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六六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第二六六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热门推荐:
    

    虽然现在朱雀部一半的力量都聚集在岐地,可即便如此也由不得莫无情不小心。

    

    所以这次出来,莫无情再次向司空摘星讨了一张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虽能够遮挡容颜,却挡不住她那诱人的身段。

    

    放在平日,任谁见到莫无情的容颜,也都会下意识忽略掉她的身材。

    

    可此时,莫无情戴上人皮面具,反而将身材凸显了出来。

    

    引得刀疤一行人注意。

    

    看着莫无情,刀疤‘啧啧’道“的确是极品啊,给老三送去实在太浪费了,要是献给干爹,他肯定会很喜欢的!”

    

    当街掳人他刀疤都做得出来,更别说强抢个民女。

    

    可前提是,眼前此人当真是民女才行。

    

    刀疤虽为人嚣张,但还不是个傻子,也不是个瞎子。

    

    他看得到在莫无情旁边,还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英武男子。

    

    观此人穿着打扮,相貌气质,十之也是江湖中人。

    

    于是对旁边那小弟道“你去,盘盘他的底。”

    

    小弟领命,当即走上前去。

    

    先是指着几个躲在远处悄悄偷看的人,大声道“看什么看!再看眼珠子给你们挖出来!”

    

    然后指着桥下河岸边钓鱼的老头,呵斥道“还有你!再不赶紧滚蛋,给你扔河里去喂鱼!”

    

    那小弟一边嚣张的训斥着,一边脚步则慢慢挪向莫无情与赵权这边的方向。

    

    然后仿佛很自然的,随手又指向赵权“还有你,暴虎帮办事,赶紧走听到没有!”

    

    莫无情在他们将视线悄悄投向自己的第一眼,就看穿了他们。

    

    此时见这群不知死的,竟然敢上来招惹赵权,即便是莫无情,也是嘴角一抽,眼神微微有些奇怪。

    

    这小弟还算机灵,装模作样,好像并不是专门为赵权而来。

    

    并且还在过程当中,无意般的将自家帮派透露出来。

    

    就是为了看看赵权的反应,以此来判断下一步怎么行动。

    

    若赵权稍微露出迟疑,乃至怯懦的反应,那刀疤等人就会故意挑茬子了。

    

    最简单直接,拿起来就能用的,无异于莫无情和那两名年轻人是一伙儿的这个理由了。

    

    如果赵权识相,那刀疤今天这事就算是稳了。

    

    这种小把戏,莫无情既然能看穿,赵权自然也能。

    

    只是没想到,看个热闹而已,竟然也能看出这种破烂事。

    

    顿时只觉得兴致皆无。

    

    微微摇了摇头,出声道“我最讨厌别人拿手指着我。”

    

    那小弟一愣,没想到赵权会是这种反应。

    

    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赵权则继续道“杀了他。”

    

    话音刚落,莫无情皓腕翻转。

    

    如葱根般手指微屈,顿时一道寒光被弹射而出。

    

    那小弟猛然浑身一颤。

    

    随后仰面而倒,失去生息。

    

    刀疤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展开,急忙快步走到那死去小弟的尸体前。

    

    低头一看,只见他除了额头上有一点嫣红,全身上下没有丝毫伤势。

    

    若有人为他开颅尸检,便会发现在其脑部深处,存在一枚长度不超过三公分的细针。

    

    可惜这小镇上,有没有衙门还是两说,更别提仵作了。

    

    刀疤惊怒交加“是谁杀的!”

    

    双目圆睁,瞪向赵权“是不是你!”

    

    却是莫无情动作太快,他根本没有看到出手痕迹。

    

    赵权却并不理会他,而是直接起身向桥下走去。

    

    “没意思了,走吧,等在客栈修整一晚,明天还要赶路。”

    

    然而下桥的路,正是刀疤等一行人所处的方向。

    

    刀疤眼看赵权走来,还以为是冲自己来的,虽对于手下小弟的死感到惊悚,但一来为了面子,二来为了给小弟报仇,他也不能怂。

    

    当即攥紧长刀,好似增添了些心理安慰。

    

    “草拟吗,老子问你话呢!”

    

    举刀便向着赵权砍去。

    

    咔擦!

    

    赵权单手架住刀锋,微微用力便将长刀从中捏断。

    

    一半刀锋抓在手中。

    

    刀疤还未从震惊当中反应过来,便只听‘噗呲!’一声响。

    

    刀疤只觉得自己脖颈凉凉的,好像破了个大洞,不断漏风,呼吸都感到十分困难。

    

    双手不由得向上摸去,却只觉满手滑腻。

    

    眼神移动,只瞥到一片殷红。

    

    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刀疤尸体轰然倒地,半截长刀没入脖颈。

    

    剩下众小弟,哪还不明白自己老大这次是踢在铁板上了。

    

    而被五花大绑,跌坐在地上的两名青年,也被赵权人狠话不多的行事作风所震撼。

    

    杀了刀疤,对赵权来说不过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赵权并不介意多杀人,之前借鉴血影之中的那一式精神招式,尸山血海。

    

    融入到了排云掌之中,形成了全新的招式,云橘波诡。

    

    赵权可并没有将以杀气为基这一项剔除,杀人是最容易凝聚杀气的方式。

    

    若要将这一招威力增强,只需要多杀人就够了。

    

    不过赵权也并非嗜杀的魔头,不会特地为了这种事,就跑去滥杀无辜。

    

    修炼道家内功的他明白,若当真如此,很容易沉沦在力量的幻象里。

    

    最后失去自我,成为力量的奴隶。

    

    这是很多修炼魔道武功的高手,所要面对的一大问题。

    

    但凡意志不坚定者,强行修炼魔道武功,便容易走火入魔,沦为力量的奴隶。

    

    成为那些名门正道斩妖除魔的对象。

    

    刀疤惨死,这些小弟自然不会拼命为他报仇,而是直接被吓破了胆。

    

    四散奔逃离去。

    

    前路重新变的宽敞,赵权抬步继续走去。

    

    莫无情自然紧跟在后。

    

    却只听不远处响起那阳刚青年的呼喊声“大哥!救命啊!拜托帮帮忙!帮我们松下绑啊!”

    

    可惜任由他如何呼喊,赵权却充耳不闻。

    

    径直离去。

    

    走过一道主干道,莫无情一路打听,然后两人又拐过几个弯儿。

    

    最终才终于到达了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

    

    只见朱漆牌匾上,龙飞凤舞写着四个大字,悦来客栈。

    

    赵权微微抬头,看向招牌“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悦来客栈。”

    

    抬步进入,便见一名身穿蓝布粗衣的小厮,招呼上来“客官里面请,您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