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荆藤芳华 > 245 胡乱猜忌

245 胡乱猜忌

 热门推荐:
    ()    瑞丽在舒蒙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走着,直奔日用品柜台。瑞丽和舒蒙负责选购,朗宁负责付账。买了所需的物品后,四个人就离开了百货大楼。

    回到招待所,服务员看到瑞丽他们回来了,就拿了一串房门钥匙跟了上来。

    看到瑞丽进了房间,舒蒙对刘华说道“刘华,我们到你的房间去,我跟你说几句话。”

    刘华看了舒蒙一眼,没有说什么,就让服务员把自己的房门打开。

    舒蒙跟刘华进了房间,把朗宁关在了门外。

    “刘华,你小子人不大,倒是挺招引女孩子喜欢的?!”

    “舒蒙兄,你说这话是何意?我不明白!”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请你直言!”

    “你既然和李汀小姐两情相悦,那就请你离瑞丽小姐远一点,否则你会同时伤害到两个女孩子!知道吗?”

    “舒蒙兄,你是不是想多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是聪明人的做法!”

    “我不明白!”

    “你就是用这种装逼的表情让两个女孩子为你痴迷吗?”

    “舒大公子,请你说话嘴巴干净点!”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最后身败名裂后悔莫及!”

    “危言耸听!”

    “看来你是要和我对着干了?”

    “舒大公子,我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你明知道我无意于瑞丽小姐,我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不是我碰巧救了瑞丽小姐,我和她的人生永远都不可能有交集,所以我和瑞丽就是普通朋友而已。是你自己疑神疑鬼硬要给自己假想个情敌出来,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弃本逐末吗?”

    舒蒙使劲咬着牙关点着头,他自然明白刘华说的是事实,但他没有想到平时在他跟前总是低眉顺目的刘华,竟敢当面责问他,让他很出意外,他用手点了点刘华,然后扭身开门出去了。

    李汀伤心地回到家里,她冲进自己的卧室,扑倒在床上,无声地流下了眼泪。

    她实在是搞不明白,刘华明明喜欢她,为什么第一次这么重要的约会还带着那个瑞丽小姐,难道自己在他眼中看到的光芒是会错了意?难道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李汀只觉得委屈、伤心、更多的是寒心!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她承认自己骨子里喜欢小布尔乔亚的情调,爱幻想,向往唯美的爱情世界!她崇拜刘华不同于常人的那种智慧、坚韧、奋发向上的精神!

    她曾悄悄去看过刘华的荆藤花园,她觉得刘华的的内心是浪漫的,丰富多彩的,她愿意走进这样一个世界,和他一起携手拥抱美好的明天!

    可今天的一幕让她彻底的心灰意冷,她觉得刘华和瑞丽小姐站在一起,才真正称得上是郎才女貌。瑞丽小姐的家世显赫,是刘华人生道路上的一大助力,而自己就像是硬要插入二者之间的一个第三者,一个自不量力的小丑!

    她觉得自己很丢人,从来没有过的沮丧,气愤充斥着她的内心!她想象着瑞丽小姐现在一定在对着刘华笑话她,笑话她的愚蠢、无知、异想天开。

    她用手使劲地捶打着枕头,发泄着心中的无助、彷徨、失落、羞愤!

    郝青霞下班了,见锅里还捂着李汀的早饭,便走到女儿的房间门口,轻轻地叩了叩房门。

    “小汀!”

    “小汀!”

    房间里没有任何回音,郝青霞拧了一下门把手,门没锁。她轻轻推开了房门,只见女儿穿戴整齐的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连脚上的黑色皮棉鞋都没有脱,黑色的鞋油已经把印花床单都蹭黑了一大块。

    “我说你这丫头,我叫你咋不吭声呢?还有你上床怎么不把鞋脱了,看把这个新单子都给弄脏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洗下来!”郝青霞一边抱怨着女儿走到了床头。

    她推了推李汀的肩膀,“起来了就出来到客厅去,一会儿你李玲阿姨和冯书记要到咱们家来。我去做饭,你帮我招待一下他们,今天中午他们都在咱家吃饭,听到没有?”

    李汀没有反应,也不动弹,就像一个死人一样趴在那里。

    “小汀,妈给你说话你听到没有?”郝青霞的脾气不好,看女儿只顾着睡觉也不搭理她,心中生气,止不住语气就加重起来。

    李汀是在慈父严母的环境中长大的,她怕母亲但不怕父亲,她怕再不吭声母亲就要发雷霆之怒。

    “妈,我那个了,肚子不舒服,让我趴一会儿!”李汀抬起头来,用祈求的小眼神看着母亲。她知道自己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让母亲缴械。因为妈妈是个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另外这个粗心的妈根本不知道哪天是自己的特殊期。

    映入郝青霞眼帘的是李汀有些红红的眼睛,像是刚哭过一样。

    “疼的厉害吗?妈去给冲杯红糖水!”郝青霞心疼地拍了拍女儿的脊背,转身出去了。

    李汀委屈的泪水刷地又流了下来

    很快郝青霞就端着杯子进来了,“小汀,起来喝杯红糖水,肚子就会舒服些。”

    “我知道了,你搁桌子上吧,我马上喝,你先去做饭吧。”李汀把头埋在枕头里,掩盖着她稍有些重的鼻音。

    李汀不敢起身面对自己的母亲,她怕郝青霞看到她眼中控制不住的泪水,到时可是真说不清楚了,弄不好还会露馅的。

    她今天就想这么趴着,不想听任何人说话,她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呆着。

    “那好,我先去做饭了,你记得把它喝掉。”郝青霞叮嘱道。

    李汀抵在枕头上的脑袋点了点。

    郝青霞叹了一口气出去了,轻轻地关上了女儿的房门。

    半个小时之后,李汀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父亲、冯书记、李玲阿姨、冯黎明的声音。

    “郝姨,小汀出去了?”冯黎明的声音。

    “没有,在屋里躺着呢,身体有点不舒服!”郝青霞的回答声。

    “青霞,小汀她怎么了?”父亲李天一向她房间走来的脚步声。

    李汀条件反射地迅速下床,从里面插上了自己的房门,然后重新躺倒了床上。

    “笃笃”敲门声。

    “小汀,给爸爸开门!”

    “爸爸,不要来打扰我,我想睡觉!”

    “哎呀,老李,小汀她不舒服,想躺一会儿,你就别管她了!”李汀听到母亲跑到门边把父亲拉走了,接着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随后,她就听到李玲阿姨关心的问候声,郝青霞都回答了,没有让人再来打搅到她。

    李汀忽然很感谢母亲,从小到大,只要她一示弱,郝青霞的母爱保护欲立马就会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