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鸿镜诀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流云帐(2)

第一百三十八章 流云帐(2)

 热门推荐:
    第一百三十八章流云帐(2)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纵是气质卓然、容色瑰丽,然而少年的那双腿却软软地放置在椅子前,无力支撑,因而看起来格外慵懒。

    怪不得困在此处任人摆布!身为云氏剑圣曜尊门下关门弟子,云渊向来清冷如玉,犹如高岭之花,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柏毓儿眉目一沉,怒气上涌,挥鞭袭向一边张惶朝外奔去的秦娘。

    那女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嘴里惨声大叫,便朝外奔去。柏毓儿纵身一跃,挥鞭而起,就要将其裹住,拖拽而回。

    火红的衣袖带着层层灵力如浪袭来,和柏毓儿的刺刃鞭搅缠在一起。高挑美艳的女子凌空而来,如履平地般踱步前行,神色轻松地握住手里的衣袖,却让柏毓儿手中的鞭子瞬间动弹不得。

    那秦娘蒙来人相救,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朝那人身后躲去,“掌柜!掌柜!这女子甚是刁蛮!”

    “柏大小姐好生威风。”

    那女子抬手掩面一笑,一举一动间风情万千。

    “菱央!你到底想怎么样!”那人美艳之容,魅惑之态,天下罕见。柏毓儿美目怒瞪,蕴满灵力,扯了扯手里的刺刃鞭。

    然而实力悬殊,那根鞭子被红袖搅缠于空,竟是未动分毫。

    “我想怎么样?”菱央艳丽的脸上漾起一抹柔柔轻笑,似含情脉脉般朝云渊看去,似在询问,“那要看看若云公子想怎么样!”

    若云。这是云渊在濋倌的艺名。名字虽只是代号,但这名头却显然带着十足的挑衅。

    “他叫云渊!不是什么若云公子!”柏毓儿沉下脸强调。

    菱央笑意不变,眸光却猛然冷了下来。

    红袖卷动,拖拽着刺刃鞭直直朝外而去。刺刃鞭感受到魔气,豁然金光四散,如长蛇般搅动起来。

    菱央轻笑一声,长袖翻飞,如同张开一面铺天大网,将那不安分的神鞭裹住,朝内一收。柏毓儿被这一大力拉扯,顺势扑出,朝菱央而去。

    “毓儿!”

    云渊急急去拉,却只来得及碰到她的裙角。

    不过瞬息之间,菱央便将柏毓儿挟至身前,右手捏住她的喉间,眼睛却仍旧看着不远处的少年,轻笑道,“如何?是若云还是云渊?”

    菱央看似柔弱,出手却极为狠厉。柏毓儿受制于人,用力挣扎,却摆脱不得,反倒将小脸憋得通红。

    云渊望向菱央,寒眸渐冻,神色冷沉,似有怒意。

    菱央心下一颤,面上却仍旧笑吟吟地看着他,等着那份答案。果不其然,不过片刻,那个看似冰冷的少年扬了扬下巴——明明四处受限,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傲气,淡道,“若云。”

    菱央扬起笑意,“那今晚的濋技会,来客众多。若云公子身为头牌,可愿露脸?”

    “云渊此刻中毒在身,无法运功,甚至腿脚皆无法移动半步。这女魔头不杀不骂,反倒将他困在这濋倌之内,为的就是要折辱云渊!折辱他引以为傲的锐气,折辱他高洁不凡的修养!”

    柏毓儿被菱央抓在手里,神色焦急,自责得泪珠四溢,连连摇头示意,急得在喉间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云渊熟视无睹,沉了沉眉,抬手一指,“放了她!”

    “自是要放!”菱央收起了手里的力道。柏毓儿重获呼吸,大口地咳嗽起来。

    “但不是现在…”一身红衣的女子拍了拍手,笑道,“若这丫头走了,我可奈何不了若云公子!”

    话音刚落,还未喘息得宜的柏毓儿忽然挥袖一舞,祭出刺刃鞭。

    长鞭挥动,柏毓儿将浑身灵力注入刺刃鞭,直直朝云渊袭去!

    刺刃鞭本就为发簪所化,簪头刻有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长鞭成形之时,花瓣傲然绽放,层叠之下烟雾弥漫。此刻那朵金光四射的艳丽之花凭空绽开,瞬间化为透明,聚雾为水,水光之末,花团锦簇,徐徐放之。

    花瓣化作尖刺,脱鞭刺去!

    云渊坐在长椅之内,定定地看着那方长鞭袭面而来,纹丝不动,甚至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

    谁也未曾想到方才还不顾一切救人的少女忽然倒戈相向,菱央瞳孔一缩,一时情急,飞身朝刺刃鞭抓去。

    长鞭被抓,而那些尖刺却尽数没入云渊体内。他撑住扶手,顿时脸色苍白,似疼痛难忍,一丝血迹缓缓溢出嘴角。

    柏毓儿转身欲走,菱央纵身一跃,便一把将她抓了回来。

    “柏大小姐的刁蛮任性,果真名不虚传。”菱央笑着略带讥讽的看向不远处的少年。

    云渊神色不变,满脸漠然。

    “本小姐得不到的人…自是毁了也不会留给别人。”柏毓儿紧咬银牙,几欲恶狠狠地道。

    菱央愣了一下,似想到什么般轻笑一声,一掌劈在了柏毓儿的后颈处。

    后者登时晕了过去。。

    …

    。