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樱花树下之雪儿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妻妾之争

第三百一十三章 妻妾之争

 热门推荐:
    樱花树下之雪儿正文卷第三百一十三章妻妾之争“我知道,你是出于好心。三哥与四弟是皇子,平时没人感给你们甩脸子,也没人敢让你们受委屈。

    但是父亲与母亲毕竟是我的长辈,我不忍心见他们丢了面子。

    我不是那不知好歹的人,只不过心里真心不得劲。”雪儿平静的解释。

    面前的男子看似好说话,但雪儿发觉他骨子里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亦是一个十分狡猾的狐狸。

    在他面前自己很容易就被对方看穿,这让雪儿始终没有安全感,自己好似那水晶球,一眼就可见底。

    而她对轩辕澈了解的却不多,她所看到的轩辕澈都是对方愿意让她看到的一面。

    这让她时常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挫败感。

    二人并辔而行,迎着徐徐的海风看向天边。

    瑰丽的晚霞映照在天际,那美丽的色彩犹如一幅壮阔的油画,让人无法用语言描述。

    “以后我会注意的,我会多去体谅你的感受!”轩辕澈保证道。

    “呵呵,你是君,我们是臣,君臣有别,这些在这个时代是根深蒂固的思想,想要转变是不大可能的,但是你能如此说我还是很开心的。”

    “时代?”轩辕澈不解的问:“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本就是如此不是吗?”

    轩辕澈能了解雪儿的想法就不错了,你让他理解到千年以后的思想,那根本就不可能。

    雪儿不想给轩辕澈讲什么是时代,因为没有任何意义,她转移话题道:“四弟怎么没跟上来?时候也差不多了,该去接弟弟们了!”

    二人打马而回,路上各自想着心事,并未多说什么。

    自从董长河有了爵位之后,在董家的话语权更甚,他本就是一个有主意的,如今董秀才越发的管不住自己这个儿子了。

    就像他养外室,老爷子是一万个看不上,可为了董家的血脉,还是不得不认下此事。

    为了不招惹到雪儿这个未来的幽王妃,董家对此事一直是讳莫如深,由着董长河自己处理。

    董秀才跟秦氏也不会再动辄到二房来指手画脚了。

    就连云氏这个不被他们待见的儿媳,老两口也不再招惹,而是换了态度。

    董秀才听闻自己的儿子因为孙氏这个外室而受伤,在雪儿面前气得是怒火万丈,只是当着两位皇子的面不好发作。

    正好地动后不曾给学生们放过假,于是他跟另一位先生商量了一下,趁着这个机会明日沐休一天。

    董成泽与董成青两个小家伙听闻自己的父亲又受伤了,两人不由地落泪。

    好在雪儿一再保证董长河无事,两个人这才止住泪水,不过在心里又恨上孙氏一分。

    不说翌日雪儿又带着两个弟弟去看望董长河,给云氏和吕姑姑送了一些衣物。

    家里的事情有管家处理,倒是没什么事情需要雪儿出面。

    酒庄等工程经过地动后,重新开始建设,之后的日子雪儿三人开始一起到现场视察这些工程与作坊。

    董长河这里每天上演着妻妾争斗的戏码。

    先是云氏占了董府的主院,让孙氏跟董成德搬到后面的院子居住。

    反正云氏也不会居住多长时间,孙氏忍了,当然少不了在云氏不在的时候,跟董长河诉苦一番。

    后来云氏看不惯孙氏用那么多下人,当着孙氏的面卖了几个仆从,这让孙氏极度的不爽。

    可云氏是当家主母,孙氏是敢怒不敢言,少不了在董长河跟前再次给云氏上眼药。

    在这个时代一家的主母有着绝对的权威,可以任意处置家中的妾氏,这是身为主母最大的权力,哪怕是一家之主在面对这些妻妾之争的时候,也要给妻子三分颜面。

    面对云氏的强势,面对她每时每刻对孙氏的刁难与恶言恶语,面对云氏与孙氏无休止的争斗,面对孙氏的梨花带雨,最后连董长河都有些招架不住了,就别提什么安心养伤了。

    这一日云氏不在,董长河对伺候他的孙氏道:“你多忍耐一些,夫人她心地善良,虽然性格拔尖一些,但是真的没什么坏心。”

    “郎君说的妾身都知晓,可是妾身现今正在给成德喂奶,免不了上火,这几日奶水都少了很多。

    妾身什么样的刁难都能忍受,什么样的苦都能承受,可孩子是无辜的呀!”孙氏心里不痛快,但她知道董长河的软肋在哪里,拿孩子说事保准不会错。

    “哎,这倒也是,为夫也知道苦了你了,可又能如何呢?

    在为夫最为失意的时候是夫人陪我走过来的,糟糠之妻不下堂,为夫不能在发达之后丢弃了道义。

    原本为夫打算等待适当的机会就将你接到县侯府,提你做一个妾氏,现今看来一山容不得二虎,这件事还是等等再说吧!”董长河叹了一口气道。

    “妾身也不想郎君为难,一切单凭郎君做主便是。”孙氏最终的目标可不是做个妾氏,所以看似委委屈屈的答允了。

    她晓得自己越是退让在董长河这里得到的就会越多。

    在她眼里男人都是靠哄的,越是强势的小娘子越是得不到郎君的宠爱。

    “夫人在此处也住不了多长时间,等为夫的伤势好转,就回县侯府,到时候你想如何就如何,这段时间你就多忍让一些。

    夫人离开了,这里还不是由着你自己做主!

    等为夫走了,再留些银子给你,仆人还可以再买,只是那些夫人收起来的御赐之物,你不能再用了。

    夫人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如今只是外室身份,用那些东西不好。”面对小自己十几岁的小娘子,董长河还是很有耐心的,也是真心喜欢,所以不惜浪费口水劝解。

    孙氏轻轻地点点头,低眸的刹那眸子里满是怨毒,抬眸的时候转瞬即逝,看向董长河的时候目光又变得柔和万分了。

    董长河自认搞定了孙氏,等到单独与云氏在一起的时候他又道:“孙氏与为夫来说不过是个消遣,她与娘子是比不得的,娘子就不要与她计较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