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三六八章:被逼的

第三六八章:被逼的

 热门推荐:
    虽然早有所预料,但赵权还是稍微有些惊讶。

    没想到这高颂竟然连唐家的人,都能拉拢的到。

    他可还记得当初在小河村,段鸿煊中毒之后,星宿老仙是第一个冲出去的。

    而第二个冲出去的,便是唐乐宇。

    更是拿出了暴雨梨花针来对付段鸿煊。

    可惜那个时候段鸿煊已经快要压制不住誓殺天,又受到暴雨梨花针的威胁。

    封印便已经松动,神功自保之下,罡气暴涨,将激射去的暴雨梨花针又反弹了出去。

    唐乐宇当场丧命,成为那次事件当中第一个死掉的人。

    而先前拿出了往生极乐逍遥水,并且怂恿星宿老仙下毒的,也是唐乐宇。

    唐乐宇既是代表唐家堡而去,显然,唐家堡跟誓殺天之间恐怕也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怨。

    只不过唐家堡的人倒是谨慎的很,乾元真人派灵云子去请人,结果就请来了随身带着往生极乐逍遥水和暴雨梨花针的唐乐宇。

    再之后,不论江湖上闹的多欢,唐家堡始终窝在川府内没动静。

    却让赵权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找到唐家的人。

    这一发现却是让他燃起了兴趣。

    高颂带着三人一路走过,向着城外而去。

    他虽邀请元京在繁华的悦来客栈见面,但实际上却是根本就没有住在城内。

    很快,便来到一处庙宇前。

    赵权看着不远处显得有些破败的庙宇,道“就在这里了?”

    高颂点了点头。

    这一路走来,倒也并非没有半点收获,起码已经从高颂嘴里得知了这个秘密小团伙内,有多少成员,都是什么人。

    其中第一个,便是这庙宇的主人,一个叫常慧的和尚。

    这和尚大概十几岁的时候,还是寻常百姓,他的父母与他一起来寺庙烧香。

    结果誓殺天与追杀他的人在附近展开大战,而常慧的父母则被殃及了池鱼。

    常慧痛失双亲,无依无靠的他则被寺庙收养,从此遁入空门。

    只不过当了和尚,也不能消解他心头的恨意。

    所以常慧被高颂拉拢,并且还提供了寺庙当做众人休息的场地。

    其他,还有一名先天中期的刀客,江湖绰号‘丧门刀’张同。

    一名先天初期的剑客,江湖绰号‘辣手剑客’步摧花。

    还有一名先天初期高手,江湖绰号‘裂骨魔手’罗弘毅。

    以及那名唐家外出游历的弟子,江湖绰号‘毒手毒心’唐飞文。

    加上高颂这名先天中期的高手,一共便是六人。

    若当真能将银月枪客元京也拉拢过来,倒也算是一股不弱的势力了。

    如果不特意针对赵权跟浮沉动手,而是专门挑惊世会下属堂口和分舵动手,恐怕除了几分比较重要的分舵外,大多数堂口都抵挡不住。

    只能让叶孤城与归海一刀跑一趟,但如果他们采取游击的战术,那将更麻烦。

    而这些人,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除了唐飞文之外,其他人都不依附于任何势力,也无门派。

    属于江湖上的散客。

    赵权示意了一下;“都在里面吗?”

    高颂双腿有些发抖“都在都在里面了”

    赵权微微颔首“那就进去吧。”

    高颂咽了口唾沫,当先一步走入寺庙。

    庙内已经没有其他和尚了,当常慧将这间庙宇当做众人的栖息地之后,便将庙内其他的和尚都遣送了出去。

    庙并不算大,进入庙门之后,便见到一个小广场,正面是供俸佛祖的大殿,两侧偏殿则供俸着文殊与普贤两位尊者。

    此时,正有一名虬髯大汉,在小广场上面练习刀法。

    此人正是丧门刀张同。

    眼看高颂回来,笑道“高兄,事情还顺利吗?”

    于此同时,后面的赵权三人也走了进来。

    张同不认得赵权与浮沉,却认得提着亮银长枪的元京。

    顿时笑道“看样子很顺利啊,元老弟,欢迎你的加入!”

    随后看向赵权与浮沉;“不知这两位怎么称呼?”

    赵权只是笑笑不语。

    高颂则十分自觉的走上前去,道“老张,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我不止拉拢来了元少侠,还碰到了另外两位志同道合的江湖朋友。”

    张同挑了挑眉毛,显得有些高兴。

    毕竟加入的人越多,他们的力量就越强。

    高颂则继续道“你去通知他们都过来吧,让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新加入的朋友。”

    张同笑道“好勒,我这就叫他们都出来!”

    说着,便返身跑向后面的禅房。

    不一会儿,便见四人跟着张同一起回来。

    其中相貌清秀,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的男子,大概在二十五左右。

    正是辣手剑客步摧花。

    身穿锦袍,相貌平凡毫不起眼的三十多岁男子,正是裂骨魔手罗弘毅。

    一身紫红色衣袍,腰间插着一排飞刀的瘦高男子,便是唐家子弟,江湖人称毒手毒心的唐飞文。

    最后则是秃头长须,身穿袈裟的常慧和尚。

    几人来到广场之上站定,却是无一人能够认出赵权的真实身份来。

    不过在这个信息传递不方便的时代,对面不相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唯独常慧老和尚,还未来及跟高颂打招呼,就猛然瞪大了眼睛。

    指着浮沉说不出话来。

    浮沉虽然被关在镇魔塔三十年,但跟三十年前的相貌差距并不大。

    当初常慧目睹父母被波及而死的时候,已有十几岁,能够清晰的记得仇人的面容。

    此时见到浮沉的样子,当初的一幕幕再度浮现在脑海之中,竟是一时间无法说出话来。

    张同来到他身边“常慧大师,你怎么样!”

    听到身边人的提醒,常慧和尚这才缓过神来,出言道“他就是誓殺天!”

    此言一出,场中可谓无人不惊!

    “什么!”

    众人连忙向后退去。

    却忽然只见一道深紫色的椭圆形罡气一闪而逝。

    咔擦!

    众人便听到后面,传来爆响声音,碎石迸飞划过面庞,竟流淌丝丝血迹。

    众人向后一看,只见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道宽一尺,长五丈的沟壑。

    沟壑边沿的石砖,似乎被什么力量所腐蚀,融为一团。

    赵权淡淡道“谁若再退,便如此沟。”

    出手的当然不是赵权,而是浮沉。

    张同等人再不怀疑浮沉的身份,却率先对高颂目眦欲裂道“高颂,你这叛徒!!”

    高颂面带苦涩“我也是被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