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三百三十三章:私心、授课

三百三十三章:私心、授课

 热门推荐:
    无双学院是伟大的,无双学院的院长更是强大的没边。

    能登六十云阶以者,哪个不是人中龙凤,他们是真心想要拜入无双内院,在唐罗的座下修行,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对眼前的不公视而不见。

    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武道资质好的,大多都有些偏执,若无这几分偏执,也无法以白身咬着牙在怪物横行,世家林立的武道界坚持下来,即便拜入内院后,也不会因为利益的取舍,改变自己的本性。

    所以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内院大师兄——杨凡。

    虽然之后拜入内院的弟子中,有不少年纪超过这位大师兄的,但师门辈分这种事,可不是按照年龄排序的,通过考核过关的内院弟子齐刷刷向师兄投去眼神,而这位名满西贺的内院开山大弟子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只见杨凡前一步,双手抱拳行礼后正要向师尊开口询问,就看见唐罗递来稍安勿躁的手势。

    “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内院突然多出了那么些弟子。”

    唐罗施施然走到后山亭中,朝着眼前这些通过云阶入院的弟子道:“这些人,是为师的私心,他们是越过云阶试炼直接召进内院的,接下来会同你们一道修行。”

    话音刚落,不论是通过云阶试炼被召进内院的弟子,还是唐氏的弟子,全都有些躁动。

    所谓磊落光明,从来不是大公无私,而是所行所做皆可示人,内院是院长创办的,如何招人自然由创立者一念决之,但通过考验的内院弟子之所以不满,是因为同样拜入内院,他们与唐氏弟子的难度差距太大。

    但既然院长开口了,且开诚布公说是因为自己的私心,那么这点儿不满霎时烟消云散,一股被重视的感觉油然而生。

    毕竟初初拜入内院的弟子,心中总是有些不安,有些隔阂,虽然自知没有任何值得被王者觊觎的价值,但依旧会忐忑,这不是反骨,而是人趋吉避凶之本能。

    但听完院长的话后,所有内院弟子皆是平心静气,反倒是这群唐氏弟子,就像是被点燃的油桶。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公子哥儿们此时尤为敏感,听出这些内院弟子的不满,怒不可遏。

    他们竟然被一些泥腿子给鄙视了?

    要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是唐家的弟子,而唐氏曾是龙州西部的霸主,曾几何时,他们可以横行在陵江的七城内,而今日却被这些装束普通,模样普通,修为更普通的散修给鄙视了?

    同愤怒一同升起的,则是羞愧,因为他们已经忘了多久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善意了。

    他们早就习惯了被区别对待,因为他们是唐氏的弟子,即便是在元洲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徐氏弟子不屑与他们为伍,就连分发的驻地,都是人迹罕至的雪山。

    过街老鼠都不足以形容的弟子们,已经忘了多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关怀了。

    年纪稍长些的,还能平衡好愤怒与羞愧的心态,年岁小一些的,比如混在队伍最末尾的唐子麒,当时就绷不住了。

    “谁说我们是走后门进来的!”

    小少年清亮尖锐的声音在安静的后山尤为突出,众人循声望去,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脸三分不曾褪去的稚气,绷着一张笑脸。

    说是少年,却有不输成人的高大身材,见众人眼光过来,也不怯场,朝着内院弟子们忿声道:“你们是如何进来的,我们就能如何进来,唐家儿郎在嬴城都不曾低头,怎能被你们这些人小看!”

    “哼,若是真有云阶的能力,何苦师尊为尔等说项,得了便宜还不噤声,正是讨嫌!”

    内院弟子中有人抱胸冷哼,且看他人,虽然嘴不说,多是所持同样态度。

    这就让唐家的弟子体验很差了,虽然他们刚进城就听说了云阶艰难,但处于世家的傲气,他们觉得即便走一遭云阶,也不会比这些泥腿子散修更差。

    眼看着两方又要争吵起来,唐罗只是轻轻扬手,便有元气凝成大图悬于亭,这意向迅速将所有弟子注意力集中。

    “第一课,为师教,如何驯服灵力。”

    没有理会两方的争执和对立,因为这本就是唐罗设计好的局面,这些年唐星在元洲确实有好好锻炼将星馆弟子的精神力,可就是因为太负责了,以至于搞得这些唐氏弟子平淡中都带着点点厌世的情绪。

    唐罗设计的对立面,是希望通过外部的刺激,唤起唐氏弟子的向的激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双方的进步,良性的竞争从来都是进步最好的养料。

    而证明自己的方法,不该是相互攻击,你说我走后门,我说你泥腿子,这种做法只会消耗精神。

    将精力用在课业,才是证明自己的更好方式。

    “心属火,肺属金,肝属木,脾属土,肾属水。”

    “神心如泵,则阳气似火;肺张若易,呵气成剑......”

    “御灵第一课,寻见真灵,以见真灵时限,定第一课成绩,最后一名,将被请离内院。”

    元气绘图,王者布道,数个时辰的大课如弹指一挥,就在众人还沉浸王者高妙的御灵理论时,便听到令人咋舌的内容。

    再看后山亭中,哪还有院长的身影,众人面面相觑后,迅速做鸟兽散。

    末位淘汰,在丛林法则横行的西贺实在算不什么残的事,可就是因为不太残,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成为最后那个倒霉蛋。

    毕竟谁都不想刚拜入王者门下便被驱逐,所有内院弟子卯足了劲要找到己身真灵。

    但人这种动物,最难的就是自高官了对招子都是为了看别人了,即便从院长这儿知道了寻灵法,真在运用时,也有些摸不着头绪。

    而困难一旦出现,就能看到散修同唐氏弟子大相径庭的处理方式。

    通过云阶登入内院的弟子,个个都有股执拗的韧劲,寻一僻静处,便开始内视、行功、演招、练法,或快或慢,发了疯似的压榨自己。

    而唐氏弟子遇到瓶颈后,便会寻修为相近的同辈商议,或一双一对,或三五成群,各抒己见相互印证。

    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修习课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