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获得排云掌 > 第三八五章:不醉不归(1/5)

第三八五章:不醉不归(1/5)

 热门推荐:
    赵权在打下星宿宫之后,便直接逗留在这里,并没有返回潜山城。

    此时的星宿宫,已经重建的差不多了。

    遭受破坏的建筑,在惊世会弟子的召集下,以高额费用雇佣城内的百姓,进行重新建设。

    不止将被破坏的城池修复,还让大多百姓接受了他们的存在。

    毕竟惊世会一直没有参与到对星宿宫的正面战斗上来,最后甚至还出手救下了那些平民百姓的性命。

    因此城中百姓对他们敌意稍轻,只需要一些甜头,便接受了统治者换人的现实。

    此时,内宫里的快活楼中,赵权正在与人高声谈笑,大口饮酒。

    这快活楼是星宿老仙专门用来招待宾客,举办娱乐活动的场所。

    上下五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娱乐方式。

    能让赵权亲自招待,并如此郑重的,显然不是一般人物。

    而在他对面的,却只有一个人。

    一个笑容开朗的年轻人。

    “哈哈,喝!今日咱们不醉不归!”

    赵权举起杯中美酒,向前一送。

    对面的年轻人,也跟着兴致高昂的举起酒杯。

    啪!

    一声清脆的碰杯声,在大厅内响起。

    两人均是一口饮尽,滴酒不剩。

    赵权爆发一阵爽朗的笑声,今日可算是他近些时日来最开心的时刻了。

    只因对面这年轻人的到来。

    他不仅是自己的酒友,更是兄弟。

    他就是黎笙!

    黎笙看着周围装饰富丽堂皇的厅堂,不由得感慨道“真没想到,这么久不见,大哥竟然连传闻中的星宿宫,也给打败了。”

    赵权微微摆手道“星宿宫沦落至此,乃是有着多方缘由,却并非我惊世会一己之力。”

    星宿宫先是在岐地,被水麒麟干掉许多部长,虽然后来又有补充,但功力和经验终归不如老人深厚。

    之后星宿老仙又被誓殺天重伤,一路追杀至傲来府,四部的人为了接应老仙,在平沙谷亦是损伤惨重。

    又被诸多势力和高手围攻寻仇,直到最后浮沉亲自出手斩杀星宿老仙。

    这里面有着诸多巧合,才导致星宿宫彻底破灭,被惊世会捡了便宜。

    若是全盛时期的星宿宫,赵权带着整个惊世会攻打,在没有浮沉帮助的前提下,恐怕也要经历一番苦战。

    黎笙听罢之后,连连赞叹道“大哥的经历,果真荡气回肠,令人羡艳。”

    赵权笑道“你小子别来这套,这段时间在上江府生活的还不错吧,看你满面桃花开,是否已是抱得了美人归?”

    黎笙也不知是醉酒原因,还是被赵权调笑。

    面颊竟是泛起一丝红润,摆手道“大哥说笑了,我与和熙情投意合,的确已在父亲的见证下结为夫妻。”

    赵权微微有些惊讶,随后便嚷嚷道“好啊你小子!成亲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不通知大哥我!当罚三杯!”

    黎笙也不犹豫,立刻将杯中酒水满上,三个仰脖,三杯酒灌入肚内。

    赵权哈哈笑道“当初刚刚见你,还是一个毛头小子,没想到一转眼便已成家立业,可喜可贺,当再饮三杯!”

    黎笙面露一丝苦笑,不过他亦是贪杯之人,美酒当前多喝只是享受,绝非折磨。

    当即端起酒杯,便要饮尽。

    却被赵权拦下,也跟着端起酒杯道“这一杯,是敬黎伯父的,许久不见,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好?”

    黎笙与赵权碰杯,饮尽之后叹道“父亲半生悲苦,如今虽功力全失,甚至不如常人,但却比以往更加快乐。”

    赵权微微颔首,当初黎飞沉被焦修远抓住,不止利用‘逆轮回’吸干了内力,更将其手脚筋挑断。

    纵然之后又重新接上,但也仅限于日常行动无碍,休说与人交手,就是重一些的力气活儿都干不成。

    堂堂先天后期高手,一朝沦为废人。

    但他却仍旧很快乐,因为儿子回到了身边,还有了一个儿媳妇,三人一同过着平凡人的生活倒也惬意。

    赵权再次端起酒杯“这第二杯,是敬弟妹的,祝你二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黎笙哈哈一笑,与赵权碰杯。

    酒杯放下,赵权道“当初我第一眼就看出弟妹非是一般庸脂俗粉,都说这英雄配美人,果真不错,哈哈!”

    黎笙连连摆手“大哥休要再笑话我了,我哪敢称什么英雄,不过是芸芸众生中再寻常不过的一份子罢了,倒是大哥你,才是真英雄!”

    赵权挑眉道“哦?老弟这何出此言?可知现在满江湖的人都欲将我除之而后快!天武盟更是发出英雄帖,广招天下英豪,举办除魔大会,就是为了铲除我这惊世会!”

    黎笙道“第一,我大哥绝不会是江湖上传言的那种魔头,因为我相信你!”

    一句相信,在如今的江湖上是何等的奢侈。

    能够无理由,无条件信任对方的人,才无愧于兄弟二字!

    黎笙继续道“第二,我早已将事情来龙去脉调查清楚,那誓殺天实际乃是有两大人格,一善一恶,如今善恶烟消,只余浮沉。他们非但不感激大哥你为他们报了仇,消灭了誓殺天,反而闭上眼睛不愿看清事实,为心中仇怨驱使,甘心沦为的傀儡奴隶,殊不知冤冤相报何时了,如此作为只会令混乱的江湖,乱上加乱,又不知要死掉多少条性命!”

    赵权挑起大拇指“说的不错!”

    其实这件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

    有的人认为人格分裂,彼此间并没有什么关联,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只不过是共用一具罢了。

    而有的人则认为,不管他有几个人格,从外表上看,始终都是他自己,那么不管是什么人格做出来的事情,都要算在所有人格的头上。

    这就会有一个比较哲学的问题,那就是人格分裂究竟是一个人,还多个不同的人?

    人的死,究竟是人格上的消亡算死亡,还是的消亡算死亡?

    显然,黎笙与赵权的认知是一样的,每一个人格都是独立的个体。

    所以誓殺天惹得祸,不应该算在浮沉身上。

    这一点,元京也是这么认为的。

    赵权当即端起酒杯“第三杯酒,我敬你!锦上添花何其多,雪中送炭有几人!你能在这个时候来找我,这个情儿,为兄承了!”

    黎笙也高举酒杯“这一杯酒,应该敬兄弟。一声大哥,便永远是大哥!我若不来,当那缩头乌龟,就是你弟妹也绝不会答应的!”

    赵权大笑“哈哈,说的好!敬兄弟!”

    黎笙“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