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荆藤芳华 > 390 女士是中国人?

390 女士是中国人?

 热门推荐:
    ()    原来王蔷进入候机大厅,看到海州机场四个字后,猛地想到自己的皮夹子里装着两张机票,一张是f国至hk的,一张是海州至绿城的,也就是说这才是她回f国的线路。

    当下立刻决定,退票买飞往海州的机票。

    王蔷很聪明,她在飞机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原来她的护照在hk是免签的,所以下了飞机后,她很顺利地就来到了hk,乘飞机飞回了f国。

    她意外地发现,她竟然听得懂法语,而且说得相当流利。

    她原本以为,她就只能看得懂护照上的几句法语。

    原想着,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怎么会生活在f国?语言不通,平时的生活该有多么地不方便!

    “真是老天佑人!会语,我找人就方便多了!”

    她来到护照的鉴证地,想查找一下她户籍的详细信息。

    找到了!

    f国东部临地中海的一个小镇,难怪她这么喜欢地中海风格的东西。

    拿到地址后,王蔷激动的不得了,就要见到自己的亲人了,他们都长什么样?自己见到他们会很亲吗?

    她不知道,因为她除了激动,没有别的感情存在,她对他们很陌生。

    坐了一天的火车,她在这个地中海边的小镇车站下了车。

    小镇的周围是成片的紫色薰衣草,整个空气中都充满了薰衣草的味道。

    她大口地呼吸着简直醉了!

    她走进小镇。

    彩色的石板路,白色的地中海风格的的房子,房前屋后的小花园,把小镇点缀的美轮美奂。

    十分钟后。

    王蔷惊奇地发现,很多家户的门前都盛开着一株株艳丽的蔷薇花,而且和中国的蔷薇花有所不同。

    “难怪林峰说我失忆前告诉他,我喜欢蔷薇花,原来如此!”

    王蔷心中忐忑。

    她按响了门铃。

    一位穿着当地民服的中年男人从房子里走了出来,一步步往小院的门口走来。

    王蔷盯着他,仔细地打量着。

    “嗯,身形和梦中的男人不同,额头不对,眉毛不对,眼睛更不对他不是我梦中的爱人!”

    男人站在了白色的院门内,“请问女士,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打扰了!先生我想问一下,先生是这个家的什么人?”

    “哦,女士,我是这个家的男主人。”

    房子的门再次被推开,走出一位体型高大的f国女人,“亲爱的,来客人了吗?”

    男人说,“亲爱的,是位美丽的女士!”

    王蔷一听两个人的对话,就知道这是一对夫妻。

    男人发现王蔷的眼神有些迷茫,“女士,需要我帮忙吗?”

    王蔷犹豫了一下,拿出自己的护照和原始地址递给了男人。

    女人走了过来,和男人抵着头一起看护照和个人信息材料。

    男人面露惊异,与同样表情的女人对看了一眼。

    “女士,如果你拿了这种护照,你不应该返回来找我们,你应该找给你办护照的人。”男人把东西还给了王蔷。

    “不好意思,我找不到他了!麻烦你告诉我,我怎么才能找到这个人?”

    “oh,对不起,女士,我没有办法告诉你,请你离开这里。”男人做出让王蔷离开的手势。

    “求求你,先生!我失忆了,我找不到家人了!”王蔷哀求道。

    “女士,你不用找他们,他们有可能不在这个国家。”男人耸了耸肩膀。

    “先生,请你告诉我,你的话是什么意思?”王蔷愕然。

    “。。。。。。”男人用怪异的目光看了一眼王蔷,然后低声说了句什么,便搂着女人的后腰回房了,不再理会王蔷。

    王蔷听到男人的话后,完懵掉了,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可怜的王蔷,她那里知道?因为她不愿意加入f国国籍,这本护照是安德烈先生“特意”给她办的。

    镇上的小餐馆内,王蔷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落地的玻璃窗前,看着外面南来北往的游客,和一对对相拥的情侣,心里空荡荡的。

    她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没有爱人,没有家人,没有属于她的真正的户籍,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何处是她的归宿?

    此时,她想起了一年来相依为命的林峰,还有那个聪明有余,耐力不足的李月,还有她的一帮可爱的学生们

    她想起了和林峰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儿子,她脑子里没有一点儿子的印象,还有那个平头下面、额头饱满、眼睛细长的男人,他们都在哪里呀?

    他们一定也在四处寻找她,期盼着和她相见。

    她努力回忆着梦中的那个男人,想尽量想到更多一点的细节。

    “那个军人是谁?他为什么再也没有出现过?”

    想着想着,一阵眩晕袭来,她的脸立时变得苍白起来,痛苦地用手捧住了脑袋。

    她痛苦地呻吟着

    又是一片浓雾,那个军人再次出现了,他的领章帽徽是那么地鲜艳,可他的脸却被浓雾遮挡着

    她的大脑顶部就像被电击一般,直接击到她的心脏部位,分分秒秒想把她拽人黑暗的深渊

    她身不受控制的颤栗着拼命挣扎着,不让自己昏过去,她要看清楚他的长相,是不是和穿藏蓝色中山装的男人是一个人?

    她的神经紧绷,让自己的神智保持着清醒,她在用自己的意志力对抗着命运

    军人向她走来,越走越近

    “我的蔷薇花”

    她的身子颤栗的更厉害

    她看到了细长的眼睛,轮廓漂亮的剑眉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有其它的声音钻入她的脑海,军人不见了

    她的太阳穴针扎般地疼

    她的呻吟声更大了

    “老板,送她去医院吧?”

    “好吧!”

    王蔷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

    “唔”她努力地睁着眼睛

    “老板,她好像醒了!”

    她听清楚了,声音就在她的耳边。

    “嗯嗯”她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她的身体有了感觉,她意识到自己是在被人抱着走。

    “请放我下来!”

    “女士,你昏倒了!我送你上医院!”

    她的眼睛睁开了,从无神慢慢凝聚到有神。

    眼前出现一张典型的f国绅士的脸。

    她确定自己正被这个绅士男抱在怀里,大步流星地在小镇的街道上行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