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一头猪的发财梦(加更,万字了)

第四百一十三章、 一头猪的发财梦(加更,万字了)

 热门推荐: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师父去哪儿了第四百一十三章、一头猪的发财梦病房的门开了,护士推着小车进来,看见端木薇正在认真的帮病床上的病人擦拭身体。

    “薇姐,我来吧,你是千金大小姐,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干呢?”

    护士显然和端木薇很熟悉,上来就要帮忙。

    端木薇说:“不用,这点小事我来吧,你做你那些专业的就行。”

    护士好奇地弯下腰,凑到端木薇面前看着她说:

    “薇姐,我可从来没见你这么细心的伺候过男人!”

    端木薇把用过的脏毛巾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拿了块新的,在脸盆里浸透绞干后,继续帮齐鹜飞擦拭。

    “他救了我的命,应该的。”她说。

    “救了你的命,你可以给他钱,给他礼物,给他前途……反正,有什么是端木家的大小姐给不了的呢?”

    护士咋了眨眼,“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端木薇说:“去!胡说什么呢?”

    护士忽然明白了什么,“啊”的一声叫,指着床上的齐鹜飞说:

    “你不会真喜欢上他了吧?我的大小姐!你喜欢谁也不能喜欢一头猪啊!”

    “猪?”

    端木薇有些不解,朝床上看了一眼,看见齐鹜飞那肿得不成人形的样子,就噗嗤一声笑了。

    “还真的是头猪!”

    护士说:“就是啊!能被咱们的大小姐看上的,不说身世背景,修为境界什么的,最起码,总得长得帅吧?”

    端木薇嘲笑道:“你就知道长得帅,长得帅,我看你就是个花痴!”

    护士说:“我是替你着急,怕你被人骗财骗色,才好心提醒你的。话说,这个猪头到底是谁?”

    端木薇说:“他呀,是个大英雄!”

    “切”护士不屑的说,“这年头哪来的什么英雄?修仙修仙,都讲究苟道,整天就比谁苟且,都快成狗熊了,还英雄呢!”

    端木薇说:“我以前也是这么觉得,所以觉得修仙特没意思。我就特叛逆,不好好修行,就喜欢出去游山玩水,要不就搓麻将、喝茶……”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护士说,“你这样都能二品,还让不让人活啦!”

    端木薇说:“我这个二品很水的,都是家里用药喂出来的。”

    护士叹了口气说:“唉,命好没办法,不努力都能成二品。”

    端木薇说:“可是再要往上升,还是要靠天资和努力的。你只要努力,一定能超过我。”

    护士说:“算了吧,我要是这辈子能入个品,就心满意足了。”

    端木薇点点头,又说:“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英雄的,修仙人也可以很英雄!”

    护士见她说得认真,就有些疑惑的看向床上的齐鹜飞。

    “这个猪头难道真的是个英雄?”

    端木薇说:“我要说他救了你的命,你信不信?”

    护士摇头道:“我不信。我和他又不认识,怎么救我的命?”

    端木薇说:“他不仅救了你的命,还救了整个纳兰城所有人的命。”

    护士说:“太夸张了吧!整个纳兰城的命,就算每个人给他一点功德,那他岂不是有上千万功德了?”

    端木薇笑道:“哪有这样算功德的?也许我说的夸张了一点,但是他今天救了几十万人的命,却是我亲眼看见的。”

    “真的假的?”

    护士盯着床上的齐鹜飞看,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我还是不能接受他这么丑。”

    端木薇说:“又不是给你做男朋友,你管人家长得丑不丑?”

    护士说:“给你就更不行了,我帮你把把关还不好吗?”

    端木薇说:“要你管!”

    护士说:“行,我不管,但我现在要给他打针。”

    端木薇说:“打针就打针,跟我说干嘛?”

    护士说:“让你给他脱裤子呀,你男朋友的裤子,难道要我帮他脱呀?”

    端木薇嗔道:“谁告诉你他是我男朋友了?”

    护士就一把拽住齐鹜飞的裤腰,说:“那我可脱了啊,你要不要看?”

    端木薇“啊”的一声叫,连忙转过身去,说:“不要,谁要看啊!”

    就听见身后护士嘀咕:“擦身都擦了好几遍了,还装呢!”

    然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端木薇总觉得不得劲,心里又慌又难受,很不舒服。

    终于下了决心,说:“还是我来吧。”

    说罢转身,却见护士早已一针扎在齐鹜飞手臂上,药都推完了,哪有脱什么裤子。

    护士拔了针,按上棉花,看着端木薇笑道:“紧张了吧?是不是心里酸酸的?呵呵,我可没偷看你男神的屁股!不信,你自己去检查。”

    端木薇气道:“好啊,你敢耍我!”

    说着就要来打她,

    护士连忙躲开,嬉笑着推着小车走了。

    ……

    齐鹜飞做了个梦。

    梦见自己在天上飘啊飘,周围到处都是云彩,一层一层的霞衣落下来,落在他身上,像新娘出嫁时的大红被子。

    七个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漂亮仙女儿围着他转,嘻嘻笑笑的,一会儿帮他掖掖被子,一会儿帮他整整衣服。

    东方是一棵大树,树干上盘着一条巨大的青龙。树梢上停着一轮红日,红日里住着一只漆黑的鸟。

    南边是一团火焰,一只赤色的凤凰从火焰中张开翅膀,长长的尾翼仿佛辉煌的悬臂。

    西边是一片黄沙,一只白额吊睛的老虎伏在沙里,慵懒的用爪子把沾到它白色皮毛上的沙粒掸落。

    北方是幽暗的大海,海水中浮起一只巨大的黑色龟壳,一条大盲从龟壳下伸出长长的身体。

    七个仙女聚在一起,朝他指指点点,不知在说些什么。

    一个巨人从天边拉来一辆巨大的黄包车。

    他坐进黄包车里,发现自己的身子臃肿得像一头猪,也只有巨人的车子才能装得下他。

    巨人发一声吼,彩云里便开出了一条云路,直通远方的金色宫殿。

    仙女们都轻巧地飞起来,簇拥着他。

    巨人拉着他在云路上跑啊跑,穿过那擎天的巨柱,跨过那跨海的桥梁,来到了宫殿门口。

    铁面青鬃、头生犄角的老狗和金冠彩背、铁爪银喙的锦鸡站在宫殿大门的两旁。

    大门吱呀呀打开,美丽的九尾狐站在门里笑着迎他。

    大门里一条金色地毯的铺向高处的宝座。

    穿着金盔金甲的动物们分列两旁,迎接他的到来。

    ……

    然而就在这时,宫殿外的天空刮起了风,下起了一阵红色的雨。

    那雨滴方方的、扁扁的,有着一种诱人的魔力。

    “红包!红包!是红包雨!”

    齐鹜飞大叫着,拉住拴着巨人的缰绳,从金色的黄包车上下来,不顾莺莺燕燕的呼唤,挪动笨拙的臃肿的身躯,扭头离开了宫殿。

    天空的高处,是庄严的金阙。

    昊天银行行长赵公明法相庄严,背着好几个麻袋,在那里撒呀撒。

    齐鹜飞张牙舞爪地狂奔着,冲向下雨的天空。

    “赵行长,慢点发!等等我!”

    他在雨中拼命地抓呀,点呀,刷呀……

    “红包!红包!好多的红包!”

    他大叫着。

    越来越多的红包被他抓住,堆成了一个红包群。

    他把成堆的红包紧紧的抱在怀里。

    啊,多么可爱的红包,多么温柔的红包,多么体贴的红包!

    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女人尖叫的声音。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就看见了端木薇那张惊慌失措的涨红了的脸。

    这是一间非常干净的房间,房间里摆放着医疗用的仪器,天花板上亮着灯,而窗外则是黑沉沉的夜色。

    齐鹜飞吓了一跳,连忙把抱在怀里的端木薇给放开。

    “那个,不好意思,那啥……我这是在哪儿?”

    端木薇坐起来,整了整被他抓的凌乱的衣服,摸着发烫的脸说:

    “这是医院,你一直昏迷着,胡话不断。”

    “啊,我说啥啦?”齐鹜飞不无担忧的问。

    他非常担心自己把不该说的秘密给说出来。

    很久没有做梦了,而且我好像也没有说梦话的习惯啊,这是咋啦?

    修行人怎么可能说梦话呢?

    端木薇噗嗤一笑,说道:“你呀,一会儿一会儿好美,一会儿好漂亮,一会儿又在那里喊红包,谁知道你做什么美梦呢?”

    齐鹜飞有点尴尬地说:“啊哈,那个,就是,那个……”

    他那个了半天也说不出来,就只好顾左右而言他,问道:

    “昏迷了多久了?”

    端木薇说:“三天啦!”

    齐鹜飞大惊:“啊!毕咧毕咧,洗夸特了,洗夸特了,要出大事了!”

    说着就要从床上起来。

    端木薇连忙按住他,说:“开玩笑的啦,才半天而已,你白天做了英雄,现在是晚上。”

    “真的?”

    齐鹜飞认真地看着端木薇。

    看得端木薇有点发慌。

    “真的。”端木薇说。

    齐鹜飞终于松了一口气,说:“你要吓死我!”

    端木薇奇道:“为什么?”

    又见齐鹜飞似乎真受了惊吓,便有些愧疚。

    “好嘛,对不起嘛,我就是想逗你开心而已。”

    齐鹜飞说:“没事,我又没责怪你,只是白天这一仗的确让我心有余悸。哦对了,四安里那边怎么样了?”

    端木薇说:“听爷爷说,大局已经控制住了。这次真要感谢你,不但救了我,还救了那么多人。”

    “没什么,我也只是尽力而已。”

    齐鹜飞说着忽觉得有些内急,就从床上起来,要去厕所。

    起身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身体十分沉重。

    发现身上穿着大号的病号服,双手还肿得握不住拳头。

    端木薇过去扶他,把他扶下床,看着他蹒跚着走近洗手间。

    她刚想整理一下床铺,忽听得洗手间里传来大声惊叫:

    “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