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三一二章:追杀梁进

第三一二章:追杀梁进

 热门推荐:
    随后赵权不再去管拳狂,对周围惊世会弟子一挥手“彻查梁府,一个也不要放过!”

    众弟子听命,立刻展开行动。

    梁府面积不小,要彻查一遍的话,还需要一些时间。

    赵权安排好之后,没过多久,便见戚惜霜带领桑泉和芮羽也赶来了梁府内。

    站定后,戚惜霜对赵权禀报道“帮主,我已将海沙派总舵所有人全部控制。”

    赵权微微颔首。

    梁府只是梁家的大本营,除此之外,海沙派的总舵也位于滨海城内。

    方才戚惜霜便是率领另一部分弟子,前去总舵了。

    现在可谓兵败如山倒,梁家已然大势尽去,有戚惜霜出面,镇守总舵内的海沙派头目,也只好投降。

    忽然,只听在梁府身处,传来一阵打斗之声。

    赵权眉头一挑,连忙施展轻功而去。

    越过众多屋檐,来到梁府深处,只见白愁飞正在与十名身穿黑衣的东瀛武士战斗。

    被打斗声吸引来的七海龙王也加入战团,很快便将这十人制服。

    赵权终于找到了东瀛人的蛛丝马迹,眼眸一闪,走上前去。

    这十人武功倒也不弱,可惜他们遇上的是白愁飞与七海龙王联手。

    除了在刚刚交手时,死掉了三个外,还剩七人。

    白愁飞将这七名忍者的面罩扯下来,顿时露出了他们的真容。

    赵权道;“高崎建吾和高桥健次郎在哪里?”

    其中一名黑衣人紧盯着赵权,道“杀了我们吧,我们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赵权听到他的回答,却眉头微微一皱。

    看向他“你们不是东瀛人?!”

    赵权上次见过高桥健次郎,他的神州话说的就已经算不错了,但仍然还会有一些奇怪的口音。

    让人一听便能听出,他并非神州人。

    可此时这黑衣人说话,虽也带有口音,但赵权一下就能听出,他的口音乃是滨海这一带人特有的口音。

    一个东瀛人,如果能够说一口流利的神州话,或许能用语言天赋过人来解释。

    但不止能说一口流利的神州话,甚至连当地口音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眼看这些黑衣人闭嘴不谈,赵权双目微冷,对白愁飞道“让他们开口。”

    随后便转身离开。

    他并不是要走,而是觉得其他地方都没有黑衣人存在,唯独埋伏在这里。

    所以附近或许能够发现什么不同之处。

    果不其然,赵权在白愁飞发现那些黑衣人的院落当中,察觉到院中假山有异。

    走入一看,假山之内果真别有洞天。

    黑黝黝看不真切,但能够看出这假山连接着一个洞道,不知通向何方。

    不过短短一刻钟时间,白愁飞便走了过来。

    拱手道“帮主,搞定了。”

    赵权暂时放弃深入洞内一探究竟,返身跟白愁飞一起回去。

    只见仅仅一刻钟时间没见,这群黑衣人却好像受了几天几夜的折磨。

    完全大变了样儿。

    甚至于周围守卫的惊世会弟子,在看向白愁飞的时候,都有些畏惧。

    白愁飞却好像什么也没干,甚至身上一点血渍都没有,仍旧是一如既往的潇洒出尘。

    赵权随意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七人,然后对白愁飞道“都招了吗。”

    白愁飞点头“都招了。”

    赵权“他们究竟是谁的手下。”

    白愁飞“他们都是梁进的手下。”

    赵权微微挑眉“哦?梁进的手下?”

    白愁飞“不错,其实梁家一直有送人去东瀛学艺。”

    赵权想起之前,追杀戚惜霜与童钰的那些人。

    利谷为首,带来的黑衣人,所使的便是东瀛武学。

    点了点头“为何先前没有见到。”

    白愁飞道“学成而归的不多,梁进手下也只有二十人。”

    赵权“另外十人护送梁进逃了?”

    白愁飞“不错,走水路逃的,往海里去。”

    赵权忽然想起那假山内的洞道。

    “从那假山内逃的?”

    白愁飞微微皱眉,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看来你并不老实。”

    随着白愁飞的话,黑衣人浑身剧烈颤抖。

    竟是想要直接咬舌自尽,奈何提前一步被白愁飞卸掉了下巴。

    不用黑衣人回答,赵权已经知道了答案。

    “杀了吧。”

    得到命令,白愁飞毫不留情,直接出手取了七人性命。

    赵权看了看白愁飞与七海龙王“你们俩随我来,其余人留下来打扫战场。”

    却不想拳狂突然出声“我也要去!”

    赵权看了看他,拳狂眼中只有坚定。

    “没有人能够阴了我拳狂,还可以活着!”

    赵权不置可否,转头向着假山方向走去。

    拳狂紧跟而上。

    他不会去管赵权有没有答应,而赵权亦知自己答不答应,拳狂都一定会来。

    一行四人不再耽搁,来到假山前。

    梁进离开的时间不会太久,但洞道内情况不明,谁也不知他已经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众人都曾被梁进阴过一次,所以在进入洞道之时,格外小心。

    四人均内力深厚,能够做到夜间视物,洞道内虽黑,却也不能难住四人。

    一路前行,赵权明显感觉空气之中水分越加充分。

    周围也泛着潮湿的味道。

    行了大约一刻钟时间,便见到前方透着一处光亮。

    四人不再像先前那般小心,立刻全力施展轻功,不消片刻光亮越来越大,原来是洞道已经到了尽头。

    重新沐浴在阳光下,长时间处于黑暗的眼睛被阳光照射,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不过这种状况维持的时间很短,转瞬即逝,赵权环顾四周,只见这里竟是一处野外。

    回头看去,只见洞口所在位置较为隐蔽,但整体位置可以看出,此地已经出了滨海城。

    看样子,那假山内隐藏的洞道,便是梁家为了以防万一,预留的逃命通道。

    梁进眼看梁家大势已去,不得不率领心腹手下离开。

    留下的十个,想要尽可能多拦赵权等人一些时间。

    剩下十人则带在身边,贴身保护。

    既然那黑衣人已经说了是走水路,赵权也已听到了水流声。

    循着声音而去,四人穿过小树林,便见一条河流呈现在眼前。

    滨海城本就是沿海城市,城外没多远就能抵达海滩。

    这河流向东而去,显然最后乃是汇向大海。

    并且赵权还在不远处的河边,看到了破碎的几艘渔船。

    看样子,这些船乃是梁家放置在这里,以备不测之用。

    梁进率领十名手下来到,只需要一条船就够,所以便将剩余船只尽数毁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