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二八五章:雌雄双煞

第二八五章:雌雄双煞

 热门推荐:
    红脸谱一招受伤,可赵权却攻势不停。

    手掌顺势抓住红脸谱的手腕,猛然往回一拽。

    红脸谱本就被手心的剧痛刺激,此时根本经受不住赵权的庞大巨力。

    身形一个趔趄,向前栽倒而来。

    迎面正遇上赵权的一记提膝。

    嘭!

    这一记,结结实实的撞击在红脸谱的胸膛上。

    他甚至已经听到自己胸骨碎裂的声音。

    整个人不受控住的向后飞出,速度极快。

    白脸谱施展轻功,已经跃出七八丈远的距离,心中也是不由得担忧红脸谱安危。

    感觉自己已经足够远离赵权,应当安全。

    便转头向后看去,刚刚转头便只见一道黑影猛然袭来。

    白脸谱下意识伸手一接,这才发现飞来的人影竟然就是留下断后的红脸谱!

    此时他面上的脸谱,也在刚刚被击飞时掉落,露出了里面的真容。

    只见红脸谱相貌平凡,除了鼻子较大外,其余皆无特殊之处。

    但他现在受伤颇重,嘴中不断冒出血沫。

    白脸谱眼看红脸谱如此惨相,心中也不禁凉了半截。

    多年来惩恶扬善,无异于行走在刀尖之上,他早便想过会有此一天。

    白脸谱忽然失去了对死亡的恐惧,重振心神,将红脸谱缓缓放下,站起身来直面后方缓步走来的赵权。

    赵权感受到白脸谱的变化,眼中也是闪过一丝诧异。

    “你竟不继续逃跑,不怕死吗?”

    白脸谱哼哼冷笑,咬牙切齿道“我若怕死,便枉称侠义之名!”

    赵权撇了撇嘴,心道你现在也不过是自封的侠义之名罢了。

    赵权也不跟他多说废话,当即翻起一掌击出。

    云气缠绕,推动气流。

    白脸谱却早已有所准备,全身竟好似没有了骨头一般。

    随着掌风飘飞,泄去了凶猛的掌劲。

    乃是将无骨柔功催发至极限,使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没有了重量。

    可惜他虽躲过了凶猛的掌劲,但还是被激荡起如刀锋一般的气流,将面上脸谱分成两半。

    霎时间,一头乌黑如瀑般的秀发,洒落下来。

    赵权眼神当中微微闪过意外,再看去,白脸谱下隐藏着的,竟是一副姣好的女儿面容。

    虽模样有些清冷,但也算颇有姿色。

    赵权道“没想到,还是一对雌雄双煞。”

    白脸谱感受到自己真容暴露,神情更加冰冷,出声道“是双侠!”

    此时面具已破,她再出声,也不做掩饰,已经恢复了真实的声线。

    言罢,再度抢攻而上。

    可惜,见识过白脸谱无骨柔功之后,赵权便不会再被她钻空子了。

    双方交手几招,赵权猛然一掌印在她的心口上。

    嘭!

    将白脸谱击飞出去,溅起一片尘埃。

    刚想起身再战,面色猛然一红,顿时一口鲜血喷出。

    神情也变的萎靡不振,失去起身的力气。

    赵权缓步走上前来,白脸谱所在的地方,与红脸谱并不远。

    看了看两人,赵权道“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白脸谱冷哼一声“我们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既已败于你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赵权道“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就放你们一命怎么样?”

    白脸谱啐出一口血沫,道“是这苍生黎民派我们来的!铲除你这等杀人魔头,我们惩恶扬善侠义双使责无旁贷!”

    赵权眉头微蹙道“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我看你是没遭受过社会的毒打吧!”

    放弃询问白脸谱,赵权转而看向红脸谱。

    摩挲着下巴,道“让我猜猜,你们是朋友关系。”

    红脸谱不为所动。

    赵权继续道“那就是兄妹关系咯?”

    红脸谱仍旧不为所动。

    赵权出口道“既然都不是,那一定是夫妻关系了。”

    红脸谱虽仍旧不为所动,但眼神却微不可查的闪了闪。

    白脸谱却出声道“谁跟他是夫妻关系,你要杀要剐,赶紧的!休要在这里羞辱我们!”

    赵权哈哈一笑,道“那看来是暗恋关系!”

    嘴角勾动,不理会白脸谱的叫嚣,转而对红脸谱道“你们这么些年,一定在江湖当中得罪过不少人吧?其中应当不乏穷凶极恶之徒。”

    “若我将你这梦中情人送去勾栏之中,任由那些以往仇人前来采摘蹂躏,而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那个时候,你一定很想死吧,但我绝不会让你死,相反,我会让你活的好好的,比任何人都好。”

    “你知道我说到就一定能做到。”

    红脸谱虽没说话,面色却一片惨白,显然已经在脑海当中想象出了那样一幅画面。

    若当真实现,究竟该是如何的炼狱深渊。

    而他对赵权威胁的真实性,也没有丝毫怀疑,在他看来若自己再继续顽抗,赵权一定能够言出必行。

    红脸谱双目赤红,全身禁不住恐惧的颤抖。

    而白脸谱也没有了先前的硬气,语气之中难掩的惊慌“如此恶毒行径,你若还是个男人,就给我一个痛快!杀了我吧!”

    赵权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凝视着红脸谱。

    半晌,红脸谱情绪稍稍平复,哀叹一声。

    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赵权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红脸谱道“没有人派我们来,我们只是知晓你的恶名,前来惩奸除恶。”

    赵权颇为意外的挑了挑眉,他本以为是梁家对他有所行动。

    所以依旧借着之前那个由头,对他动手。

    至于这两位,肯定是收了梁家的钱财,反正梁家从不缺钱财。

    却没想到,这两位还真就不是梁家派来的。

    现在红脸谱心态已崩,赵权不认为他会继续为梁家隐瞒,那样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赵权摩挲着下巴,随后出声道“难道你们不知道梁家与童家,虽同处一派,但其实乃是世仇,童家被灭,分明为梁家所为,你们又是为何要找我?”

    红脸谱一愣,道“可是江湖传闻,童家惨案就是你所为,并且已有许多人为之证实了!”

    赵权也有点意外,道“证实?我倒要听听,究竟是谁能证实这件根本不存在的事儿。”

    红脸谱道“寒山大侠须高寒,三局总镖头徐浦则,皆能够证明童家被灭,乃是出自你手!”

    赵权眉头皱起,意识到事情忽然变的有些不简单了。

    那所谓的寒山大侠,赵权也曾听闻过,他的侠名的确不小,在江湖上也是信誉的担保。

    而徐浦则,赵权更有印象,先前他还与梁溢笃父子共同出现在潜山城,想要找赵权出口保下他要押送的一批红货。

    如今看来,当日他与梁溢笃一起出现,恐怕绝非是巧合。

    徐浦则乃是三局总镖头。

    在江湖当中走镖,最重要的就是信誉和人脉。

    能做到三局总镖头,显然这两种东西徐浦则都拥有。

    有他为梁家证实,的确能够取信许多不明真相的江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