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派成仙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第四百一十四章

 热门推荐:
    狐狸不以为意,也半点不胆怯的与几位佛陀对视。

    他知道这些佛门里的人有个说法,就是金刚护卫,是面恶心善。

    果然,一个金刚佛陀开口问“来者何人,所来何事?”

    狐狸行了一礼然后道“自北方阿迦诺逻佛在的地方而来,所来是状告阿迦诺逻佛草菅人命!”

    守门的金刚闻言,都紧锁眉头。

    这时候,狐狸他们就听见一声庄严的佛音道“放他们进来!”

    金刚佛陀闻言,就身子往旁边闪,让出来一条过道。

    狐狸带着万方往里去,他发现万方这个人,胆子还挺大,虽然是乡野之人,但是到这样的地方来,竟然半点不惧。

    不过还是隐约看得出了,他有些激动,估计是有一种夙愿快要实现的快慰吧。

    一路上,都是庙舍花草,没有说头,很快的狐狸直接顺着门,一直进过九个院落,才看见法相庄严的毗释修佛。

    狐狸双手合十,躬身一拜,口中道“小修见过佛祖!”

    万方心里奇怪狐狸竟然敢见佛不跪,但是他可不敢,于是拜倒佛前,口尊“小民给佛祖见礼了了!”

    佛祖身边无人,他自己合十点头,然后道“俩位不必客气!”

    狐狸知道在大能面前,说话是需要主动的,于是他主动道“佛王,如今阿迦诺逻佛在北面于信众中吸收功德还有生机,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毗释修佛闻言倒是大惊,他戚眉道“此话可是当真?”

    狐狸和万方异口同声“千真万确!”

    其后,狐狸把北方那个阿迦诺逻佛圣庙举办佛祖加持礼会的场景描述了一遍,还取出来那本他临行前带走的众生经,交给了毗释修佛。

    这里得说一下,狐狸倒是看了一眼那经文,可是上面用的是青莲佛国的佛语记录,他基本不认识。

    毗释修佛接过狐狸给的众生经,完完整整看了一遍。

    狐狸只见他面容越来越凝重。

    “这是一本上古邪经的变换经文啊,它原来的原型名字叫做杀心经,本来是用来夺人寿命的!不过它的确能够顺便夺人功德因果……”

    狐狸闻言道“如此说来,那个阿迦诺逻佛主要目的,是为了延寿或者增加功德?”

    毗释修佛“不知,不过至少是其中一个了!”

    狐狸心道,两个都是好东西,谁会嫌少。

    他继续问“佛祖,那个杀心经不是说是为了吸收他人的功德和寿命吗,那为什么,阿迦诺逻佛不是自己念,而是让信众念?”

    毗释修佛“因为这杀心经,顾名思义,就是具有双重作用的邪经,如果念经者本身无法控制的话,就是起反作用。

    而阿迦诺逻佛让信众念的这本书,就是让信众的信念反转,容易被他吸取功德气运吧。

    好在这不是真正的杀心经,所以效果不会特别大。”

    狐狸道“他需要向亿万人吸取功德,自然还是徐徐图之为好!”

    毗释修佛点头“应当是如此说法。”

    狐狸“请问你知道天地功过录的下落吗?”

    毗释修佛点头“它被阿迦诺逻佛带走了!”

    狐狸心道,这个毗释修佛果然知道此事。

    这时候万方倒是心虚的看了一眼狐狸,他本来的交换条件,没想到被人家佛王一口道破,顿时心里有些心虚。

    狐狸没理会被自己消除记忆,所以心虚的万方,继续问毗释修佛“那佛祖知不知道,阿迦诺逻佛可以用它做些什么事情?”

    毗释修佛“他能运用天地功过录这个宝物的地方不多,最多就是蛊惑人心……我的意思是说,用它做好事,获取民心!”

    狐狸点头“原来如此,不过佛祖知不知道天地功过录被带走的过程,毕竟我听说这个宝物屹立青莲佛国亿万年,何以被他取走?”

    毗释修佛叹气“这个阿迦诺逻佛并非凡胎,但是他出生于何处,我用天眼神通都看不透,不过他本人身上有着与天地功过录相通的气息。

    这种气息并不像是因为使用天地功过录而产生的气息,反而像是他们本来就同气连枝的样子!

    当初我们为了查找天地功过录下落,才在后来发现了已经收买了许多信众的阿迦诺逻佛。

    后来我发现其宣扬的教义,颇有些极端思想,所以才斥之野狐禅。

    就是在其后的坐坛论禅中,我发现了他与天地功过录的气息有关联。

    可惜最终没有能够留得住他。”

    狐狸心里寻思着毗释修佛的话,听他这个意思,应该是本来打算捉拿阿迦诺逻佛,结果现场形势反转,所以失败了。

    他一时也疑惑,这个阿迦诺逻佛究竟是靠什么本领,竟然把主场的毗释修佛,弄得颜面无存的。

    “如今阿迦诺逻佛占据北方,佛王可想出来对策了?”

    话都说到这里了,狐狸也不觉得提起这个问题,会伤及毗释修佛的颜面。

    毗释修佛摇头“完全没有办法,我与他,斗的是佛念。本来我还在奇怪,何以他一个非正统佛修,佛念竟然能完全抵挡住我,而且时不时还能尤胜于我。如今你们的消息,倒是解了我的疑惑!”

    狐狸“我想感受一下佛祖的佛念攻击,不知道佛祖能否成全?”他是想着,自己毕竟要客观的知道,这个佛门攻击的方法,才好想办法找出阿迦诺逻佛的破绽,予以攻击。

    毗释修佛闻言却道不可,他道“这位朋友,你虽说是仙体之身,可是面对佛念却是无法抵挡的,因为我们这个是比拼的念力。

    可以说,世间所有人的念力,都没有佛念强大,这是会伤及根本的存在!”

    狐狸“意思就是说,无论用什么法宝都无法抵抗吗?”

    毗释修佛思考了一下“基本上来说,的确如此。唯大功德加身的人,可能才不会受佛念之力攻击的伤害!”

    狐狸有些头疼,如今这样是不是就代表束手无策了啊,那自己这一趟难道要无功而返吗?

    狐狸突然想起闭乾坤,于是他取出来,批于身上,然后道“毗释修佛看我这样仙器,可能抵挡念力?”

    毗释修佛摇头“佛念穿透力,并非表面意义上的东西,它是能无孔不入的,这个仙器屏蔽的是气息!”

    狐狸其实就是不死心的问问,他自己的大概预料到结果。

    “佛祖,那你们照此情形下去,恐怕会让整个青莲佛国沦陷吧?难道真的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了吗?”

    毗释修佛沉默良久“的确是没有办法,到时候恐怕唯有死拼,不过到那时候,恐怕也没有什么机会死拼了。毕竟阿迦诺逻佛如果一直累积功德的话,佛念会增强到可怕的程度!”

    狐狸忧愁的想着,自己这次来此,估计是白来了,那功德的增长岂是轻易得来。

    如此要是面对阿迦诺逻佛,自己只有干挨打的份了。

    万方听过了狐狸与毗释修佛的对话,却是由喜转悲,他本来还想自己这次一个能够通过揭发阿迦诺逻佛伤人,得以报仇雪恨呢,没想到结果却是如此。

    他说道“我们难道不能在北边散布消息,揭穿阿迦诺逻佛的罪行吗?”

    毗释修佛摇头“阿迦诺逻佛最近布置的结界,我都进不去,无法作为!”他说话,但是眼睛却看向狐狸。

    狐狸明白他的意思,于是问到“那我如果能让你们进去,不知道佛祖有没有什么办法?”

    毗释修佛眼中闪过了然,但是他道“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奈何得了阿迦诺逻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