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 第四百一十章、 一阴一阳双飞剑,半真半假一条龙

第四百一十章、 一阴一阳双飞剑,半真半假一条龙

 热门推荐:
    黄昏的温暖笼罩着纳兰城,刚下班的人们甩开一天的疲惫,或三五成群地走近饭馆,或双双对对地依偎江边,或一个茫茫又慵懒地独行……

    没有人知道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关系到千万人命运的决战。

    太阳正从西边的地平线上落下,残阳如血,染红了半个天空。

    四安里中间的某个区域笼罩着一片暗红色的雾,仿佛大地渗出的血泡。

    ……

    齐鹜飞假装凌虚踏步,向九爷刺出了一剑。

    他没有隐身。

    隐身只有助于偷袭时的出其不意,而不能增加攻击时的力量。

    一旦被九爷看破隐身的秘密,必用强大的法力压迫逼自己现身。

    虽然还有逃跑的机会,却再难有进攻杀他的可能。

    现在这假的“凌虚踏步”比隐身更能达到出其不意,令其震惊的效果。

    唯一的缺陷是,蚊群叮了上来。

    身上那些喷喷喷的效果是短暂的,九爷吹的那一口气已经把大部分气味吹没了。

    齐鹜飞要的也只是一个短暂的让九爷看见他凌虚踏步的空间。

    而这个空间的外围,依然有无数蚊子构成血红色的视觉屏障,让秦玉柏等人看不清他做了什么,尤其是隐身的那一步。

    当亿万蚊子扑上来的时候,齐鹜飞感觉自己被红色的海浪吞没了。

    脸上、脖子上和手臂上传来钻心的疼痛。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出剑。

    这一剑,十分凌厉而准确地刺向九爷的眉心,在九爷一愣神的时候,剑气已经破眉骨而入,直指泥丸宫。

    但九爷岂是这么容易就能被杀死的。

    他只是被“凌虚踏步”吓了一跳,因为齐鹜飞踏出的这一步,比他那山寨身法更加正宗,更像天仙步法。

    但他瞬间反应过来了,这个臭小子怎么可能是天仙?

    “找死!”

    他神念一动,强大的法力就锁住了乙丁剑。

    齐鹜飞手中的剑再不能前进分毫。

    于此同时,九爷身下的血光与黑雾一阵翻滚,从中射出一道浓郁的黑气,仿佛魔鬼的拳头,一拳砸想齐鹜飞的胸口。

    尽管周围十二神煞头被秦玉柏指挥七星阵用斗转星移给挡住了,但九爷还是能和神煞沟通,获得足够的煞气,加上他自己本身的法力,他的攻击力足够强。

    这一拳的力量,齐鹜飞前所未见。

    拳未到,强大的压力已经让他窒息。

    周围的空间已经凝固,无法移动身体,无法躲避,就连扑在他身上那密密麻麻的蚊子也停止了噬咬,安静地等待着生命终点的到来。

    黑色的拳头撕裂了血色的空气,轰然落在齐鹜飞的胸口。

    齐鹜飞的胸口如同被洞穿了一般,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光洞。

    随即,这个光洞猛地亮了起来,发出炽烈的光芒。

    所有人的神识中听到了一声龙吟。

    一条金龙从齐鹜飞胸口钻出来,身放万丈金光,瞬间吞噬了黑色的拳头。

    齐鹜飞身上的亿万血蚊瞬间灰飞烟灭,露出他被蚊子咬肿了的脸和胳膊。

    金龙吞噬了攻向齐鹜飞的全部力量,势头不减,龙吟不灭,朝着黑气袭来的方向扑去。

    九爷大惊:“天龙护甲!真是天仙?!!”

    随着金龙扑势,他感受到了无穷的杀意。

    这杀意,携天地肃杀之机,移星易宿,龙蛇起陆。

    九爷忽升起一个念头:跑!

    但他又极不甘心,这小子,怎么会是天仙?

    若非天仙,哪来的天龙之威?

    他以为这是天龙之威,却没有注意到,在周围恍如凝固的血色中,有一抹淡淡的虚空剑影。

    血色遮住了远望的视线,没有人看见远处的夕阳落入地平线时那最后一线天光。

    金龙扑出,其势猛极,但并无攻击的力量,只散开一片金光,犹如太阳爆裂。

    在金光之中,抵在九爷眉心的乙丁剑下,无形的承影带着无穷的杀意刺了进去,直破泥丸。

    随即,乙丁剑也跟着刺了进去。

    这一剑,耗尽了齐鹜飞四万法力,即便不借天地杀机,以四万法力的一剑刺入泥丸之中,也足以杀死七品以下的高手了。

    金光灭尽,杀意收起。

    齐鹜飞手执乙丁剑,剑挑着九爷的人头,站立在暮色虚空之中。

    无数血蚊又涌了过来,如滚滚巨浪。

    法力耗尽的齐鹜飞从暮色中跌落,跌进了血色之海

    ……

    在场之人中,只有秦玉柏知道那条金龙是怎么回事。

    金龙出现的一刹那,秦玉柏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手中暗藏蛛丝。

    然后金光大放,神识中只闻龙吟,视觉上什么也看不见,让他根本无法出手。

    直到金光收起的那一刹那,他才从漫天血雾中看见齐鹜飞从空中跌落,剑上还挑着一颗人头。

    而此时,化血神煞阵的阵型忽然一松,原本紧紧联系在一起的黑气仿佛被人割断了,配合紧密的十二颗人头之间忽然就失去了联络,阵型大乱。

    秦玉柏急忙放出蛛丝,把齐鹜飞拉回七星阵中,同时指挥阵型,发动了全面反攻。

    金刚雷锤射出条条紫电,七星剑分出千道剑光,墨玉星盘转动天星之力,龙鲸枪化作长蛟起舞……

    一时间,血海中龙吟滚滚,黑雾中剑气森森,刹那间,就把十二颗人头全部斩杀。

    秦玉柏又指挥阵型,东西转进,南北分向,将外围浮动的人头全部消灭。

    在震荡的法力风暴中,血蚊纷纷落地,在地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蠕动的孑孓,但没有魔气化形,这些虫子的翅膀却再也长不出来。

    血雾散尽,天色已暗。

    只见玄空万里,一轮明月挂在天边,洒下柔和的月光,覆盖人间。

    七星阵落地,七人都已经快要不支,纷纷大口喘息着,从身上掏出丹药来往嘴里塞。

    外围还活着的城隍司和仙盾局的人也都围拢过来。

    人们方有余力去看躺在地上的齐鹜飞。

    然而,这……是齐鹜飞?

    只见他,脸肿得像猪头,胳膊粗得好似注水猪大腿,浑身圆滚滚,衣衫破裂,如同一个撑破了的球。

    秦玉柏急忙过去俯身探他鼻息。

    旁边的端木博文看得忧心不已。

    唐福安小心地问:“这小……他……还活着吧?”

    秦玉柏松开手,点点头说:“活着。”

    人们终于松了口气,这才看向旁边地上。

    地上掉落着一把无柄之剑,剑尖上插着一颗人头。

    这人头面目狰狞,双眼圆睁,满脸不甘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