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竟然成了前辈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深入

第一百二十五章 深入

 热门推荐:
    陈抱月身前的愿身睁开四目,四道神芒闪动,划破了眼前的黑夜。

    在愿身看去,遮天符笼罩之下,十丈外仍旧是漆黑如墨。

    但是在这黑漆的无边寂静里,却忽地有点点繁星亮起。

    那是先前就见识过的愿力白光。

    点点愿力白光,如同萤火虫,向着愿身飘来。

    愿身缓缓向前一步踏出。

    眼前已经不再是黑夜。

    在愿身的视野当中,天坑亮白如昼。

    愿身缓缓转身,目光看向某处,那正是陈抱月本体所在。

    目光所及,那里似是一片虚空,什么也没有。

    但是愿身与本体自己的联系,却让陈抱月轻易地互相感应。

    愿身向前伸出手来,缓缓一拳捣出。

    面前某处虚空轻轻颤抖着,一道黑漆的灵符缓缓飘落。

    遮天符形成的黑夜就此被破解,陈抱月的本体从黑夜中显露了出来。

    他拾起那道黑漆的灵符,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将之收入如意囊中。

    这一道遮天符作用非常奇妙,留着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呢。

    哪怕不用,闲暇时拿来研究一下,也挺可以消磨时间的。

    他看着自己的愿身,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遮天符的作用不可谓不强,可惜好像对于愿身这样的神道产物没有什么作用。

    感受到源源不绝的愿力白光飘来,陈抱月有些纠结。

    终于,他摇了摇头,还是收回了愿身,重新变作了真煞境修行者。

    就在刚刚那一个瞬间,四面八方传来的信息很是让他吓了一跳。

    这“香火引愿法”修出的愿身似乎有些古怪,在这个天坑之中,他并不太愿意一直保持着愿身的状态。

    收回了愿身后,看着天坑的深处,他不禁有些犹豫。

    如果没感觉没有错的话,方才那愿力白光中隐隐约约传来的信息,十分诡异:

    “……太阳……”

    “……神君……”

    “……陨难……”

    ……

    愿力白光中的信息并不连续,只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

    其中反复出现的,便是“太阳”、“神君”、“陨难”这三个词。

    这本不是陈抱月能够理解的某种怪异语言,但是处于愿身状态之下,他自然而然就明白了。

    神君,到底是什么?

    莫非是自己修行的“香火引愿法”之类神道功法,到了一定阶段之后的称谓?

    他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这许多,但是人却已经向前而去。

    在刚刚愿身的感应当中,他已经了解到,在这个天坑的最中央,似乎有着纯粹的阳系力量。

    也许,那便是自己想要寻找的阳系煞坑。

    陈抱月不由得有些兴奋起来,若是能在这里完成了阳煞炼脉,那么自己到这无妄原中的一趟就不算白来了。

    方才愿身状态下,他接收到了愿力白光中带来的很多信息。

    这天坑一直往里,一直往下,便是那疑似阳系煞坑的所在。

    但是,这一路过去,将会有无数的塑魂拦路。

    越是靠近里面,塑魂便越密集,实力也越强。

    陈抱月明白,当进入愿身状态时,那些蕴元境实力的塑魂都无法对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

    但是,这天坑之中,并不是只有蕴元境实力的塑魂。

    内里,还会有着相当于真煞境的塑魂。

    那种实力的塑魂,并不会像那些蕴元境实力的塑魂一样,在自己愿身的呼唤下主动献上愿力白光化作泥尘。

    到了那种实力的塑魂,甚至还会与自己的愿身抢夺愿力白光。

    陈抱月将这归为修炼的本能。

    哪怕这些塑魂基本都没有灵性,但是修炼的本能却并不因没有灵性而失去。

    好处也许就在眼前,陈抱月当然不可能打退堂鼓。

    他御使着如意青鱼,缓缓向天坑深处进发。

    随着深入,那股压制之力越发强了。

    在这一股炽烈阳气的压制之下,陈抱月的法力修为甚至只能运转六成了。

    一路往下深入,他开始遭遇各式各样的塑魂。

    这些塑魂,普遍都有着蕴元境后期以上的实力了。

    不过对于陈抱月来说,这些塑魂仍旧不够看。

    三条如意青鱼,一条御空飞行,剩下的两条闪电出击,路过之地,所有的塑魂都化作飞灰。

    在如意青鱼面前,这些塑魂连一个照面都撑不住。

    而这个时候,路过之处,泥土白如霜,已经没有一丝湿润,内里甚至要有白炽的光透出来。

    终于,在又进入了一段距离之后,陈抱月停了下来。

    他有些犹豫起来,到了这个地方,炽烈阳气浓烈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若不是他撑起了金刚斗身,恐怕身上的衣衫都要被阳气化成飞灰了。

    而到了这时,他所承受的压制力也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一身法力修为甚至只能使出三成来。

    刚刚遭遇的一只塑魂已经拥有了真煞境初期的实力,若不是调动了一丝真煞本源之力,他甚至还不能轻易解决掉。

    而解决掉这只真煞境塑魂之后,陈抱月很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有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收获。

    这只真煞境塑魂被击碎之后,留下的除了一地泥尘之外,还有一枚闪耀着刺目白光的晶石。

    晶石入手,陈抱月禁不住露出了笑容。

    这一枚,竟然是阳系煞晶,而且,品阶还不低,更胜过了先前自己在赤月潭中得到的阴系煞晶。

    哪怕不到天品,但也绝对是地品煞晶中最优质的一类了。

    陈抱月心中一喜,也不急着继续深入了,就在这个深度,沿着外壁转圈圈。

    他心里的想法很朴实:

    这种品阶的煞晶,还是阳系的煞晶,实在是非常难得,绝对要趁这个机会多收集一些。

    至于内里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阳系煞坑,他却不着急去认证了。

    连自己这样的修为实力,也被压制到如此程度,那别人想要进去最中央,也未必那么轻易。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别人进去了,煞坑就摆在这里,也搬不走。

    煞气炼脉需要的时间不短,哪怕别人开始煞气炼脉了,也没有那么快就能完成。

    自己晚几天进去也区别不大。

    而且,看外围这种表现,这个煞坑极有可能是天品的品阶。

    那样的话,这个煞坑完全可以供给巨量的人进行煞气炼脉,不用担心会被消耗一空。

    若是别人来此进行煞气炼脉的话,陈抱月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很友善地对待。

    当然,若是那个小杀器的话,例外。

    那个小杀器,三番两次地给自己使绊子,若是他要煞气炼脉,自己倒是很愿意给他找些事做。

    不过,先从眼前能拿到的好处拿起吧。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