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荆藤芳华 > 203 浓浓的乡情

203 浓浓的乡情

 热门推荐:
    ()    因为七奶奶的孙子提前跑回来报信,这会子七奶奶的儿子、儿媳妇、孙子、都从屋里迎了出来,一阵嘘寒问暖后,把舒蒙和朗宁让到了屋里的大炕上。

    七奶奶的儿媳妇赶紧捣火放锅给舒蒙炖水喝。

    “小蒙啊!你既然回来了,是不是该去给你妈上上坟?”七奶奶关心地说道。

    “七奶奶,我刚才已经去过烈士陵园了,给我妈和白叔都烧过纸了。”舒蒙说道。

    “好好,去了就好,唉!这些年每到清明,我就让你保国叔下山去给你妈和你白叔烧烧纸,扫扫墓,唉!”七奶奶说道。

    “谢谢牛叔了!”舒蒙向旁边的牛保国感谢道。

    “谢他干啥?不用谢!”七奶奶嗔怪地拍着舒蒙的手道。

    舒蒙又是一阵鼻酸,这种感觉太熟悉太亲切了!

    “七奶奶,小莉呢?”舒蒙微红着眼睛在屋里看了一圈,没有看到小时候老爱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和舒雅一起喊他哥哥的小丫头。

    “小莉现在是大学生了,她考上了开封市的中原师范大学,昨天来信说马上就要寒假考试了,考完就回来了。”小莉的父亲牛保国自豪地回答道。

    “是吗?小丫头长出息了!”舒蒙笑道。

    “可不是吗?都长成大姑娘了,你现在要是见了她,肯定认不出来。”七奶奶笑道。

    “对了,小雅现在怎么样?”七奶奶想起了和孙女一样大的舒雅,连忙问道。

    “小雅很好,她现在北京上大学。”舒蒙回答道。

    “小雅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了不起!”牛保国夸道。

    “小雅从小就聪明,学习好。”七奶奶说道。

    “小蒙,你的这位朋友,一起来喝口水暖暖身子!”小莉的母亲一手着一个大土碗走了过来,大拇指抠着碗沿边,黑黑的手指都伸到了碗里。

    舒蒙连忙起身接住大土碗,同时喊了一声朗宁“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接着!”

    朗宁慌忙跳下炕沿儿接住了小莉母亲手里的大土碗,只见碗里至少有六个鸡蛋,他一看傻眼了。

    “快吃吧!我放了白糖,可甜了!”小莉的母亲笑嘻嘻地把手在衣服的前襟上擦了擦。

    “谢谢婶子!好多年都没有这样吃过鸡蛋了!七奶奶,我给你拨三个,咱俩分着吃!”舒蒙拿起碗里放着的土陶瓷小勺子,对七奶奶说道。

    “你折腾大半天了,早就饿了,赶紧吃,别跟七奶奶生分!”七奶奶嗔着脸说道。

    “七奶奶,你看着我一口一个把它吃完!”舒蒙乖乖地说道。

    “这就对了!”七奶奶高兴了。

    “舒蒙兄,我”朗宁看着不知道是否洗干净的土碗里的一堆鸡蛋,实在是难以张嘴。

    “废话少说,吃!”舒蒙朝着朗宁一瞪眼。

    “哦,好!”朗宁一闭眼,张嘴先喝了一口水,“嗯,挺甜的,就是不知道这个荷包蛋炖的好不好吃?”

    朗宁看着舒蒙一口一个鸡蛋,便学着他的样子,把一个鸡蛋塞进嘴里,边吸哈着热气边囫囵咬着鸡蛋吃。

    “嗯,还挺香的!”朗宁大脑里的第一个反应。

    “感觉是不是很香甜?”舒蒙咽下一个鸡蛋后向朗宁问道。

    朗宁嘴巴占着不能说话,只好不停地点着头。

    两个人很快把各自的六个鸡蛋带糖水部吃完,小莉的母亲把碗收走了。

    “七奶奶,我今天来的匆忙,也没有给你买什么东西,带了一些糖果和点心给你老尝尝。”舒蒙把朗宁拎过来的袋子放到了炕上,拉开拉锁露出里面花花绿绿的糖果和点心。

    “小蒙有心了!”七奶奶的脸笑成了菊花,露出了没有牙的肉龈。

    “婶子,从小我没少穿你做的衣服,我给你买了一部缝纫机,货过两天才能到,到时候牛叔你用平车去县里的供销社把它拉回来。”舒蒙对小莉的母亲说道。

    “小蒙,你这礼太重了,婶子受不起,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小莉的母亲慌忙摆手道。

    “婶子,我一个大男人留着缝纫机干啥?你要是不要就扔掉,你只要不怕伤了我的心!”舒蒙耍赖道。

    “你这孩子,可真是的,说你什么好!”小莉的母亲感动得眼圈都红了。

    “七奶奶,婶子,我母亲生病以后,多亏你们一家人的细心照顾,让她少受了好多罪,所以在我的心里,你们就是我的亲人!”舒蒙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地哽咽。

    朗宁看着眼前的舒蒙,“。。。。。。!”

    舒蒙和朗宁告别了七奶奶一家,离开了赵庄,下了月山。

    “舒蒙兄,我们现在往哪里去?”

    “我们是坐飞机来的,瑞丽小姐她是开车来的,路又不熟,而且很多路都不好走,一路上肯定是走走停停,估计他们还得两天才能到源水县。我们现在的位置和源水县只有三十多公里,随时都可以过去,但我们得晚两天再过去,而且得找个合适的理由过去。”舒蒙思虑着说道。

    “你昨天晚上跟刘主任打听源水县有没有你爸妈战友的事,是不是就是想当做去源水县的理由?”

    “是的,可惜没有,我得另想办法。”

    “那我们现在回中原饭店等着?”

    “等能等出来办法?”

    “那怎么办?”

    “刘华现在也应该在学校准备寒假考试,等他考完试回来也在几天以后了,我们的目的就是不能让他们两个的关系在春节期间有所突破,得想想办法。”舒蒙说着话,金丝眼镜后面的眼睛随之一眯。

    朗宁发现,舒蒙说话时的神情又恢复到以前那种冷酷无情的状态。

    “走,我们去开封,开封的小吃天下闻名,反正我们现在没事,就当是游玩,顺便去看看小莉那个丫头,否则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舒蒙长吁道。

    “开封有好玩的地方吗?”朗宁来了兴趣。

    “当然有。开封,古称老丘、大梁、陈留、汴州、东京、汴京、汴梁等,简称汴。它是我国五大古都之一、著名的八朝古都。”

    “舒蒙兄,这你都知道呀?”朗宁一听舒蒙说出这么多的名字,感觉很惊奇。

    “宋朝都城东京城是当时世界第一大城市,《清明上河图》就是以那时的盛况为背景所创。

    开封有着‘琪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王州’、‘八荒争奏,万国咸通’、‘汴京富丽天下无’、‘东京梦华’等等的很多美誉,文物古迹遍地都是。”

    “舒蒙兄,没想到你对中国的历史知道的还真不少?”朗宁由衷的佩服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后裔,你也该了解一下自己国家的历史。”舒蒙说话时面无表情,眼睛看着正前方的道路,心里似乎在想着什么。

    “舒蒙兄说的是,我以后是得了解一下我们国家的历史。”朗宁赶紧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