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樱花树下之雪儿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郡主府

第三百一十五章 郡主府

 热门推荐:
    樱花树下之雪儿正文卷第三百一十五章郡主府打也打过了,闹也闹过了,哭也哭过了,云氏也没力气再去闹腾了,遂点头道:“妾身知道了,不过这都是看在郎君与孩子的面子上,妾身还是无法对那孙氏好。”

    “为夫怎么会难为你呢,什么事为夫没有跟你商量着来的?”董长河很会看眼色,见云氏妥协,马上给云氏拍马屁。

    “夫人在为夫眼里一直都是大气的,不愧是名门之后。”

    云氏娇羞的瞥了一眼董长河,笑呵呵的伺候着董长河。

    这一日雪儿三人又来看董长河,他顺道跟轩辕澈说了扩建县侯府的事情。

    如此正中轩辕澈的下怀,他言道:“本王也知道县侯府不差银子,但这件事还是交给本王吧!

    雪儿毕竟是有了爵位的郡主,父皇赐下的宅院在县城,住着也不方便,不若就在县侯府的旁边给她建一座郡主府。

    将来雪儿出嫁,这郡主府也可留着雪儿回来省亲,平时也可做客苑使用,本王跟四弟来也可居住,一举两得。

    将来这郡主府留给雪儿的弟弟也不会浪费。

    再者请功的折子已经递给父皇,估计很快赏赐就会下来。

    雪儿这已经没什么可赏的了,但县侯的爵位或许还会提一提,现有的县侯府还真的要扩建一番,才能配上这爵位。”

    其实在这个时期国家还真的对官员的宅邸没什么特殊的规定,只要规避皇室的一些装潢以外,其它的可以随意。

    但是在轩辕澈眼里县侯府如今的宅子的确不够气派,不够规格。

    北方的房屋本身与南方和中原地区就不一样。

    越往北大户人家的宅院越是大气,就像他现今居住的幽王府,院墙上都可以行使一辆马车。

    四角有阁楼,里面居住着看护幽王府的护院。

    有敌人跟土匪来袭的时候,这宅院又可以当城墙来使用。

    所以在他的眼里县侯府如今的府邸还真的不够看的。

    扩建这件事在翁婿两个的三言两语间就决定了,正好县侯府的东面那片地可用,且也是董家的,新的宅邸就放在东侧。

    设计与建造的事情轩辕澈全权揽过去了。

    于是给轩辕漠修建庄园的那些工匠就又有了新的活计。

    在雪儿看来县侯府如今的宅邸足够使用了,可轩辕澈的心思她也理解。

    不说东宫中轩辕澈的宫殿规模,单说幽州地界轩辕澈的幽王府那宏伟的府邸,其规模就不是一般的宅院可比。

    过去他来董家能屈就已经实属不易,现今说是帮忙修建郡主府,不如说是修建幽王府。

    所以这件事雪儿并未发表任何的意见。

    不过轩辕澈并未真的像修建幽王府那样大肆的圈地,而是因地制宜,参照现有的县侯府规模,挨着县侯府在其东侧扩建。

    郡主府与县侯府前门齐平,只是开了两处大门。

    县侯府前面的菜园修平,与郡主府相连,用青砖铺就,建成可以临时停靠马车的地方。

    县侯府从后面开始延伸,将荷花塘与桃园圈在郡主府跟县侯府中作为花园,如此后面两府的院墙直达九盘山底。

    后门只取一个,西边的道路亦延伸到山底,直达后门。

    根据县侯府的建筑风格,郡主府内的独立院落亦是皆为两层,但每座院落的面积放大,虽亦是五进,但荷花塘前面只有两进。

    主院用来招待客人,后面挨着荷塘的一进则为雪儿修建的单独居住的院子,穿过荷花塘与桃园后面是三进客苑。

    当然这客苑最后两进是留给轩辕澈跟轩辕漠居住的。

    每进院落里都有东西厢房。府内除了抄手游廊外,还修建了一些亭台楼阁,用作赏景休闲。

    轩辕澈知道雪儿喜欢花木,所以郡主府内移植了大量的树木,各个品种都有,春夏秋冬四季都有可以欣赏的景色。

    郡主府这五进宅院整个掩映在各种树木当中,如果不知道底细的还以为这不是一座府邸,而是县侯府的天然花园。

    照比县侯府的设计,雪儿自是喜欢这郡主府的设计。

    她本身就是喜欢自然随意的居住环境,越是贴近自然越好。

    轩辕澈还让其手下从幽王府送一些珍贵的器皿过来,将来好装饰郡主府。

    还亲自甄选了一些仆从,将来好打理郡主府。

    亏得当初轩辕澈送来的工匠足够,不出四十天郡主府与县侯府的扩建就完成了。

    还没等雪儿跟轩辕澈搬家,轩辕帝的圣旨就到了。

    轩辕漠因是皇子,今上只赏赐了一些财帛,口头上勉励了一番。

    雪儿因品级已经不能再给了,所以与轩辕漠一样得了银钱、财帛、首饰等赏赐,轩辕澈做主全让雪儿自己保管。

    而董长河则再次被提升了爵位,从从三品的县侯提升到从二品的县公,当然云氏的诰命同样提升到从二品的县公夫人。

    爵位的世袭不变,今上还明确了董成泽的世子继承权。

    当然这背后是轩辕澈使得劲。

    董长河几天前就已经回到县侯府养伤,现在他已经能拄着拐杖下地走路了。

    他带着县侯府一众人亲自接旨。

    照比他的喜形于色,云氏到没有多少欣喜。

    不是她不喜欢这身份,而是她的脸色有些憔悴,人也是瘦了一大圈,一副摇摇欲坠的蔫蔫的模样。

    刚回来的时候墨拾玖就为其号脉,却找不出原因,这两日雪儿的心情也很不好。

    她总觉得云氏的状态不对,心里七上下的没有底。

    云氏的气色因伺候董长河不假他人之手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她这个人心态不好,之前虽然被董长河哄住了,但是她无法真心接纳孙氏,因而明面上迎合了丈夫的心思,私底下没有一日过得安稳。

    也一直暗地里跟孙氏较劲。

    但凭借她的情商,云氏根本不是孙氏的对手,没少吃亏。

    她本身身体的底子就不好,加上劳累与郁结于心,身体自然就吃不消了。

    云氏没倒下,完全是一口气顶着。

    送走了来宣旨的内侍,轩辕澈也该回上京了,毕竟北方已经开始进入了外族扣边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