,才使得赵权如此轻易接下梁良的长剑。

    就在梁良呆愣当场之时,赵权猛然欺身向前,大手直接按在梁良丹田处。

    只听一声闷哼,梁良嘴角溢出鲜血。

    面上满是绝望之色,因为他的丹田竟被赵权一掌击破,功力流逝,从此沦为一个废人。

    即便如此,赵权还不满足,竟双手成指,齐点在梁良各处穴道之上。

    将其重要经脉截断,如此一来,即便梁良能有天大机缘,再得神功铸造第二丹田,但体内经脉尽断,也再无习武可能了。

    松开手,梁良当即不受控制的跌落地板之上,全身各处剧痛无比,却仍旧保持神智清醒,强迫他面对这悲惨一幕。

    这下梁良真的变凉凉了。

    梁溢笃眼力老辣,怎看不出自己儿子所遭遇的惨状,当即怒吼一声“不!!”

    便要强行发力,冲破被冰封的经脉。

    然,还是赵权更快一步,一脚踏在梁溢笃丹田之处,将其震碎。

    感受功力流失,梁溢笃整个人顿生苍老十岁,瘫倒在地,不再动弹。

    良久,梁溢笃稍微恢复一些精神,对赵权喃喃道“为什么?”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先前还聊的不错的赵权,竟会突然对他们出手。

    一出手便如此之重,直接击破丹田,废去两人武功。

    对于一个江湖人来说,这简直就是最重的刑罚,有时甚至比死更令人感到绝望。

    赵权当然不会说,刚刚谈话之时,自己便已经做出了一个关乎他们命运的决定。

    “你无需知道。”

    招了招手,外面汇聚的弟子顿时进入殿内。

    先前赵权出手,造成了声响,自然被外面总舵的弟子听到,此时甚至已将整座偏殿给团团包围起来。

    前后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由此也可见总舵内弟子素质不错,反应机敏快速。

    一共十人踏步进入偏殿,此十人都是总舵内较为翘楚的大头目。

    每一个的武功都不下于后天九重。

    这些人,有的是惊世会培养出的人才,有的是本就在江湖上具有一定名气,投奔惊世会的高手。

    十人站定之后,拱手齐声道“属下参见帮主!”

    赵权道“留下两人,剩下的全都散了吧。”

    他们十人并无地位高低之分,而现在显然是一个接近帮主的好机会。

    自然谁都想要留下来,可谁也都明白他们不能耽搁太久,若是惹来帮主不高兴,这个罪责谁也承担不起。

    十人眼神只是相互交流了一下,前后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

    便做出了彼此间的让步与利益交换。

    最终,两名后天巅峰的大头目留了下来,剩下得人则缓缓退出偏殿。

    对于手下人的小心思,赵权懒得搭理,只要不在明面上闹都没有关系。

    暗地里较劲,反而有助于培养竞争环境,促进各人成长。

    若当真有不知死的,敢将事儿闹大,归海一刀的执法堂自然不是吃干饭的。

    一个势力越来越大,人便越来越多,人越多,互相之间的牵绊与利益纠缠就会越来越复杂。

    带动一个庞大势力,绝非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看着两人,赵权出声道“把他们送到戚惜霜的别院去,然后看戚惜霜如何处置,之后再来找我汇报。”

    两人连忙拱手道“是!”

    梁良完全无法动弹,但梁溢笃却还有力气说话。

    此时听到赵权要将他们送给戚惜霜,更加坚定自己之前的想法。

    心中知道自己父子今日是决计没有活命可能了,也放开了许多。

    猖狂的大笑几声,笑声之中带着悲凉与癫狂。

    目光阴狠的盯向赵权,道“赵权,你一定会为你今日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一定会后悔的!!”

    话音刚落,只见一只硕大手掌拍在他的面皮上。

    啪!

    顿时一缕鲜血顺着嘴角向下流去。

    出手的是其中一名大头目,只见他目露狠辣之色道“老东西,在我们帮主面前还敢嚣张!”

    言罢,直接将梁溢笃抓起来,与另一人一起,先是对赵权告退一声。

    紧接着便走出偏殿,将梁溢笃父子带去了戚惜霜的别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