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七三章:水陆法会

第二七三章:水陆法会

 热门推荐:
    时间回到一刻钟前。

    赵权房间当中,莫无情已将早餐全部准备妥当。

    赵权刚刚用完餐,便听到敲门声响起。

    “进来。”

    尚青踏步走入房间,对赵权拱手道“赵帮主,您吩咐我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

    尚青此时眼中微微有些血丝,显示着昨晚休息的并不太好。

    最后决定一定要跟赵权解释清楚,毕竟他如意社还要仰仗惊世会的鼻息生存。

    若是在赵权心中留下如此不好的印象,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会很难过。

    赵权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表示知晓。

    尚青额头上微微有汗水渗出,终于鼓足勇气,对赵权道“帮主,我与那鲁大暴,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随后,一股脑的将自己与鲁大暴之间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他倒也没有刻意撇清关系,只是简单的将事实陈述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若自己有意找寻借口,抹黑鲁大暴,赵权一定听得出来。

    况且,这件事还真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他也只不过是路过而已。

    赵权听罢之后,却是眉头一挑,其实尚青却是多虑了,暴虎帮的事情对赵权来讲仅仅只是一个小插曲。

    现在暴虎帮覆灭,这小插曲也就算是结束了。

    赵权压根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此时听到尚青的话,却是另一点引起了他的注意。

    对尚青道“你说你路过这里,是为了前往修阳府?去做什么?”

    尚青道“前些日子,我收到一封书信,乃是一位旧友故人,请我前往情关镇帮忙。”

    赵权眉头一挑,顿时抓住了其中的重点“情关镇?”

    尚青点头道“没错,请我那人乃是修阳府一位高僧,法号一心,当年曾救过我的命,所以我欠他一份人情,他修书信给我,我不得不去。”

    赵权看了莫无情一眼,随后继续对尚青问道“那他有没有提及要请你帮什么忙?”

    尚青道“一心法师在信中曾说,情关镇旁的忘情寺,要举办水陆法会,邀请了修阳府内三寺八庙十二庵的人,共同参与。”

    “我有打听过,这忘情寺在修阳府并不知名,本也只是一座很小的寺庙。”

    “若要举办大型的水陆法会,本是需要德高望重的佛门高僧出面,才能够召集其他佛门同道共同聚集的。”

    “但这忘情寺却传出,寺中有忘情果,并且要在这一次水陆法会结束之际,挑选一位最德高望重,佛法高深之僧人,将之授予。”

    “传闻忘情果能够使人达成‘无相无我’的境界,所以才吸引了如此多的佛门势力共同前来。”

    “一心法师也正是因为如此,可他并不隶属任何佛门势力,乃是一野僧,怕自己势单力薄,所以才飞鸽传信给我,让我前去助他一臂之力。”

    赵权在尚青提到情关镇的时候,便隐隐有些感觉不对劲。

    没想到尚青之后的话,更是让他眉头紧皱。

    既然事关忘情果,便由不得他不去认真应对。

    摩挲着下巴,赵权对尚青道“你先出去吧。”

    尚青却是不明所以,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赵权对他所说此事的重视。

    心中暗自猜测,莫非赵权此行也是为了那佛门的水陆法会?

    虽心中怀疑,但面上可不敢表露半分。

    连忙对赵权告退,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尚青离开之后,赵权转身对莫无情道“你不是说忘情果在情关镇,怎会出现在这忘情寺内,并且还要开设水陆法会,将忘情果授予他人。”

    莫无情其实也同样困惑,对赵权解释道“忘情果乃是我当初意外所得,但它对我无用,正巧当时我的一名鬼子被情所困,所以我便将其赏赐给了他。”

    “可他并未将忘情果吞吃,而是决定保留它。”

    “于是我让他居住在情关镇,作为一招后手存在,只不过时间久远,却一直也没有动用他。”

    “只是目前看情况,却是出了意外,这忘情果不知为何流落出去。”

    “当初那时,情关镇附近是并没有什么忘情寺存在的,也不知何时兴起,就连忘情果都被其拿到手中。”

    赵权看得出来,莫无情也不知更多信息,却是无奈叹了口气。

    先前莫无情只是道那忘情果在她的一名鬼子手中,赵权还以为只要抵达情关镇,便可轻易取得。

    却没想到,之间间隔时间久远,早就出了意外。

    虽有心责备莫无情没有讲清楚,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快些赶往忘情寺,一探究竟了。

    起身与莫无情一起走出房间,尚青就站在不远处等候指示。

    赵权道“我此次出来,目标亦是忘情果,你与我同行,先去寻找你那朋友一心法师。”

    尚青既然应邀前往,并且与参与水陆法会的一心法师有旧,赵权便打算先从那一心法师处,探得关于此次水陆法会的前因后果,然后再决定下一步如何行动。

    尚青听罢,确信了之前的心中猜测。

    至于引赵权前去寻找一心法师,会不会给一心法师带来影响,却不是他现在所要思考的了。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尚青自然会竭尽全力去报答一心法师的救命之恩。

    可现在自己也是身不由己,尚青明白若自己不答应,赵权绝对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在自己小命和一心法师之间,尚青当然是优先选择保住自己小命了。

    事不宜迟,赵权便打算立刻出发。

    当先走下楼梯,来到了大堂。

    却只见昨日那白衣青年钟春,再次出现在赵权面前。

    至于另一名阳刚青年冉超去了哪里,他才不会在意。

    只见钟春跪伏在地,声音异常坚定“恳请高人收我为徒!我”

    谁料他话还未说完,根本没心思再在这里浪费时间的赵权,竟将他当做空气一般。

    从他身边走过,看也没有看他一眼。

    带着莫无情与尚青一起,径直走出客栈,向着远方而去。

    钟春傻楞在原地,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忽然间眼中弥漫着挫败感,拜师不成,兄弟也离开了自己。

    纵使钟春向来有些冷漠和傲气,却也被现实折磨的体无完肤。

    不知明天该往何处而去。

    对未来生出了无限迷茫。

    就在此时,只见那客栈掌柜甩动着肥胖身躯,走到了他的身边。

    客栈小厮昨日重伤,现在还在昏迷之中。

    掌柜不舍得银钱再招揽新小厮,便只好亲自上阵,端茶递水。

    而对于钟春,他也看在眼中。

    走上前来,轻声道“年轻人,你也无需气馁,你可知那人是谁?”

    “只要他发话,在这傲来府内想拜他为师的,可以从这里排队到岐地去。”

    “所以他不收你,也是很正常的。”

    钟春与冉超都并非傲来府人士,所以到现在也还不知赵权真正身份。

    他不知,可掌柜却在事后反应了过来。

    毕竟客栈之内人来人往,谈论的江湖事一多,掌柜耳濡目染,自然也是了解一些的。

    钟春抬起头来,好奇道“敢问掌柜,那人究竟是谁?”

    掌柜哼哼一笑,对钟春道“那你听好了,他便是惊世会帮主,赵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