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荆藤芳华 > 064 蛛丝马迹

064 蛛丝马迹

 热门推荐:
    ()    “首长,你们说的是不是陈排长?”听到林耕和高奇的对话,刘华也是大吃一惊。

    “是的,就是你说的陈排长,其实那个身份是假的,他的真实身份可是厉害多喽!”林耕笑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种事也能撞倒一起,我真服了!我和刘华同学一年,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他说的大雨村?”高奇懊恼地拍着自己的脑门。

    “刘华,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看到你长得太像陈排长,所以刚才我的心情有些激动,你别往心里去!”林耕拍了拍刘华的肩膀,“以后你就跟着小奇喊我林叔,不对,你得喊我林伯父,别再首长首长地叫,你又不是我的兵。”

    “林伯父!”刘华心潮难平地喊了一声。

    “好孩子!”林耕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可能是人老了,特别容易感情用事!”林耕又拍了一下刘华的膀子。

    “林伯父,你可不老,你的气魄让我们俩个小辈望尘莫及!”刘华的语气是满满的崇拜。

    “就是,我们俩个已经被您老的移山填海工程给镇住了!”高奇也佩服地说道。

    “你们俩个少在这里给我拍马屁,要真是佩服,毕业了都到这里来工作!”林耕笑骂道。

    “林叔,这是两回事!”高奇喊道。

    “在我这里就是一回事!”林耕根本就不讲理。

    “你不讲理!”

    “小兔崽子,你说谁不讲理?”

    “我说的!”

    “看我不揍死你!”

    “您还以为是我小时候呢?您已经抓不到我了!”高奇说着,一下子窜出老远。

    “嘿嘿!”刘华看着一老一小斗嘴,刚才的紧张已经散到天外了。

    “小子长大了,翅膀硬了!”林耕笑着摇了摇头。

    “刘华,走,到我的临时办公室去聊会儿,气温已经开始升高了。”林耕不搭理高奇,对刘华招呼道。

    “嗯”刘华点点头,跟着林耕往一处村落的方向走去。

    这时,轰隆隆的炮声传了过来。

    高奇跟着跑了过来,走在林耕的一侧。

    “林叔,听我爸说,你一直在帮陈叔找王蔷阿姨?”

    “是啊!自从你陈叔出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王蔷阿姨,那个时候你王蔷阿姨已经快生了,唉!”林耕叹了一口气又说道“小奇,你小的时候,你王蔷阿姨可是没少教你弹钢琴,现在水平怎么样了?”

    “很多年都没有摸过琴键,差不多都忘了!嘿嘿!”高奇笑着回答道。

    “奇哥,你会弹钢琴?”刘华抓起高奇一双骨节粗大的手看了看,怀疑地摇了摇头。

    放开高奇的手,刘华把自己的双手伸展开来,翻过来覆过去的打量着。

    匀称修长的手指,指肚圆润饱满,虽然手掌的皮肤略显粗糙,但整个手看上去却也不失美感。

    “兄弟,你的手可是标准的钢琴家的手!”高奇看着刘华的手笑着调侃道。

    “嘿嘿!”刘华得意地笑了起来。

    “你王蔷阿姨是个非常优秀的钢琴家,曾留学f国一家著名的音乐学院。”

    “林叔,这么多年王蔷阿姨就没有一点消息吗?”

    “我怀疑你王蔷阿姨早已不在人世,否则我不可能这么多年找不到她的任何蛛丝马迹。”林耕说着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侧后方的刘华。

    “林叔,如果连您老都找不到王蔷阿姨的话,恐怕”

    “你陈叔说,按照时间推断,你王蔷阿姨的预产期是六三年的农历二月左右。”林耕说着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跟上来的刘华,他发现刘华的眼睛猛眨了两下。

    听到林耕的话,刘华的脑海里突然冒出正月十七吃生日蛋的事来,心中一个激灵,眼睛不受控制地眨巴起来。

    “王蔷阿姨拖着笨重的身体,她是怎么离开那座房子的,太奇怪了?”高奇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我出来工作后,就利用工作之便四处寻找你王蔷阿姨,为了找到她们母子,我把当年最后几天接触过她的人都审了个遍,但他们谁也说不清楚。

    因为他们没有见到过任何陌生人出入那栋房子,也没有人看到你王蔷阿姨走出来过,而你王蔷阿姨却在一夜之间离奇的失踪了。”林耕说到这里,目光变得有些黯然。

    “林叔,我应该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可是我爸妈亲生的,还有村里人都说我长得像我母亲。”刘华赶忙澄清自己的身份。

    “唉!”林耕摇摇头说道“她们是在河北保定失踪的,距离也太远了些,不过任何的可能性我都不想放过。”

    “林叔,也许王蔷阿姨生的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也说不定。”高奇笑着说道。

    “是啊!”林耕点了点头,眼睛又飘向了旁边走着的刘华。

    刘华的目光正好和林耕的目光对上。

    林耕有些尴尬地咧了咧嘴,想笑却没有笑出来。

    刘华的心扑通扑通,神色有些不安。

    林耕收回目光,突然转了话题,“小奇,刘华,我最近正在面向国公开招聘人才,准备在工业区开办一个适应改革开放形势,具备国际交往能力的中级管理人员培训班,你们既然来了,就帮忙张罗做些准备工作,现在这里的人手太紧张了。

    而且hk的招商局帮我们收集了大量各国港口建设的英文资料,都还没有翻译整理出来,这次也要靠你们了。”

    “没问题,林叔,你尽管安排,只要有英文工具书,刘华一准能搞定,您老就放心吧!

    不过您老怎么突然想起来办培训班这招?了不起!”高奇觉得林叔的想法效率很高。

    “因为工业区急需要有一批适应外向型经济发展的人才,你觉得刚招过来的人,他们能适应这种新形势下的工作方式吗?

    目前国内的体制就像一堆螃蟹,你钳着我,我钳着你,谁也别想动,谁都动不了!

    而刚招聘过来的各界精英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捆手捆脚的工作方式,换个新环境他们肯定适应不了,所以我得给他们先洗洗脑,打破他们固有的思维模式。”林耕玩笑道。

    高奇和刘华都被老人风趣的话逗笑了。

    “这里是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重要试点,所以我办这个培训班想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就是让这些即将踏上新工作岗位的领导干部们来一次观念的大改变!”

    “林叔,赵家庄,马家河子,实在是高!”高奇佩服的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在林耕的脸前晃着说道。

    刘华听着高奇的话有些耳熟,猛一下想到了电影《地道战》中的情景,咧嘴笑了起来。

    “你这小子,没大没小!”林耕笑着给了高奇一个后溜脖。

    高奇笑着缩了缩脖子,这次却没敢躲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