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荆藤芳华 > 019 清华园

019 清华园

 热门推荐:
    ()    孙书记见大家都盯着看,就对酒县长和其他人介绍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省的高考状元刘华,小名刘小伏!”

    酒县长上下打量着这个刚刚从球场上下来的篮球健将,上身的蓝色球衣已经湿透,隆起的胸肌若隐若现;脸部的轮廓也很鲜明,细长的眼睛明亮有神,男人少有的桃红色嘴唇使得眼前高大阳刚的少年平添了一份柔美,整个外表应属男人中的上品。

    刘华不知道眼前这位三十出头、一表人才的男子就是源水县的县长,所以只是礼貌性地冲着每一位领导微笑着。

    “刘华,认识一下,我叫酒子健,源水县的县长,你的大名如雷贯耳,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你就给我这么大的惊喜!”酒县长向刘华伸手笑道。

    刘华双手握住了酒县长的手,心里不免一惊,“好年轻的县长!”嘴里却笑道“酒县长好!”往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傻笑着。

    其他领导也都纷纷上来与刘华打招呼,询问一些自己关心的事。

    站在一旁的孔厂长和工会李主席已经懵了,原来刘小伏就是省高考状元刘华,是他们天天挂在嘴边教育儿子学习的那个榜样?!难怪他不能由始至终参加比赛,因为马上就是开学报到的时间了。

    此时,孔厂长和李主席的心中是说不出的懊恼!早知道刘小伏就是刘华,让他干什么拉炉渣的小工?直接给造纸厂的职工子弟辅导文化课多好,白白浪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刘小伏就是省高考状元刘华的消息在厂不胫而走,加上刘华本就是厂里年轻人心目中的篮球明星、偶像,这下又冠上了省高考状元的名头,可想而知刘华在造纸厂造成了多大的轰动,一夜之间刘华便成了造纸厂传奇式的风云人物。

    队员们把他连续抛向空中,以此来表达兄弟之间的深情厚谊!

    刘华的球衣,队员们一致向厂里要求留给刘华做纪念,孔厂长和李主席满口答应,并且和所有队员一起同刘华照了合影照,照片上方写着造纸厂体队员的名字。

    刘华怀揣着陈淑萍给他兑换的五十多斤国粮票和一百元钱,背着还是上高中时的一套行李,在北京西站下了火车。

    他按照出站口上的标语牌找到了清华的接站点,学哥学姐们热情地接待了这个初到首都的小学弟。

    刘华终于迈进了清华园门。

    虽然他已经把清华校园想象的极其宏大了,可当他漫步校园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想象力是如此的匮乏,如此的小家子气,他觉得自己就像井底之蛙,第一次懂得了自惭形秽是什么意思。

    这里将是他人生真正起飞的地方,他不知道他的人生以后会是怎样?但他却知道他的人生当下该做些什么!因为从小的生活教会了他,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才能得到他所期待的生活。

    他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山里娃,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入学的第二天,刘华就发现校园里的女生寥寥无几,饭堂里几乎看不到女孩子的身影。后来他才知道,他们整个化工系就一个女生,还是瓶底特厚的那位。

    清华园有一点是刘华特别喜欢的,就是学校的体育氛围很浓,可能是因为没有女生的缘故,谁也不怕自己显摆的不好会出洋相。

    刘华的身体素质是整个系里最好的,学校里规定的所有体育项目他都完成的最好,而且还参加了系里的篮球队。

    他的篮球技术是系里公认的好,是同学们公认的不可替代的一号位。

    虽然清华的学习风气很浓,学生们的整体素质、修养都很高,但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这句话确实是真理。

    入学一个月后,高奇成了宿舍里八位同学中的老大,这是一个目光犀利的青年,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浑然天成的霸气。

    高奇是刘华他们班的班长,同学们都尊敬的叫他奇哥,不光是因为年龄上的差异,还因为他是班里唯一的员,系里的团支部书记。

    刘华对班里的干部任免漠不关心,选谁他都没有意见,何况他是班里年纪最小的,更不可能在这些大哥们面前瞎逞能。

    他和所有的同学都相敬如宾,无论对谁都是客客气气,对高奇也是尊敬有加。

    高奇请同宿舍的人一起到西门外的新疆餐厅聚一聚,刘华拒绝了,不是他不愿意去,而是自己的口袋里没有让他任意挥霍的大团结。别人请了,总得回请,虽然他是来自小地方的山村,这个理他还是懂的。

    周末,刘华和同班的李世红在图书馆遇见了,李世红就招手把他叫到了外面,悄悄地问他,“今天周末,老大又招大家出去聚一聚,你去不去?”

    “不去!”刘华毫不犹豫的回绝道。

    “这都第二次了,你再不去就不合适了!”李世红好意地劝说道。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什么叫礼尚往来?我和他的生活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硬攀是攀不上的,反而显得更不合适,我有自知之明。”

    “听说,他的背景不同一般,有了这层关系,毕业分配兴许能沾点光。”李世红目光有些躲闪地说道。

    “你们和高奇结交,就是打得这个主意?也太那个啥了吧?”刘华心里觉着硌得慌。

    “其实,也不完是,高奇他请我们吃饭也是有原因的。”李世红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原因?”刘华问道。

    “高奇上次请我们吃饭,问了一些十三届三中会后,我们家乡发生的变化以及新出现的问题。所以我每次和爸妈通信,都会问他们一些家乡的情况。”李世红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难道高奇是红色子弟?”刘华吃惊地问道。

    “不知道,他说自己是南京人,父母是机关的普通干部,有人打听过,他确实不是北京人。”李世红答道。

    “你们去吧,我不去,我进去看书了。”刘华转身向图书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