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三百三十五章:公祭

三百三十五章:公祭

 热门推荐:
    后山的学子们依旧在忙碌的寻觅己身真灵,就像被罩在玻璃瓶中的苍蝇,无所畏惧的向着任何有光的方向撞去,狠狠砸在壁上后晃晃脑袋,待得视线清明,又像不曾记得伤痛那样,往另一处光源撞去。

    可即便这些内门弟子如此得发狠和用心,也不能改变他们的进度不断被滞后的现实。

    这时候杨凡意识到,自己应该主动去做些什么了。

    作为第一个寻见真灵并在后山凉亭上留下自己名字的武者,他并没有觉得寻见真灵是件多么困难的事。

    所以在那之后,他便一门心思的投入到剑术修炼中。

    从徐氏那儿得来的诸天无上剑典博大精深,对于爱剑如狂的少年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翻阅着厚达数尺的剑典,仿佛在同徐氏那些无边强悍的剑者对话,这种体验太过玄妙,杨凡甚至一度进入了忘我的修炼状态。

    等到他回过神来,凉亭上方已经有了数十个以元气刻下的名姓,而其中大部分的共同特点,便是同姓。

    这让杨凡有些好奇,所以他停下了修行的脚步,开始观察唐氏弟子为何能超越内门弟子的原因。

    而很快,他就发现了端倪。

    唐家弟子虽然师出同门,但看得出因材施教的痕迹,所修功法十分驳杂,除了本脉一部庚金功法外,还有修剑道、术道以及旁门诡术的,复杂性堪比天南海北聚在一起的散修武者。

    可这样复杂的武道源流,却并没有阻碍他们寻见真灵,盖因达者无私的引导。

    而再回头看看那群踏云梯拜入内院的弟子,孤独刻苦的身影,看来实在有些悲凉。

    于是杨凡找到了已经在凉亭上刻下自己名字后,又在唐氏这边不断游走布道的弟子,希望说服他们按照同样的方式来帮助另一边不得其法的内门弟子。

    对于第一个刻下名字的内院大师兄,唐氏弟子都是尊敬的,但对于对方这样的要求,却显得有些踌躇。

    以唐天羽为首的唐氏弟子提出,如果当时出纳不逊的内院弟子愿意向唐氏弟子道歉,他们或许能够不计前嫌,让他们过来旁听。

    杨凡将唐氏的态度带回到自己这边,将唐氏弟子那边的态度说出,大多数内院的弟子们连个犹豫都没有,纷纷跑向唐氏那头,又是鞠躬,又是致歉的,然后就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听着小圈子讨论的课程。

    他们时而点头,时而沉吟,更多的则是在不同的讨论圈子之间走动。

    有时候低头思考撞到唐氏弟子,面对冷言讥讽也绝不还口,而是陪着笑脸,忙慌赶往下一个小圈子,卑微得让人看着心疼。

    世家弟子是永远不会理解,流浪武者们对武学精进的渴望的。

    面子算什么,莫说只是当面道歉,但凡只要对方能够让他们知道如何寻见真灵,便是跪地磕头又有何妨。

    尊严、荣耀,从来都只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世家弟子,门派真传才能玩得起的游戏,对于这些内门的年轻人来讲,用尽一切,通过院长布置的第一课,才是最重要的。

    ……

    “这些孩子实在太幸运了。”

    这是唐氏的信任宗正唐宽来到顶层院长室说得第一句话。

    随着前宗正唐祖在伐唐之战中战死,曾担任北山学院山长的唐宽,在西陵重建了唐氏祠堂以及宗所,并将北山上数万族人引下西陵安置。

    如今已是唐家中流砥柱般的人物,深受族人的爱戴,而他此次前来无双学院,便是要同唐罗会面,并询问一件他百思而不得其解的事。

    “只是,若是有广收门徒的意向,何不先从唐氏弟子中挑选,如今在西陵城中,有修为在身,十八岁到三十岁尚有两万多人。”

    扶着窗口看着后山同唐氏弟子们混迹在一起的内院弟子,唐宽感叹道:“自家族人后背,教完总还是自家的力量不是。”

    “山长以为,唐罗开设无双内院,光收门徒,是为了壮大势力?”

    虽然此时眼前人已是宗正,但唐罗依旧以旧日称呼,言语之间很是亲近。

    “老夫也是想不通这一点。”

    唐宽扭头望向唐罗,人间武道君王的战体,处处透着自然的玄奥,看着这个唐氏千年最杰出的后生晚辈,他的眼中满是不解:“若非如此,你又何苦广开门庭,收下这么多外姓弟子。”

    “因为西贺太小了,而我要的东西,太多太远了。”

    唐罗走到床边同唐宽并肩,俯瞰着后山如蚂蚁一样动来动去的小影,幽幽道:“若只是着眼于发展我唐氏一族,终其一生我们都没有可能走到那一步的。”

    “那依靠这些外姓人便能达到么?”

    对于这番说辞,唐宽显然有不同看法:“非我同族,终有异心,若你需要助力,宗所里的孩子,都可以领到后山来。”

    “西陵那么大的一摊子还得山长操持,手底下没人可怎么行。”

    唐罗笑着摆手谢过好意道:“况且,这只是一场小小的实验,我只是想知道,当西贺武者对世界的认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后,他们有没有可能变成不一样的人,变成与我记忆中有些相似的人”

    后半句话说的极轻,轻的连唐宽都都没有听正切,所以他下意识问道:“什么?”

    “没什么。”

    唐罗笑着摆摆手,将上身微微探出窗口,任凭寒风吹在面上,像是沉浸于这份凉爽。

    看着唐罗这模样,唐宽知道已经劝不住,便又开口说道:“如今我们在北城之郊重建了唐氏的祖祠与宗所,并将二月初二定为唐氏的公祭日,介时所有唐氏的成年族人都会在宗所祭祀战死的长辈、亲人。虽然现在你的身份不便暴露,但还是希望那日你能够出席。”

    “将龙抬头当做唐氏的公祭日么,好寓意。”

    眯着眼享受寒风的唐罗答道:“介时一定准时道场,唐氏也该是时候,重新回归西贺了。”

    “不光是参加。”

    唐宽沉声提醒道:“如今西陵聚集的,几乎是唐氏九成的弟子,尤其是公祭日那天”

    “山长放心。”

    唐罗回头,脸上挂着让人心安的微笑:“天塌下来,我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