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七五章:忘情寺

第二七五章:忘情寺

 热门推荐:
    尚青自然也注意到了先前的三饱和尚,但他却没有那个胆子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只好老老实实的对赵权汇报自己探听到的消息。

    “帮主,他们说这忘情寺乃是十年前建立的,立寺主持法号就叫忘情。”

    “十年时间,这忘情寺发展的倒也算不错,附近镇子的百姓都会去那里烧香拜佛,香火也算较为旺盛的了。”

    “并且,前几年最近闹山贼,还是忘情寺的主持带人,将那些山贼悉数斩杀,使得周围百姓免受匪寇之祸。”

    赵权一挑眉毛,道“哦?出家人竟然也开杀戒吗?”

    尚青继续道“我打听过了,那老板说这忘情寺很奇怪,佛门基础五戒,一戒杀生,二戒偷盗,三戒淫念,四戒妄语,五戒酒肉。那主持却只要求寺中弟子遵守二、三、四戒,其余并不会强制遵守。”

    赵权听罢,却是感到有些有趣。

    尚青接着道“我还打听到了关于那个忘情主持的一些事情,一般人或许不知道,但那茶铺老板自小生长在这情关镇,清楚的很。”

    “说那忘情主持,原本正是居住在情关镇当中的一名郎中,忽然有一天也不知发什么神经,跑去当了和尚。”

    “甚至将所有家底拿出来,在镇外一处荒山上开了荒,建起了一座寺庙。”

    莫无情忽然出声道“那他有没有说这忘情主持,先前叫什么名字?”

    尚青对于莫无情的反应,微微一愣,然后说道“有,他说忘情主持在当和尚之前,名叫米嘉树。”

    莫无情眼绽精芒,对赵权道“错不了,就是他!”

    赵权听到莫无情肯定的答复,忽然失笑出声。

    如此一来,却是将所有事情都联系上了。

    当初莫无情将这位米嘉树安置在情关镇,只是想要留一道后手。

    并且还将忘情果赏赐给了他。

    结果他并没有吃下忘情果,而是选择将其封存,在镇上当起了一名郎中。

    不知多久后,米嘉树终于放下情伤,竟然大彻大悟去当了和尚,并且在镇外建立了一座忘情寺。

    而现在,他却不知为何,竟然又拿出封存已久的忘情果,召开了这佛门的水陆法会。

    将修阳府内一众佛门势力,聚集在了情关镇这小地方。

    得知忘情寺主持就是莫无情安置在情关镇的那名鬼子,事情就好办多了。

    管他什么水陆法会呢,直接带着莫无情找上门去,然后将忘情果拿了就走。

    至于这边怎么收尾,那又干他赵权何事。

    打定主意,赵权直接起身道“既然如此,那便走吧!直接去忘情寺!”

    尚青眼神诧异的看了莫无情一眼,他总觉得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但他同时也明白,不该自己知道的,就一定不要知道,因为知道了反而没有好处。

    毕竟人生难得糊涂。

    于是也跟着赵权起身欲走。

    临走之前,赵权眼角忽然瞥到先前扔在桌子上的那本如来神掌的秘籍。

    鬼使神差的将其拿起,揣在怀中。

    忘情寺坐落在情关镇以北,约莫二三十里的地方。

    此处原本有一座小荒山,被米嘉树开发。

    由原本的一间小庙宇,发展到如今十年时间,已经成为了一座颇为大气的寺庙。

    一行三人沿着石阶,登上了忘情寺的山门。

    便见有两个小沙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近日寺中都不待客,三位施主请回吧。”

    尚青上前去,道“两位小师父通融一下,我们有要紧事情要见你们主持。”

    小和尚却仍旧拦在道路中央,道“施主请见谅,近日本寺欲举办水陆法会,主持早已吩咐过不见外人。”

    赵权却是没时间在这里磨叽,魁梧身躯直接越过两名小沙弥,继续向着山上走去。

    两名小沙弥急忙想要阻拦,却被旁边的尚青出手点住了穴道。

    看着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赵权,尚青小声道“阿弥那个陀佛,我这也算是救了你们一命啊。”

    随后急忙跟上前面的赵权。

    走到寺庙前,赵权却只见从四面八方围上了许多穿着僧衣的和尚。

    大部分人手持长棍,少部分人手持戒刀。

    赵权一路走来光明正大,自然早就被寺中僧人所注意。

    这种强闯上山,来意不明,自然会被敌视。

    赵权环顾四周,只是抱膀而立,并不言语。

    因为真正主事之人还未出现,跟这些小喽啰自然没有说话的必要。

    周围僧人也是围而不攻,谨慎的盯着赵权三人。

    不消片刻,便见朱红色的寺庙大门敞开,从其中走出一名身穿红色袈裟的中年僧人。

    此人面色威严,竖在胸前的双手骨骼凸出,手掌更是比常人更厚了三分之一。

    看起来手上功夫绝对不弱。

    此人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对赵权行了一礼,道“阿弥陀佛,贫僧忘情寺副主持法照,不知施主强闯山门,是为哪般?”

    赵权冷然道“我们与忘情主持有旧,今次却是来拜访他的。”

    法照口念佛号,对赵权道“本寺明日便是水陆法会召开时间,按照规定,主持需要在此之前进行斋戒,不得见人,还望施主恕罪。”

    尚青道“那我们可以暂且住在贵寺中,等明日再见主持。”

    法照却再度拒绝道;“阿弥陀佛,实在抱歉,寺中客房已满,不如三位施主暂且在情关镇中等候。”

    尚青不再言语,转头看向赵权。

    只见赵权神色平静的直视法照,道“若我今日就要见呢。”

    法照也是神色平常,双手合十,道“那就休怪老衲不客气了。”

    赵权猛然冷笑一声,魁梧如铁塔般身躯一纵而起,铁臂横推,筋肉高隆。

    带动气流狂猛呼啸,便是排云掌第四式,排山倒海。

    法照也毫不畏惧,气流吹鼓着他的袈裟,却也显现出他隐藏在袈裟下的健壮身躯。

    正面迎向赵权,同样一掌击出。

    赫然便是法照钻研了几十年的佛门武功《大悲手》。

    双掌相碰,顿时在空中爆发一阵炸响。

    嘭!

    赵权披风飘动,身形回转,稳稳落在地面。

    心中却提起一丝警惕,没想到法照武功竟也不弱。

    两人这一掌,赵权已动用了七成功力,却与法照势均力敌,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

    周围僧人眼看赵权已与法照交手,便打算一拥而上。

    却被法照挥手制止。

    双目凝视赵权,最终叹息一声,道“既然施主如此坚决,那便随贫僧而来吧。”

    言罢,竟是转身返回了寺内。

    赵权二话不说,紧随法照进入寺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