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七二章:笼中少女

第二七二章:笼中少女

 热门推荐:
    

    赵权想起先前在白石桥,冉超曾经拿着五枚铜板,逢人就想请人帮忙。

    

    为的就是从鲁大暴手里救回自己的朋友。

    

    尚青不知道冉超与赵权的关系,此时也不知该不该继续行动。

    

    只能将视线也投向赵权。

    

    赵权随意的摆了摆手,对尚青道“这件事交给你了,我只需要结果。”

    

    说罢,便转身返回了客栈二楼。

    

    莫无情眼眸流转,她因为达成了目的,所以心情不错。

    

    对冉超笑道“看来你运气还不错,小朋友。”

    

    言罢,便转身跟着赵权返回了楼上。

    

    尚青虽不知莫无情身份,但鲁大暴究竟是怎么落得现在这番下场的,他却在外面看的清楚。

    

    所以他现在压根连看都不敢看莫无情一眼。

    

    至于冉超,却是有些惴惴不安的看向尚青。

    

    尚青此时也陷入两难之中,他并不清楚冉超两人与赵权之间的关系,而赵权也没有明示要不要先帮他们。

    

    最终,尚青决定还是谨慎为妙。

    

    于是对冉超道“既然赵帮主有令,那你们便随我一起去鲁大暴的府上找一找吧。”

    

    至于仅剩的老大和老三,却是直接被尚青毫不留情的击杀在客栈大堂内。

    

    暴虎帮全部高层惨死,帮主也变的不死不活,剩下弟子自然只有听从尚青的命令。

    

    几人抬着半死不活的鲁大暴,一路向着鲁府走去。

    

    路上百姓见到连忙躲起来,在暗中指指点点,谁都是掩盖不住的惊讶。

    

    没想到称霸江九镇的鲁大暴,竟然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一路走过,来到鲁大暴的府邸。

    

    鲁大暴虽半死不活,但却还保留清醒,在尚青的逼迫下,只好为众人指明道路。

    

    尚青遣散了其他帮众,并发出命令暴虎帮从此不复存在,谁若是胆敢死灰复燃,他尚青便绝不会将其放过!

    

    二三百帮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作鸟兽散。

    

    但其实尚青明白,江九镇没有了暴虎帮,终究还是会催生出其他势力。

    

    或许还会因为暴虎帮的落幕,使整个江九镇陷入混乱之中。

    

    直到再有一个完成大一统的势力出现。

    

    不过只要能够完成赵权的交代,让暴虎帮不复存在就够了,至于其他,尚青才不会去多管。

    

    根据鲁大暴的指引,带着冉超与钟春,一路来到府邸深处。

    

    进入了属于鲁大暴调教女人的专用密室之中。

    

    到处摆放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工具与器械。

    

    冉超虽看不明白这些东西都是做什么用的,但心底仍旧不可抑制的升起了一阵不祥预感。

    

    最终,冉超在一个铁笼子里,看到了他被鲁大暴抓走的朋友。

    

    此时朋友全身青一块紫一块,似乎遭受了许多虐待。

    

    甚至还(此处省去一千字描写)

    

    鲁大暴自幼沉迷女色,不止没有了诞下后代的可能,甚至随着年纪衰老,连那方面的功能也丧失。

    

    可越是如此,鲁大暴对于女人的渴求就越是强烈。

    

    心理逐渐变态。

    

    尚青也是花丛老手,只是他功力高深,功能健全,自然没有鲁大暴那么变态。

    

    但眼界还是有的,在进入这密室之后,就看出了那些各类器械的用处。

    

    心中不由暗自咂舌,没想到自己这位干儿子暗地里竟然这么会玩儿。

    

    在看到笼中少女之后,就算是尚青也不由得暗自点头。

    

    这少女相貌甜美,清纯可爱,的确是不可多求的小美人胚子。

    

    随后摇了摇头,如此好的一颗白菜,竟然被鲁大暴这头猪给拱了。

    

    他还在心中感叹,冉超却已然失去了理智。

    

    “印儿!!!”

    

    

    

    悦来客栈。

    

    正值深夜,大堂烛光闪动,却是有一人正伏在桌边饮酒。

    

    细细看去,不是那相貌阳刚的冉超又能是谁。

    

    一壶酒饮尽,打了个酒嗝,冉超正想起身去打酒。

    

    却听见有脚步声从二楼走下。

    

    抬眼望去,只见钟春面沉似水。

    

    冉超忽然激动,猛然上前紧紧抓住他的手。

    

    道“印印儿如何?”

    

    钟春看了看冉超,只见他满面赤红,双目中充满血丝。

    

    神情颓然,完全找不到平日里乐观积极的样子。

    

    钟春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之前在鲁府内,冉超亲手杀死了鲁大暴之后。

    

    也不知是出于同情,还是其他想法,尚青帮忙出手搭救,才挽回印儿一命。

    

    冉超与印儿青梅竹马,感情最是深厚,虽从未挑明,但任谁也能看出冉超对印儿的心意。

    

    再之后,尚青带着三名年轻人返回了悦来客栈。

    

    客栈老板被惊吓的不轻,但却也着实不敢反对他们入住。

    

    天色已晚,尚青只能等明天再找赵权复命。

    

    尚青最后将几锭银子交给钟春,也算是替代鲁大暴对他们的一点补偿。

    

    便返回了房间休息,不再去理会他们。

    

    而经过几个时辰的休养,印儿终于从昏厥之中清醒过来。

    

    可冉超却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密室当中那个画面,根本无法去面对印儿。

    

    痛苦的他只能借酒浇愁,哪怕他在之前从未喝过酒。

    

    钟春何尝不能理解自己兄弟此时的心情,安慰道“印儿还好,大夫说她只需要再静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

    

    冉超却激动道“不!不我是说她”

    

    钟春何尝不知冉超想问什么,遭遇这种事情,寻常人有谁能承受得起这种刺激。

    

    可钟春实在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最终只能化为一道无声叹息。

    

    两道孤寂的身影相对而坐,将碗中酒水斟满。

    

    一时间相顾无言,唯有饮酒消愁。

    

    半晌,又是一壶酒入肚。

    

    冉超忽然将酒碗扔在地上,立时摔了个稀巴烂,发出一声脆响,在这寂静的夜间尤为明显。

    

    面容微微有些狰狞,攥紧拳头,赤红的双目忍不住流出两行热泪。

    

    “都怪我!是我没用!没能及时救出印儿!”

    

    一边说,冉超一边用力的捶打着自己头部。

    

    似乎上的痛苦,能够稍稍抵消心理上的痛楚。

    

    钟春怎能看自己兄弟如此,连忙想要将其拉住,却不及冉超力气大。

    

    两人陷入角力,最终从凳子上歪倒,滚落在地上。

    

    半晌,筋疲力竭的两人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仰望着无尽的黑暗,只有桌上烛光带来微微光亮,却将四周黑暗映衬的更加深邃。

    

    钟春坐起身来,他不想像一个废物那样躺在地上。

    

    可当他直起身子之后,却忽然发现旁边冉超正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睛。

    

    其内写满了仇恨。

    

    这一刻,冉超给了钟春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感。

    

    使得钟春也不由得声音微颤“超你怎么了?”

    

    冉超起身,直视钟春。

    

    道“他们都是一伙儿的!如果他早些收我们为徒,又何至于浪费这么久时间,印儿也不会遭受这么多痛苦!”

    

    钟春忽然有一道凉气,从心中升起。

    

    双手抓住冉超双肩“超!你清醒一点!”

    

    冉超却一下挣脱开了钟春的手臂,这一刻钟春终于看清,此时冉超的眼神已经变了,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冉超道“春,带上印儿,咱们离开这里!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钟春急切道“超”

    

    冉超却直接打断道“够了,春!这些江湖帮派,全都是一丘之貉!他们全都该死!”

    

    言罢,竟再不给钟春说话的机会,转身推开客栈大门直接离去。

    

    看着冉超的背影,钟春竟有一种割裂的感觉。

    

    

    

    次日。

    

    温暖的朝阳升起,阳光洒落,却带不给钟春一丝暖意。

    

    他站在房间门前,只觉得手脚冰凉。

    

    因为房间内原本正在休养的印儿,消失了。

    

    他根本不知是在什么时候。

    

    随后钟春找遍整个客栈,也再没找到冉超和印儿的踪迹。

    

    他们,离开了。

    

    忽然,就在此时,钟春听到下楼的脚步声响起。

    

    抬头看去,只见一道魁梧的身形当先走下。

    

    他背后的红披风,是那么的鲜艳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